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我从高中飞过,从高三飞过

运动会拉序幕

我从高中飞过,从高三飞过 cashchain 3057 2016-01-05 15:10:15

  凡事好像只要开了个好头,就会接二连三一通百通吧。所以说“万事开头难”就是这个意思吗?

巧姐是个心气儿高的人,喜欢古代女孩子的那种闺怨宫怨的诗词,有时候一张口就是天涯会掉一地鸡皮疙瘩的诗词。有了这么文艺而婉约的一面,再加上21世纪“女孩当自强”的新式教育,所以身上还有一种男孩子的气概,做事的时候总跟男孩子顶着一口气,较着劲儿,在大部分世人觉得这件事就应该让男孩子来做的时候她总是会质疑一句:为什么女孩子不行?当然有些很常识性的分工她还是不会一味盲目的较劲。

自从进入了这个班级,这样的女孩子对于老班有时候本是无心的习惯词汇滋生出心里最大限度的敏感。

兴许是在节节败退的时候有了终于在老师眼中是正常发挥的孩子,剑拔弩张、干裂得一擦枪就走火的气氛好像降温不少。

老班一直在迁就着。

人逢喜事精神爽,做起事情来就顺风顺水。由于二班现任的英语老师是以前三班的班主任,现任文科尖子班的班主任。这位看起来总是温和、笑起来很无害的刘老师,也会在自己的课上有意无意的提到课堂纪律方面,提到要融合到现在的班级的重要性。

种种的催化剂下。

高二的运动会也到来了,黑妹去了文科班。二班女生的强势项目:4*100接力赛就意味着少了一个人。现在可就只剩下甩甩、漓飛、天涯了,谁去跑最后一棒呢?

天涯突然想起了高一女子接力决赛的时候,巧姐也在。

天助我也,继续的顺风顺水走着、、、、、、

“巧姐,我们今年还要报4*100接力赛,现在我们已经有三个人了,我们都觉得你的速度是最快的,想请你一起参加,而且你跑最后一棒,冲刺吧。行吧?”

“嗯嗯嗯、、、

这咋还嗯上了呢?

“怎么样呢?”

“行!”

好家伙,够给力的啊。

今年,应该可以拿金牌了吧?他妹的,去年就参加了一个项目,结果跑的要死要活的,当然也有心理因素的影响。最后那可是一下场就吐得差不多了,亏得在决赛前一天“以格还”特意带着天涯去校外他常去的小炒店吃饭。那第二天可是吐得都干干净净的。

今年,有了巧姐,而且,暂时已经麻木于考试完不良成绩的影响,这样平静而压抑的心情,波澜不惊,是不是?会更好?

预赛,那叫一个顺啊,直接晋级。真是的,估计实力是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认可,所以晋级的时候那一个二个的脸上叫那一个“理所当然”啊。天涯依旧不是竖着回到寝室的,去年吐完就是被小熊给背到医务室的。今年踝关节伤了,更凑巧的是,被考试打击的天涯再一次食欲不振,跑完一下来就吐了。

从旁边路过的那个女孩子认出了天涯,那个女孩子原来高一是跟二班打篮球决赛的二十一班主力————黄河快。好家伙,这一下子认出来不要紧,直接过来扛起天涯就冲,从综合楼的楼梯准备到医务室去。在综合楼的转角的时候,就遇到了估计刚从寝室睡完觉来看看比赛并以此用来醒觉的李琉翔。好家伙,这一下子认出来不要紧,怎么又把天涯给背走了呢?

天涯心里那个抖啊!不能再遇见熟人了,好家伙,这本来就挺丢人的,现在更是丢人。

额、、、本来就胃不舒服而冷汗直冒的额头现在是冷汗更甚啊、、、

好家伙啊好家伙。

为什么小熊和班长会这个时候去买葡萄糖?为什么?这下子心情本就冷得不行的天涯觉得此刻除了死亡没有什么比现在更加恐怖的了。

“么,换我来背嘛”

“要不然我来”

流年不利啊流年不利。为毛就不能让运动会远离我,这都是什么事啊。从初中到现在,只要一遇上运动会天涯就没有顺过。

这医务室好家伙的还搬了位置,原来小卖部的那片已经被迁了,现在医务室和三个小卖部均在同一条线上,那可真是一条龙服务啊,只要是需要点什么酸酸乳、什么纸巾之类的那叫一个便利啊。

之前的之前谣传是大黄的姐姐开的那个小小食堂也是荣誉升级为一食堂了,都已经占了原先食堂的位置,现在在三号楼和二号楼共同的后面的那个以为是废墟的小建筑居然收拾一下就成立二食堂,原本高一结束时听别人说食堂会重新竞标的雀跃心情归于平静。

世间万事果然是不要抱太大希望才好。

一到医务室,可爱的室友们就赶来了,真好!

