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我从高中飞过,从高三飞过

这个班的人很学术:各种比赛各种奖...

我从高中飞过,从高三飞过 cashchain 2449 2016-01-05 15:10:15

  在这个混沌的高二,天涯对于自己的学习上的记忆很模糊,仿佛就好像回忆不起自己每天都干了些什么。每天只是上着课,消沉的上着课,一点醒悟都没有。成绩不上不下,一百二三、一百四五或者就是九十左右这个样子,连反驳的力气都没有。

对于这样的日子,仿佛不觉得自己是在学习,只是机械的活着。因为这个社会,高中未毕业的人是如何的难以立足啊。不是什么人都爱学习的,可能学习了好久,某天你突然问他为什么要学习,他的三观和世界可能就要崩塌了。活得稍微傻乎乎一些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就跟仙剑三里的茂茂一样,刚开始什么都不懂就会很快乐,但是当他懂了疾苦,懂得了除了食物之外的东西,他的生命也就该灿烂的结束了。

天涯是懂还是不懂,她自己都不知道。只是所有人,熟悉她的人,觉得那一年的她不像她,本来就是她,何为不像,不好说,因为那样的她没人见过,除了她自己。这个孩子最喜欢就是躺在床上的时候,脑子过一遍今天的生活,回忆回忆以前的生活,记得网上有篇帖子说如果一个警察突然跟你感性了起来,说些什么梦想家庭之类的话题,很抱歉,导演或者编剧已经想好他该怎么死了。天涯也觉得那段时间的自己活的真的是很糜颓。

因为糜颓,所以更加能够看到明亮而向上的东西。

比如还是那个李流氓,忘记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天涯开始和这个男生玩得特别号,兴许还是从问题开始的,兴许是天涯已经够男生,可以当哥们儿。反正,就开始慢慢的,有时候上个街买个什么东西也是叫上他,男生比女生好,够爽快,够直接。有的时候,就是一路讲一路走,从学校后面那条学骑自行车回来走的路出去,就在星期六的下午上完课以后,一路都很安静,比起正门人声鼎沸、聒噪的路,然后就拐到这个颇有历史感的小县城的老街,踩着那一大块一大块的石板,看着路两边颇有古风的建筑,这个“流氓”会抽烟,他一路抽他的烟,天涯一路说自己的困惑,好像总有说不完的烦恼,他也总有抽不完的烟,但最后在快到正街的时候他的烟会很准时燃完。

等从城门洞那里出来就到了街上,有可能会先去蓉儿带天涯去的那家老字号水饺店,再逛逛超市,然后就往回走,沿路进一下影像店,看看最近又出什么新碟了,可能二爷又开始看什么《大旗英雄传》了,是杜淳吗?还是又有什么《灵珠传说》呢,可能帅的男猪脚又从杜淳换到了蒲巴甲,或者是那个无道?

偶尔进路边的精品店,就看看,然后就走,一路往回走,一路走一路说,兴许还要进一下书店,书店叫什么名字呢?

对了,是金吕书店和东华书店。记得这个流氓老师喜欢调侃那时金品书店。

死流氓买他的英语完形填空或者是阅读理解,天涯买理综题。有可能还会遇上很爱看书的陆俊如,遇上也同样要买英语完形填空的孔昱或者是小熊。或者是那个老感觉有大把时间陪别人闲逛的炎怊翊,他可能又来买最新的漫画或者又在跟着《星海镖师》还是《暗夜协奏曲》呢,小七可能会来买《飞魔幻》或者《飞言情》,然后和小花传看,和圆圆交流,或者是饶雪漫出了《离歌》还是《沙漏》呢?然后就会发现甩甩的手机里可能会某段时间重复着那首《离歌》。

从书店出来之后,就会去旁边的晨光文具店去买一些笔,好像成习惯了,每次都买几只笔,而且这家伙一点都不在乎,流里流气的就仿佛觉得这些事儿————小事儿。

这个家伙,对很多事情都给人感觉不放在心上,轻易的做出一道题,然后悠悠的走开。他轻轻的走,不带走一片云彩。

老桂依旧对很多事情都给以很大的认真和关注,比如一些比赛,这个老师给人的感觉就是很新。新的,初丁,没有出现过的。感觉就像,天涯这些学生是已经看过很多已经磨平了的老师的老兵油子,跟草原上三连五班的老薛、老魏差不多,而这个老师就是那个许三多,充满新的味道。

某天,老桂————有一个生物实验比赛,我们先选拔一下,做蛋白质遇双缩脲变紫和脂肪遇苏丹三变红的实验。

天涯参加了,老樊、余岗、李流氓他们都参加了。

后来,选择了两个人————天涯和死流氓。还记得在班级选拔之前那个中午,天涯和勇哥、死流氓他们一直在练习花生切片,这个切片真的是很困难.......

后来,在星期天早上,各个班选出来的人都到实验楼集合,在生物实验室里,这次在各大生物老师面前做实验,好家伙,往里面一瞅,居然整个窗子都被窗帘遮住,所谓选手在进去之后就把门关上,好严格的。

等到天涯进去了之后,蛋白质变色的实验比较成功。但是花生切片真的是切不好,而且因为切的不好,所以接下来的显微镜使用也出了问题,去他妹的,一到关键时候就感冒......

后来,李琉翔进去了,一副特别有气场的样子。发现某个斜墙角的那个地方可以看见里面。

好嘛,这个家伙真的是属于那种越紧张越能淡定的人,真的是很厉害。

在等待的期间,遇见了一个三班的人,看起来特别老实的人,叫沈德忠,这名取的特别正,一听就根正苗红的。

后来,很正常,在天涯看见李琉翔做实验的时候,天涯就知道应该就是他了。

结果,真的如此。

老桂,这个故事里那个“老爱挑事儿”的人。

转眼,有了一个生物知识竞赛。

还提前选拔了一次,在那几个连续着的星期天,都一直在连续的参加各个初选。丹霞杯作文赛、化学初赛、物理初赛、生物初赛之类之类。

老樊、勇哥、江哥是生物化的常客,还有左景、飞雪一票人,生物算是参加女生比较多的了吧。作文赛有谭黛玉、大黄、天涯等又一票人。

后来,老樊进了三个,都在学,但是主攻生物,勇哥、飞雪、黎蕴淖、兆福、老归都是主攻物理的人,江哥是主攻化学的人。

“前面的班级”是讽刺也好,习惯称谓也好,所有人都是怎么在口头上流传着这些班级的各种事儿。

这次,这个前面的班级很给力,学术了一大把。

李流氓得了实验赛的二等,老桂说因为他太傲气,而那些老师太菜。老樊真的把生物给攻下来了,有很多人得了奖,其中只有一个女生,那个人是小乔。物理更牛,前十名有八个是二班的,只能说很牛了,化学也是被江哥给学得很具有他个人代表性了,一提到他很多人都第一反应他的化学很好。至于作文,作为怪诞思想派的天涯很不凑巧和高一的人并列拿了第一,大黄也都名列前茅。

在后来的全市的英语比赛里,老樊又挑了大梁,是理科生中唯一一个被入选的,最后得最高奖次的也是他。

这个班,真的是很学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