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我从高中飞过,从高三飞过

开始寻找自我

我从高中飞过,从高三飞过 cashchain 1524 2016-01-05 15:10:15

  很多事情,都是刚开始抱着极大的梦想启程,然后兴致勃勃的走着,在沿途会遇上很多风景,遇上很多顺境和逆境,然后设定的路线不可避免的有了偏移,就会有了浅浅的迷惑,梦想也会被蒙上一层灰,行动力就会下降,这样更是招来自己的自我怀疑。

所以,经过岁月沉淀的那些人们,开始了寻找自我。

在高三的上半学期,每个人就跟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一般,规律的不得了,每天做题、看书、听课,最娱乐的方式可能就是周六或者周天出去大街上逛逛,玩玩,或者干脆放空好了。

是谁曾经唱过————平静下的暗涌是最可怕的,也是最具有流程重组性质的事件,因为是彻底性的再造,戏剧性的结果。

高三的下半学期,有了那栋“熊猫栋”。所谓熊猫,也就是稀有品种,需要被保护和给以更好的照顾。

当时,在这栋建筑出现的时候,班级上没有交头接耳,也没有窃窃私语,很安静的看着门口,或者是安静的看着书,那么平静,平静的可怕。

天涯心想,会变天吧,就像一个朝廷老臣一样,能预见这个朝廷的结构会发生变化吧。

后来的后来,天涯很想抽自己一大嘴巴,因为这张嘴就跟乌鸦嘴是一个性质的,太恐怖了。

慢慢的,从那条路回寝室的人越来越少了。

小平和小熊已经搬出去住了,住在了老师公寓里面,可能是那些老师的孩子出去读书或者别的,所以有空房。

炎怊翊也出去住了,貌似和小平他们是同一栋建筑。

很多后悔那么无力,就跟已经过去好久了但是天涯仍然记得豆奶那次滴在物理练习册的眼泪,滚烫的就跟刚出炉的铁水,砸在天涯的心上,生疼,疼的气都喘不过来,但是眼泪会先无意识的流下来,直接从眼眶掉在地上那般干脆。这般的后悔还来不及弥补,豆奶和蒋泽夏已经搬出去住了,是实验楼旁边的一个小院落,很安静,门前有很多花草,有爬墙植物,有历史感的青砖,有两把小板凳,就像天涯想象中自己老了以后该住的地方该有的东西,静谧而美好。

老樊也早就搬出去住了,是啊,每个人都背负着很多不与外人言的压力,都有自己的期待,有自己想得到、想守护的东西,在获得的过程中肯定也是会有压力。所谓强者和不强者的区别也就只是,你表现出来了吗?还是说你的内心强大得可以织出一张坚硬的甲胄保护自己的脆弱的心。因为卡耐基曾经说过,笑着去做事情,在你难过的时候,慢慢,你会发现你自己的心情会好起来,效率也会高起来。

宵哥那条浪里小白龙也搬出去住了,天涯记得自己曾经跟他要了一份东西————用钢笔字写的白居易的《琵琶行》,很刚劲,很特别的字体。后来天涯把那个抄写本拿回家,天涯的老爸说这个人的字不错。这个有自己很多想法,就像上面提到的强者一样,很多时候不说话,但是却已经下好了决心,然后安静而沉稳的去做自己该做的事情,记得有一次在和天涯聊天的时候,也不知道那天怎么就拉起这个局,两个人就下了晚自习就去聊天了,说自己的状态,说自己关于很多事情的看法,交流心得,成长心得,宵哥说他喜欢看《平凡的世界》,喜欢西部牛仔的硬朗,所以他做了一个小条,一个西部牛仔的帽子旁边是他的英文名字————James.宵哥也把这个东西送给了天涯,天涯把那顶属于梦想的帽子和那副字放在了一块,连同很多值得珍惜的珍贵的东西。天涯突然明白了,明白了什么不好具象描述,只是突然觉得心里多了一份力量,仿佛旁边多了一双手牵着自己一起往前走。后来无意中看了一本心理学的书才知道,因为两个面临同样挑战的人如果能坦诚一部分心情,就会让人有了一份安全感,减少了自己摸着过河还担心是不是只有自己是这样的不确定感。

这些人都有了自己的探索,有了自己的路线,有了自己想走的路。

天涯作为一个旁观者,都觉得充满了希望,在青春里,兴许成就不是最有力量,最有力量的是在去得成就路上的那些自己慢慢调整方向的每个尝试。

低头看看了自己脚下的路,呵呵,谈不上坚定,只是安静而沉稳的走下去吧。

一路花开,那是自己的心开的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