但是那个天涯认为就只会打汽水针的校医您能安静点吗?我就只想休息,不要聒噪,很讨厌五百只鸭子一起吵的感觉。

靠,为什么还要靠到我的耳朵边说话,我没聋啊。

无力加无力等于加倍的无力,劳资现在连睁眼皮的力气都没有,你还准备让我说话?那个位于时光尖端的怪老头我是惹你了。

不说还不行,还以为劳资休克,只能小声说着,她居然还凑过来听,恶寒啊恶寒。

听得见周围的人在嗡嗡的说着话,但是天涯现在就只想睡觉。水饺水饺水饺水饺、、、、、、

一会儿天涯就僵住了,为毛,居然是二爷在背着自己,开什么玩笑,五楼啊五楼啊!

听着这副肩膀的主人在不停调侃着自己,到最后天涯都笑得不能睡觉了,只能有一句没一句的搭着。

到后来,天涯就只会傻傻笑着了,呵呵呵,信居然也背天涯。哇,真的好幸福。之前上学期第三次月考那段时间的每个人的自顾不暇以及冷冰冰的氛围都消散了,嗯,现在是带着夏天余温的秋天了。但自己还是抓住了余温的尾巴,淡淡的,却,温暖。

到了寝室,更为感动的是,前任前桌藤茵居然从二食堂端了一碗粥来了,还提供喂食服务。

等快到中午,差不多早上的赛事都结束了。从看同班同学比赛的田径场回来的漓飛手里提了好几个卤鸡蛋如天神般降临到了357,这些鸡蛋是天涯那几个好哥们儿的慰问品。听着漓飛数着

“这个是黎蕴淖买的。嗯,这个小熊买的,这个是、、、是洪点筠买的、、、”

天涯心里那叫一个感动啊。

“洪点筠不是有五千米的比赛?结果怎么样?”

“裁判不公平,是铜牌。”

“呃?”

“没事,你先休息。下午还要决赛,而且今年还有4*300的比赛,昨天就已经是一天都在跑,今天是最后一天,下午跑完就结束了”

下午的决赛。

高一时是高一17班得的冠军,2班的亚军。当时的天涯也没在意其他的队伍,好家伙,现在才知道巧姐当时也在呢。这一年估计都憋着劲等着今天了吧。还好的还好,还好在2班,否则又是对手。那多不划算。

检录进场了,在进场的时候就听见2班的各位不停在场外喊着加油,好家伙,那个热血啊!

一看分棒,还真是冤家路窄啊!巧姐又和17班的老对手遇上了,那个女生跑的那叫一个快啊,名字嘛,听了好几次检录的叫,是什么康岩红的吧。

各自在自己的道上准备着,2班是第3道。周围一看,4道上的是自己以前的校友——郭焱。还没开始,就和郭焱闲聊着,天涯这才知道预赛居然2班是第一名,所以是第3道,郭焱说这是“王者之道”。

天涯记住了这个称呼。

没有全心聊着天,分着神看着第一棒的位置。好家伙,可是不敢一失足成千古恨的,何况这还不是一个人的事儿呢?

“嘭!!!”

就看见甩甩在死命追啊!在前面可还是有3个人呢。心脏咚咚咚的跳,自己都能听见那个声响,强劲而有力,追上了一个,交棒了。交棒时是眼睛最花的时候了,心焦啊心焦,再定睛一看,就只看见漓飛的头发在肆意飘扬,开玩笑,腿长就是好,跑得天涯心里那叫一个爽。嘿!又超一个,哟,距离拉近不少,近了近了,可以开始慢跑了,棒一拿到手,冲啊!嘿,超了!我跑我跑我再跑,可不能小瞧康岩红,争取给巧姐多些优势。

感觉近了,就听见康岩红在喊17班的第3道快一点!天涯一听乐了。棒一交,巧姐就冲出去了,一转头次才看见17班交棒!

“巧姐!加油!!”将手卷成喇叭状就开始朝那个背影吼。场上17班的声最大,那是莫忘的班级,他们班的体育类是最强的,打篮球的好手有好几个在他们班,那些好手们跑步也不错。而且他们班级的氛围比前面班级的轻松多了,敢闹!活泼多了,抬头一看,居然连铁盆、铁锅盖都出山了,叮叮咚咚、框框喳喳地敲着。感觉特别乐呵,很有青春色彩的画面,那种肆意,那种张扬,没有人不在心里羡慕想接近,近一点再近一点。

冲线,2班第一。

才刚过线,就看见巧姐去2班的服务台报喜去了。呵呵,忍不住的被感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