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我从高中飞过,从高三飞过

李琉翔 孔攸归

我从高中飞过,从高三飞过 cashchain 1840 2016-01-05 15:10:15

  当人们觉得自己陷入危难的时候,总会有人打破桎梏给人们以曙光。

就是在这样整体节节败退的时候,就有那么几个奇葩能够气死人不偿命,能够轻而易举打破人们以为很困难的瓶颈,然后假意拍拍手上不存在的灰尘粲然一笑。好吧,天涯承认是她又想多了,不过还真的有这样的人存在。

从开学以来,天涯最开心的是估计就是高二刚开学的时候,从若夕搬出宿舍的阴霾到迎来新室友的些许磨合,天涯仍然心重,笑依旧是笑,只不过心里却总有一块石头。

直到那天,已经收拾好了新宿舍,从347搬到了357,从五个人到八个人,甩甩、龙哥、蒋泽夏、小七都加入了新的大家庭。更有甚者,这八个人还是前后四桌连续的同桌。老班一说“357”。“哗啦”一声那一扎堆的人全部站起来,有那么一小丢丢的“轰动”的。

在站起来的那一刻,天涯觉得很高兴,因为大家在一起,在一起坐着同一件事。

后来,依旧的沉闷,依旧的不畅快。

天涯老觉得自己在抵抗着些什么,尽管她自己也不是很清楚。但是每当星期六睡觉的时候,她一回忆自己这个星期上课都在干什么,学了些什么,她的脑子完全的一片空白。能记得的是一张很鲜活的脸,李琉翔的脸,那个老是在数学课上很活跃、亦步亦趋跟着老板思路走的活跃分子。原来这个人自己之前见过,某一次翻历史老师手里拿的那几份成绩单,当时就有8班的,而这个家伙居然是8班出来的,那个8班里有天涯以前的同学乔璐和那个和大长很好的哥们儿李鸢珑。看来这片土地还真是大唐后土,“李”姓还真是不少啊。

那个家伙慢慢接触下来才发现就是一个当哥们儿的好料,讲话比较搞笑,脑筋也转得快。记得一次计算机课,由于机房的机器不够,所以有那么七八个哥们儿就自然而然的进了里面的小房间,里面就是一些烂机器,一些零部件。

这种事情到后来已经是见怪不怪了,刚好那一天也没有在里面做作业,估计是累的。妹的,谁让它的前一节课是体育课来着。进小房间的来来去去也就那么几个人,一进去充分发挥二班的风格,无时无刻不在学习啊,好像慢慢也成习惯了。恰巧那天不知是谁开的头,一帮人就开始漫无边际的吹牛,调侃着谁谁的绯闻,细说着某某的糗事。这个李琉翔还真的挺能唠,我去,简直就是第二个“小草”,那叫一个三寸不烂之舌啊,就差没有口水一沾地就变成了一个金豆子还带翻两个滚的。

好家伙,人嘛,只要一聚在一起,不愁没有话题,何况还是这么一帮不知愁滋味的少年。

到最后,外面的人受不了了。连老师都说————“你们里面的同学小声一点,不要打扰外面上课、、、、、、”

事后一咨询,好家伙,又全部统一口径说就只能听见天涯那豪放的笑声。我去你妹,明明那个李琉翔也笑

得很大声,哎~~~~~~~

不过原来这个家伙是有“老婆”的啊。我去,还真是什么都涉及啊。

星期一升旗不穿新校服,还抽烟带着一身烟气,还一边逃课在寝室睡觉一边拿高分,遇到老班教训还不服气的顶嘴,还会翻围墙翻到校外去吃饭、、、、、、

不过一到拿成绩说话的时候人可是一点都不手软。

这个家伙总是能很轻易的打击到天涯的自尊心,让天涯每次在心里无限感慨地吼————人比人,气死人啊!!!每次这个家伙总是能很“三下五除二”一般轻而易举的解决天涯觉得难解的题目。我靠!!!

而且这个家伙就跟打了鸡血一样,总是亢奋的不得了,上数学、生物、物理、化学课,就从来没有听他的嘴停过,一直跟着老师的思路不停向外喷发自己的思想。天涯真的很怀疑这个人的脑子是不是一直都处于亢奋的状态呢?他就跟不知道累似的。

在理综方面更是,解题就是一套一套的,从来都在所有人缄默的时候丢出一个炸弹登时爆炸,偏生还有根有据。你说这人的差别咋就那么大呢?这个家伙一定是专门为难题出生的,那个脑子不能用常理来形容。

什么叫做人外有人,一山更比一山高?

那就是一个既能在平时解难题,又能在考试拿高分的人。

这个奇葩又是一个气死人既不用负刑事责任也不用负民事责任的非人类存在。

你说这个好家伙!看来还真是因材施教,天生我材必有用啊!自从分科之后,不受那些政史地分数的影响。这个家伙理科方面的才能酣畅淋漓发挥啊!我那个去!你看看人家,你看看人家孔攸归,那个理综题做的就跟拿着参考答案照抄的一样,那叫一个简洁有效啊!而且那分得的是嗷嗷的啊!

尤其是那个天涯最最最不感冒的物理,那人家就根本不放在眼里,拿到手里哪怕是几个模型一起套的题,只要分析分析,大概的轮廓,大概的解题思路和方向就出来了。

看的让天涯愣是一愣一愣,然后感叹自己的不努力,对自己的智商产生了赤果果的怀疑。那叫一个生理与心理都受到了重大的打击。

这两个人好像是所有人都在不正常的情况下保持了正常,是老师和外人眼中标准的“二班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