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我从高中飞过,从高三飞过

黑云压城城欲摧(三)

我从高中飞过,从高三飞过 cashchain 3869 2016-01-05 15:10:15

  爸妈的电话和短信在这段期间就像宋皇那十二道催命圣旨一样接踵而至。

压力本就大的天涯现在更加压力大了、、、、、、

先是莫名其妙的认识了那么几个高三的学生,

接着又是莫名其妙的有了联系,小说里肉麻兮兮取名为所谓的“命运羁绊”。

接下来天涯自己更是莫名其妙的关注这么几个人到底最后的结局是怎样,会有怎样延伸到未来的轨迹趋向。

接下来的接下来(当到这样的时候,几年后以旁观者的角度来看自己生活的天涯突然想起了一句歌词————让我用心把你留下来,留下来!),天涯本人就已经不再快乐,就像是这些事情刚好就那么莫名其妙的出现在了天涯高中时期中那“无忧无虑的儿童时代”向“少年维特的烦恼所衍生的那个少年时代”的过渡期里。让原本是儿童的人懂得了烦恼,懂得了原本不懂得的事情,懂得了在懂得了之后拼命想不懂得的事情。

接下来的接下来,这些烦恼就以瘟疫一般的速度蔓延,先是整个大背景的发氛围变得那么严肃,变得那么的压抑,空气中没有一丝张力,整个学校就跟怎么了似的,突然毫无预兆的就变得沉闷。

再然后,就是也没有提前征兆的老师们更加高频率的提到高考,涉及到那个命运的岔路口,浅尝辄止的点到了关于“未来”。

上帝总是在你需要它的时候睡觉,在你祈祷它不要出来捣乱的时候醒过来卖萌。

他妹的,分科恰恰也在这个时候嫌不够热闹又来插了一脚。

上帝手下那帮吃闲饭,每天游手好闲的人,一看到自己boss级别的老大已经醒过来,就更是轮番的跟风。

被面临分科的、深陷于压力冰火两重天的学子们又面临了家长方面的风暴,每天中,在课堂上,每一门功课的老师总是在唠叨着这些问题,好不容易到了自己可以休息的课后时间,家长们就跟老师们商量好了似的,老师们前脚刚迈出教室,家长们就在那一秒打来了电话。

、、、、、、

天涯彻底的风中凌乱了。我勒个去啊!!!

就这样,每天爸妈轮番的打电话来说“东家的那个孩子读的是理科,西家那个女娃娃读的是文科,结果两个今年考的分数一样,结果那个理科生上了一本,文科上只是二本,那个、、、天涯、、、我们的意思是让你读理科”

“嗯,我想想。不过老爸老妈,我觉得我文科方面的成绩好像要好点”

“行嘛,你自己好好想想一下,我们这边也商量一下”

后来,天涯恨不得把自己的嘴巴用胶条给封上,那个欠啊。就因为那一句略有表明自己心迹的话,导致了天涯高二时的最大灾难,导致了以后每每谈论到“未来”的时候妈妈那一句“天涯,要是那个时候让你读你自己想读的,你讲现在会怎么样?”

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在那个时候,天涯的心里很固执、很清醒的认识到自己应该更适合读文科,做那种每天捧着书背到死的人。因为天涯心里很明白自己的理科细胞并不是很发达,尤其是物理那种,还有就是数学,天涯从小数学就不是那种一学就能轻易明白的学生,总是要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才能明白其内涵的数学钝。

偏偏天涯这个熊孩子好死不死,从小到大基本上就没怎么忤逆过爸妈的意思,哪怕偶尔有脾气,在她爸妈看来估计也就是小孩子过家家一般幼稚。所以,哪怕天涯有时候会懒惰,会犟,会执拗,但是到目前的整个人生路却是符合爸妈的安排,没走出过他们的五指山。

