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我从高中飞过,从高三飞过

“最后”相伴的们2

我从高中飞过,从高三飞过 cashchain 1720 2016-01-05 15:10:15

  提到Lacurs,就不得不提左景。两个同样沉默寡言的人,就这两个人,基本一天二十四个小时得有两十五个小时是在一块的。上个厕所都得有个人在外面等着,这情况基本之前天涯只在女生身上看到过。出个课间操一块,回来一块。止于其它的就不得而知了。这两人给人感觉就是他们很好。班里很多人都觉得这两个人不爱说话的,但是两个人和那个小圈子里的人一起聊天的时候,会觉得他们原来这么能聊啊。

这个寡言的人,给天涯的感觉就是一个冷静的怪咖,很少看见他的情绪波动。天涯很羡慕这样的人,因为她自己总是很容易被情绪左右,开朗得很多时候脑经短路的人。而且不习惯不好的情绪,在很多不好的情绪面前,就很容易被卷进去而不能轻易出来。果真是,人缺什么就会趋向什么吗?Lacurs和他都是那种在天涯看来很理性的人,似乎做什么都有条不紊的,很少有忙乱的时候,就像是机器设定的一样有序。

这个奇葩还是我行我素的学习,靠,果然是人以群分,一帮怪人。天涯坚决不会承认她这是纯属不平衡,因为这冷静的人之所以被天涯成为怪咖,就是因为看见那个人也不像那种为了读书连头发都能读白的人,怎么就能在那样数量的付出的基础上有那样的成绩呢?还是,他的付出别人看不到?好吧,天涯每次被刺激得埋头就开始写题了。

除此,那些理科成绩我就不跟你比了,居然英语还那么强。宵哥和老樊也是这样,一帮奇葩。不过,羡慕归羡慕,不得从别人身上吸取好的东西自我完善嘛。反正,他俩脑门上又没有贴着“生人勿近”的爆炸花,就算这样,快两年的同学了,怎么能算是生人呢?然后天涯梗着脖子就去问了,很多英语题就是在简短的几句话中被解决的,因为会怕被鄙视,所以天涯的脑子高速运转,很多题一点就能知道答案了,有的时候,有的题真的是只能用那句话来概括“只能意会,不能言传”,学英语的人总会遇到那么几道这种题。一到这种时候,天涯就跟长了翅膀似的满教室跑,问问宵哥,问问老樊,久而久之,发现这个人其实也挺好相处的,只是,只是有点冷,冷~。也在这种综合众家精髓的过程中,天涯自己养成了一套看英语的思维和角度。

在除却英语题之外的其他时间,天涯基本上跟这个左景没有什么交集。冷啊~

后来,可能问他题有了一丝熟悉度。你肯定也有这种感觉,本来一个你不熟悉的人,突然熟悉之后,就发现他或者她会在你生活中的很多地方出现。这个左景还真的,怎么说呢。嗯,有金属冷质感。很多动作就跟设定好的一样,一到中午,就看见他提个绿热水壶,拿个饭盒,先去打水,然后在打饭,再晃悠悠的回宿舍。哪有男生会这样的?嘿,你别说,还真就有。天涯和涛儿经常觉得晚上接热水能挤死,所以就白天接;觉得食堂的餐具大部分情况下比菜还有油水,就会在中午来得及的时候用自己的饭盒打饭。这个奇葩,居然也这样。相较之下,天涯就想起了几年后火起来的王小贱的一句话————你过的也忒糙了点。额有~~一阵冷汗啊。

本以为。本以为是什么,本以为是死老头子出场的前景音乐。某天晚上,天涯和涛儿最晚离开教室,也不记得是为什么事情了。在三号楼前就遇见了这个平时寡言的人,天涯实在好奇这人大晚上朝教室去干什么呢?

————你去哪啊?教室已经关门了。

————我拿电池板。

万恶的插座啊,真该坏的,然后在我用的时候再好。

————我们出来的时候也没看,要不我们陪你回去看看。

————嗯,好嘛。

————不是吧?还真的在。

而且那红光通过那格像探视镜的玻璃看得格外清楚。

————话说你一个男生应该会爬墙吧?

————不会。

————好吧。

还好隔壁一班还有人没走,这什么世道啊,都勤奋成这样了。借了一个凳子,天涯就准备上了。

脚刚一使劲蹬,就听”垮擦“一声凳子坏了。不管了,天涯也没低头看,直接就上墙了,打开窗子就往里面某人的桌子上跳。没事的,我会帮你擦的。开了门,然后拿了电池板就走了,当然顺带那大哥或大姐的桌子已经被擦了。天涯在回去的路上也没和左景说话,就一直在想————自己果真是越来越强悍了。

回宿舍一掏手机,有新短信——

————谢谢你。

看来做好事还是有好报的,呵呵

————不谢不谢。

不过第二天,天涯正在背着书,突然来了一个一班的人。找我赔凳子,哦,忘了。还想着说今天给的,一来就忘了。靠,那凳子的主人至于搞的这么大吗?我的面子啊。不过,一抬头看见左景略带抱歉的脸,算了,这个时候可不能摆脸色啊。把凳子给那人,天涯就转去新搞的什么多媒体教室搬了张新凳子。所谓好事得做到底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