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我从高中飞过,从高三飞过

豆豆,你为什么哭

我从高中飞过,从高三飞过 cashchain 1632 2016-01-05 15:10:15

  说的都是坐在教室后排的同学,那也就是为了满足一下天涯偶尔好奇的心理。

再回到这个在热锅上焦躁的高二本身。

天涯忘记了自己是不是曾经有很大的情绪变动?总之现在她的情绪基本常年上就是一潭死水,偶尔湖中投石,最多也就激起一点涟漪,多余的波动没有。尽管有的东西在心脏暗幕的地方叫嚣,在试图说着一些什么,尽管每天的太阳照常升起,李琉翔仍然还在每节课上聒噪着刺激天涯的大脑皮层,尽管每天的生活还是那样的多彩,别人的生活。但是天涯越来越忘记自己该怎样才是对的,只是试图将自己的棱角磨平,变成和周围的环境一派和谐,躺在那儿就成为了环境,对,想安逸一些,尽管这份安逸不对。

然后的然后,偶尔原地诈尸起来反抗一下,没有力气了,过了那三分钟的热度,又接着躺下任生活的大轮子在自己身上碾压出痕迹,任之将自己死命往泥土里挤压,变成生活想让自己变成的样子,被打压着,痛久了就钝了,就习惯了,习惯了不去抗争了。

这样变了样的扭曲日子,必将诞生伟大的悲剧,悲剧的宣泄口得有多大才能既不伤人也不伤己呢?

天涯是个敏感内省的人,总是会想,很张狂、摸不到棱角地想,在想的时候总是沉默得“过”了些。

而所谓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变坏。

是真的。

某日,闲的有些胸口发疼的天涯就在某节自习课上和豆奶开始聊天。豆奶在做着物理的同步练习题,斜坡上躺着那个万能的小滑块。

这一聊不要紧,只是,聊远了,聊深了,也聊伤了。

伤了谁,很重要,却忘记了。“伤”也很重要,却仍然记得。

——我觉得我最近有点不知道在干什么?看着从窗口照进来的阳光我就只想睡觉,而且我最近好像怎么睡都睡不够。你都在干什么呢?给我说说,豆奶。

——我啊?我么,就是听课,写作业,该玩的玩,该睡觉的睡觉。我也发觉你就好像好久没有睡觉一样,有时候上课就看见你在睡觉,而且还是化学课。

——是啊,我知道。不过知道归知道,我却没有动,就站在了原地。

——那就把该做的做了就行了。

——要不你监督我吧?我就一直在想找一个合作伙伴一起努力奋斗啊,互相监督总比单打独斗的好。

——自己做自己的比较好,我们两个的时间又不是一样的。

——也对。我这里还没有想通,行动也是白行动,做事的时候心里面憋着一口气。越做越觉得难受,越喘不过气。对了,你理想中的友情是怎样的呢?

——就是一起笑,一起哭就差不多了。

开始画小滑块的受力分析图。

——嗯。我理想中的就是要一起,一起说着烦恼,一起互相大吼,一起分享着成长。但是要是突然又出现一个人,然后打破了这个平衡,就比如三个人上街总有一个人会被冷落一样,我一定会先放手的。玩得再好都一样,因为我最讨厌争,别人要了我就不要了,我也不知道是为了让那个朋友不为难呢?还是为了让自己少一些麻烦,我都忘记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从什么事情之后,我就变成一个开始杜绝麻烦的存在,哪怕是潜在的,只要有一点可能会出现争端的苗头,我直接都不给它冒头的机会,直接扼杀。

说的有点自己进去了,转头,小滑块湿了。一抬眼,豆奶哭了。

哭了.......

——你不要哭啊,我没有什么意思的。我只是自己很讨厌那样的争取,尽管它本身没有竞争性质,尽管哪里都有这样的现象,但是我还是最讨厌的就是竞争的感觉了。我讨厌离场的感伤,要么来过就呆在那里不要动了,要是走的话就走不要留恋。不过我说的放弃不是以后就不理了,如果那个朋友需要我,我还是会帮的,不是真的一点都不要。换句话讲,就是随的是那个朋友的心意,至少不触及我的底线,我都是ok的。其实备胎是很好的,因为太在乎就容易失去了自我,容易被左右情绪,而备胎却知道身边会有不同的人来,只需要去记得每个人的好,那样短暂的时间连要发现对方的缺点都不够,那样记住的就是最好的,就只能是好的。呃......你为什么要哭呢?我没有在说你。我只是在表达,是陈述句,没有感情色彩的。

——额....我......

豆奶就一直在抽泣着,很多年以后天涯也不知道她是为什么哭。

连谈话的内容也是只能记个大概,但是那天从窗户进来斜照在豆奶额头上的阳光,豆奶的蓝色物理练习册,那个被泪打湿的小滑块,那双一直挂着眼泪的眼睛却一直刻在天涯的记忆里,强悍的刻在那里,想忘记都忘不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