但是这次,天涯却觉得文科真的是更适合自己,因为自己的政史地都还不错,再加上自己的语文更是从小学到现在就没有错过,英语也行,唯一不太行也就是那个数学。

老爸老妈说是回去他们两商量一下,也无非是权宜之计。就像《死亡诗社》里面的Neil的父母一样,天涯也明白自己从小到大已经服从了那么多年,如果突然一下开始发表自己的意见,那么在他们看来可能就是反叛了。

电影里的Neil明白,所以退让。

天涯也明白,所以也退让。

电影里的Neil最后因为长时间的亲情关系的梗塞不通而选择了《仲夏夜之梦》里的那顶草冠,选择用黑乎乎、冷冰冰的枪管触碰了自己的太阳穴。而天涯却明白之所以会这样,一半是父母的原因,另一边则是自己的原因,既然自己当时选择了退让,那么无论后果怎样自己都得去承受,而不是用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天涯,我们还是觉得你应该去读理科,我们真的打听了很多,问了周边那些有读高中的娃娃的家长,他们都说要么文科就是实在是学不进去的学生选择的,因为理科不会做就是不会做,但是文科怎么写还是会得分的;要么就是真的很喜欢文这方面的。我们觉得你的理科还不错,上次你们班主任也说了你两边都行。而且,都说理科以后好找工作。就读理科。”

“嗯”

天涯回答的就跟自己已经准备好了,就只差爸妈的这通电话似的。

但是,当那天第一节晚自习结束的那十分钟休息时间里,老樊说今天晚上是最后填分科志愿的最后时间,第三节晚自习时候老班来收表时。

天涯“轰”一声脑袋就大了。

环顾了一下四周,天涯在想是只有自己在纠结吗?只有自己会担心吗?为什么那么多的人都可以自己填,为什么他们既不愁也不动声色?是真的只有自己吗?

天涯经常觉得自己总是站在了很多大众的外围,经常会有一些别人没有的情绪。

无心听第二节晚自习上老师都说了些什么,恍恍惚惚。

一下了第二节晚自习,天涯就冲到了科技楼的六楼,现在基本上已经没有人了。

天涯脑子里立马想起了今天早上历史老师唐老师拿着两张表来找天涯,那是分别把高一这一年那些月考的综合给按照理科、文科成绩分开的两张表。

粗略的翻了一下。

文科上,天涯总是在前二十,甚至有两三次在前五。但是理科的就不如文科这般了。

唐老师很有心,最后走的时候说“好好想想,我觉得你还是比较适合读文科”

“嗯”

现在,天涯第一想到的就是浅草大学的ELA,因为天涯一般有一些大事的时候就会跟他聊。毕竟他有阅历有经验。

有段时间,天涯还喜欢上了他的手机铃声。所以经常打但是会提前短信给他说自己只是想听听铃声罢了。天涯觉得他是自己的领路人,自己的很多思想是他教的,很大程度上,这就是个很让天涯信仰的前辈。

“嘟、嘟”一阵音乐声就接着飘出来、、、

但是马上就是机械的冰冷女声“对不起,您报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这次我不是听铃声,这次我是真的有事,这次我真的不行了,这次拜托你帮帮我,拜托你。

再打一次,又是一阵音乐声,然后是“对不起,您报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不要挂我的电话啊!

天涯的手开始抖了,已经不知道自己该打谁的电话。

又想起上学期那盏大大的白灯,想起了那摊酸楚的胃液,想起自己那个时候单薄而薄凉的影子。

眼泪终于没有征兆地就掉了下来,越抹越多,咬着自己的手都无法遏制自己的抽噎声。

终于是爆发了吗?

天涯突然觉得这样的自己真的是很悲哀,为什么要分科?为什么非要分科?为什么人生就非得要选择?为什么爸妈就那样不听听自己的心里话,我没有开玩笑?为什么不接电话?

属于我的人生,对白只剩一个人。————我自己。

实在是受不了这样的自己,通过眼泪的水雾看到偶尔在六楼过的人就那样直直地看过来。

我不是怪物!是只有自己在纠结吗?只自己会担心吗?是只有自己吗?我不是!不是的!

