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我从高中飞过,从高三飞过

怎么活呢

我从高中飞过,从高三飞过 cashchain 2209 2016-01-05 15:10:15

  高三,对于很多的家长和在高三或不在高三的人来说,都是一个枷锁的代名词,是负累的双胞姐妹,代表了这样的一种生活状态————每天早上顶着鸡窝头和熊猫眼醒来,不顾自己昨晚和题目厮杀到凌晨的现实,伸手把闹铃关掉,显示时间北京时间五六点左右,再把亮了一夜已经沙哑了的台灯关灯,让这个孤独亮了后半夜安静守护自己的守夜人闭上只剩一条缝的眼睛,穿上歪歪扭扭、皱皱巴巴的衣服,走到镜子前,是个面如菜色,身材就像豆芽一样的外星人,接着去食堂买俩馒头或者包子就往教室去,之后就把头埋在砸下来会把自己活埋的书堆里,然后三面环书,慢慢的,右手边高高的一摞会跑到左边,左边的会到右边。手掌边缘挨着纸张的地方已经平滑,铅字的颜色变成了皮肤的颜色,就像机器一样听课、做笔记、做题巩固,把解题变成一种本能而不是技能。

本能,做题的本能。

在读高三之前,天涯一直是这样觉得的。高三的人似乎就应该那样过才算是高中,很多人,很多在高考以后才说实话的人也说是那样。

但是究竟怎么活呢?很多人事实上往往不是那样,但是却期待那样,期待自己那样充实而不浪费每一分每秒的活着,像别人眼中的读高三的人那样活着,每天都是听说读写背,连吃饭睡觉都变成奢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高三被寄予了那么大的附加值以至于它变成了一场似乎输不起也不敢输的战役,它结果只能有一个,那就是赢。所以,在很多考试中或者做题的过程中,如果出现了不如人意的结果,就会质疑自己,谴责自己,觉得自己不够努力,因为自己实际的高三生活和想象中的高三生活不一样,因为自己没有想象中的努力,会讨厌自己,在心里懊恼,实际上可能下不去手却有可能在精神上给了自己几大巴掌,然后狠狠告诉自己要好好努力,要多做题,要少睡觉,要挤出更多的时间来做题。变态而矛盾的活着,这是很多高三要开心理辅导课的原因。

高三,怎么活呢?那个时候玩的不是心跳,那个时候在很多人的想象中没有心跳。而是意志,不太焦虑,耐得住寂寞。而这一切的一切,在天涯还是局中人的时候只能模模糊糊的能看见本质的影子却没有时间去究根结底,在成为局外人可以“一笑泯恩仇”的时候才看懂、才握住了快要影子变淡的那个本质的尾巴。

那个时候,只记得阳光的颜色不太活动,有些像个迟缓的老人,没有太大的力度和锋度,就跟高三平静单调的日子一个音轨。

记得那个时候,自己的抽屉堆了很多书,桌上也有,每天还是实际的过着高三的日子,该笑的笑,面色还算正常,头发整齐,衣着整洁,黑眼圈也不能和国宝媲美。但是心里总有一个想象中的高三的人和自己一起生活着,在自己偷懒的时候,那个人会跳出来,或许会被自己给关回去,但是有可能,有大可能,是自己像个犯错的孩子一样被他训斥着,但是自己就是那样发呆着、放空着或者进行着自己的进行着的,任由自己心里波涛汹涌,表面还是像条死鱼,任由自己的大脑被两种极端矛盾却又能和谐存在的想法撞击着,震荡无数,然后自己拾起波纹一条,淡淡笑着,或者只是牵开嘴角,然后心虚无比又虚弱堪堪的朝自己比个V,再拖着矛盾的想法和身体,半混沌半清醒的朝前走,不能停太久,思考也只是一眨眼的时间,然后边走边说服着、完善着也成长着。在高三,就没有自己是满分信心的时候,再擅长的地方都有些心有余悸,害怕什么呢?我们也只是还在路上而已。哦,我明白了,因为我们离目的地越来越近了,所以不敢让自己出错,不能让自己建立起来的自信心受到一丝瑕疵的沾染,我们的实体不知道因为什么总是缺些东西所以我们总觉得自己有一部分是气体做的,如果遇到一个所谓“错”就有可能崩盘一部分,那个时候会怕自己没有信心往下走,往下在别人眼中正常的往下走。所以,我们虚张声势着,我们谨言慎行着,我们也小心翼翼躲避着。

然后,很老土而狗血的然后,天涯依旧是每天做着那些题。就像那句一边很想让人问候他祖宗一边又在心里暗叹说的还真是一语中的的话————付出不一定有回报,但是如果不付出就一定不会有回报。所以,每个人心里再心烦都暗自按捺着,面对很想撕毁了一走了之的书在精神里潜意识催眠着:自己是爱看的,自己是感兴趣的,只是被别人强制了,所以自己有些反感罢了。

数学的辅导书讲了一本又一本,讲完一本学校又来一本,又进入下一个阶段。会有自己精力很好的时候,能够认真听讲,高效率吸收,也有自己不爽的时候,做题没劲,听课觉得时间被人打得瘫了痪所以行动不便。那个时候,尽管自己的思维像个迟暮的老人一样的迟缓,但是却仍然进行着自己的动作,慢慢解着题,静静看着时光流走,自己不温不火,不愠不怒,在冗长的动作里将自己的委屈慢慢磨成灰,再扔在风里飘走,假装是空气中的尘土一样;在冗长的动作里将自己眼眶里的泪水分解汽化,再散尽空气中,假装自己没有流泪的冲动。

然后告诉自己岁月静好,抬头看云不再流动的天依旧很蓝,只是有些僵硬罢了。努努嘴角,低头接着做题,是化学的红对勾,是一留就很多页的题目,是一做就很多不会的题目,是一问就牵涉很多知识点的题目,是老汤一讲就几分钟就能完结连板书都没有的题目,是让自信心变得薄弱有些在风中摇晃的题目。不过,却总是像小强一样,撑着一口气,接着做,或者就把那题目扔进记忆的杂物室,任由灰尘沾染,那是自己唯一的任性和发火。最后,可能,又很不争气的再用天天犹豫抚摸所以光亮如新的钥匙打开锈尽的记忆杂物室的锁,捡回那道题,捡回自己的怒火,啐口唾沫,再自己抚平自己的逆鳞,大骂那个怒火的自己不应该,安慰现在的自己做得对,然后变得驯服,在题目面前,在分数面前,理该是驯服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