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我从高中飞过,从高三飞过

兵哥

我从高中飞过,从高三飞过 cashchain 1555 2016-01-05 15:10:15

  每天看着这些”奇葩们”在不停的颠覆着自己的三观,天涯表示既很无奈也很痛快,毕竟推陈出新不是说着玩的。在废墟中的崛起有可能会是最辉煌的存在。

且看Lacurs已经学会穿校服了,在每个星期一的早上,正正经经的穿着所谓的“新校服”,而且从此就没咋见过他穿老校服。这真是不说不行,一说吧他还确实是乖了,勒个去啊。

不过剽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啊。

不穿校服大联盟里面的顶梁柱总是换了一批又来一批,典型的“不怕死”式的前赴后继。连革命者的也没这么争前恐后的英勇过吧。那边Lacurs已经知道“锅儿是钢铁浇铸的”了,这边又冒头一个以身试法的人。咋就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了呢?

这个人不是别人,就是原来三班的一个叫“兵哥”的人。这个人说熟不算熟,说陌生不算陌生。

在天涯高一老是泡在完形填空里的那段日子里,她总爱在快要放新闻联播了也就是那半个小时的“时政教育”的前夕才会从综合楼的楼顶下来回教室,话说学校是“巧取名目”最“望文生义”的最好体现地了。那个天涯除了星期一到星期五这段时间,也会在某个星期天的早晨又跑楼顶上去做自己的完形填空。就是这些人烟比较稀少的时刻,天涯遇见过这个“兵哥”那么几次,每次都是那么一个安静的人自己在楼顶上来回走着。

天涯想估计也是怕麻烦、怕吵的人。因为自己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挑选的这些时间来做完形填空。

话说这个人的话总是很少,只跟Lacurs、左景、老牛他们几个人交谈。讲话也是有点搞笑,三句两句讲不对就开始大吼,没有过渡,走极端路线的人,又一个......你说你走极端就走极端呗,你突然从闷不吭声到大吼一声我们也就接受了,偏偏还在关键时候来句“儿喽”,天涯暗叹——我的瀑布汗啊瀑布汗。

而且原来一些本是和他一样是三班的人他也没理,好家伙,原来不是个性安静,是性格孤僻啊。

天涯总是有这么一种错觉,左景、Lacurs、兵哥、老牛他们那几个人好像是不对外开放的,周身散发一种冰冷的气场,所谓中国有段时间的“闭关锁国”大概也就如此吧,在你要靠近的时候给你一阵从脚尖凉到头发尖的战栗感,一下子激得你估计要说什么都忘记了,然后又莫名其妙摸摸头走回属于自己的位置。

兵哥很奇怪的人,不爱讲话,还坐在比较角落的位置。搞什么?你个子也不高嘛。

有事没事还爱睡睡小觉,这个人真的是在高一的时候考过年纪前几名的人吗?

连英语老刘都开始怀疑了,好家伙,你自己老师都不敢认你了。

老汤都发现了,这个化学老师总是很可爱,在很多时候,做一些出人意料的事情。这样的感觉让天涯觉得兵哥是另一个高明,那个在别的老师都不怎么问、就化学老师特别喜欢问候的人。但是,高明是个会让别人察觉到他存在的人,他会拼命给自己找着话题,比如在黑板上写上“老冯是个同性恋,二班的男同胞们要注意了”,还惹来了老班的关注。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高明这个孩子现在在6班还是7班来着,不知道过的怎么样了?会不会还在干着那些让人觉得匪夷所思的事情,怀疑着他脑袋的构造和正常人是一样的吗?

而这个兵哥呢,是一个极力将自己的存在感降低的人,课上不爱讲话,也不会让老师扔他粉笔头或者突然点着他的命门,不过凤姐偶尔会叫人起来翻译文言文,而这个孩子在凤姐的课上特别容易中奖,尤其是在他没有认真听讲的情况下突然被叫起来翻译文言文句子,好家伙,讲到哪儿都不知道怎么翻译。这个时候,就是该高中同桌发挥光热的地方,这个时候就需要同桌的人品大爆发啊,低着头控制着音量给你打着土电话了。

这个时候天涯总会和豆奶说“嘿嘿,我敢肯定他没在听讲,跟我一样,我在看《读者》,对了,老师讲到哪儿了?不要等会叫到我就死定了”然后天涯会极其淡定看一眼还在站着和同桌精神交流的兵哥,天涯只能眼神表示同情,接着在语文书下抽出自己的《读者》继续“认真听讲”。

你自己保重,兵哥。

话说这样感觉自己有点小叛逆、日子有点小刺激的生活在记忆里总是褪色最慢的,因为这些记忆的天时、地利、人和都占全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