拐角就进了厕所,天涯就这样哭着,咬着自己的手臂。

急需一个出口,告诉我我不是一个人。

莫忘。

“嘟嘟嘟”

拜托拜托,接电话,接电话。

“喂”

天涯突然就撒开了嗓子小声抽出来,不再那样咬着自己的手臂边抖肩膀边掉眼泪。

只是像个孩子一般站在那里用手背抹着眼泪,嘴里抽噎着。何时开始?自己连哭都变得如此小心翼翼?自己什么时候变成了现在的这个自己?

“~~喂~~~”

抖着声音回答着,不要挂!我没有在玩恶作剧。

“咋个哭了?哪个打你了?”

听着略显江湖气息的关心,天涯一下子眼泪就更多了。靠,长时间不流眼泪是都积攒起来了吗?被这么一问,天涯突然就放声了,像打嗝一样噎了一声,就哭出来了。

“~~~没有~~~”

“怎个了吗?讲话吗?在哪里?”

“~~没事,只是分科有点~~~害怕~~~~”

“害怕个毛,怕什么嘛,我都不怕,我读文科,你老爹他们让你读理科吧。读理科好,以后好找工作,不像我们,我们是读不好那些理科,文科么,还可以乱写一些可能还拿得到分,你有那个脑壳,就应该读嘛。再说,家长又不会害你。”

“~~~我认得~~~~”

“难不成你想读文科?读文科没有前途的,还是读理科好,而且分数线还低点。”

“~~~赫~~~~赫~~~~~”

“你哼哧哼哧个什么?就跟猪一样,怎个?今天没有食给你吃?莫哭了,听家长的,没有事的。我们都是想你好。”

“~~赫~~~赫~~~嗯~~~”

“还哼哧哼哧,没事了吗?还哭不哭?要不然我拿起电话等你哭完?反正是你的电话费。”

人生就贵在无时无刻的白烂话和吐槽。莫忘显然做到了。

“~~赫~~嗯。不用了,我还没有填表。而且我在女厕所,你又进不来。我平静一下,就出去回教室填表。”

“行嘛,相信你自己!我相信你,你可以的。”

“~~嗯~~”

挂断了忘冬的电话,天涯突然脑袋充血了。

“嘟嘟嘟~~~~~~~~~~~~~~~~~~~~~~~~~~”

“喂,天涯”

“喂,老爸,我读理科了,以后要是怎么样,有不好的后果,也是你们告诉我的。就这样了,这回我先挂了”

第一次先挂了老爸的电话,天涯慢慢的将没有哭完的尾声给坚持哭完,慢慢消化掉。将老爸打来的电话给摁掉了。

回到教室,红着眼睛的天涯直冲老樊的位置“老樊,把那个表给我,我选理科”

“嘿嘿”(嘿嘿,又是嘿嘿,这个熊孩子)“只有你一个人没有填了”

说完抬头就看见了天涯的眼睛,然后识相的闭上嘴了,笑容就僵在了脸上。

刚回座位,老班就进教室把表给收走了。

终于,城未催。

关于那段灰色的日子,天涯只记得沉闷的气氛,压抑而桎梏的空气,唐昊在劣质舞台灯光下灿烂的笑脸,唐昊的金榜题名,还有唐老师手里的那两份单子,那个六楼的拐角,不知道那么汹涌的泪水有没有将地板砖给浸坏?那么撕心裂肺的爆发与释放,那个怎么打都不通的电话,那个总是在记忆中笑着的少年在电话那头特定调调的安慰,还有老樊僵住的笑脸、、、、、、

还有、、、、、、

天涯顶着那两个红红的眼睛回头望站在老樊座位旁边老班手里那份名单上,自己名字后面在理科那栏下的对勾、、、、、、

这一切,终于是暂时结束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