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我从高中飞过,从高三飞过

奇3

我从高中飞过,从高三飞过 cashchain 1264 2016-01-05 15:10:15

  时光再怎么伪装,也就像是只披着羊皮的狼,始终改不了根————总是给人一些无法愈合只能说逐渐麻木的伤痛。

从高一到高三,天涯一路走得就跟许三多一样,许三多先是丢了班长,然后丢了七连,最后丢了天真。而天涯也在这复杂的高三里慢慢的失去了一些东西,一些隐隐约约知道的却不能实际摸到的东西,先是快乐,然后是乐观,最后丢的是眼睛中的光华。

看着周围的同学,天涯不知道为什么有时候会大脑慢一拍,估计连脑子都麻木了,什么都会很晚才知道在他们各自的身上发生了一些奇怪而诡异的事情。论诡异,兴许对于藤茵来说,对于很多认识藤茵的人来说,她的经历应该都能在诡异镑上提名。

兴许老天就是做一些让人很愤懑的事情,很多同类的事情会不断在同一个人身上发生。

某天晚上,刚好轮到化学老师老汤值班,天涯在回宿舍的时候还在宿管老师的值班室瞅到他,结果还没有过几分钟,一通电话就把天涯所在宿舍357的整体舍员再度带到了老汤的面前,而且还都是穿着拖鞋或者睡衣直接披外套的样子。信垫后,只为了跟老汤请假说有可能舍员会晚回宿舍,所以不要锁门。天涯可是没有忘记有一次她们晚回宿舍被罚站在外面好久的。她们的目的地很简单,科技楼的楼顶,因为雅姐打电话来说————藤茵,割腕了。

一帮人就这么冲到了那里,在楼顶的角落发现两个人呆在那里,一个人面对着墙角蹲着就像那个蛋蛋一样蹲在墙角画圈圈。甩甩反应很快,两三步就奔过去就劝起来,想让藤茵把刀给松开。天涯和二爷、信、龙儿、蒋泽夏、豆豆、七夜都在旁边劝,借着一点点昏暗的灯光,天涯这辈子第一次看见了割腕之后手腕那有些血肉模糊的样子,深深浅浅的刀割,不是一刀的那种直接切断,而是一刀一刀的那种一边很疼痛一边又很绝望的试探。

这一下子,再浆糊的脑子都清醒了。

你没事吧?藤茵。

只是摇摇头。

她没事,你们劝一下应该就会好的。雅姐说。

甩甩立马就能拉开架子说起来————你憨了?怎么会伤害自己呢?有事的话好好说就行了,为什么要这样呢?流血的是自己,疼的也是自己,再说了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能随意损害和伤害的。你还自己割腕,真是的。有什么事情你好好说,我们都听着的,你这样,会让人不能好好判断事情,也不能好好分析最后决定谁对谁错了啊。你说是不是?

............

最后好说歹说,藤茵的刀子总算是被甩甩给劝下来了。然后一行人好好安抚着藤茵的情绪,最后看着状况出不多稳定了才扶着她往回走。在路上也是换着换着扶,当到天涯的时候,看着藤茵的手腕,不是往外翻的那种血肉,不是深可见骨,比第一次看的清楚了些,伤口旁边凝固着血,有些呈现暗色的伤口就跟红得发黑的玫瑰一个颜色,又能隐约看见些肉。天涯一口没憋住,差点就吐出来了。果真,自己是不喜欢见伤口的,晕血谈不上,只是不喜欢这样的破碎。

没有人能详细复原一件事情在事后。

所以没人能最最客观说出这件事的原委与过程,委屈与否不知道,很多事情其实都是不知道的。自然就像老班说的那样这件事就这么跟着最多面体的时光一起被风干被汽化,最后可能丢进空气中随风远去,或者可能进入了某个人的某块记忆的角落等待某天的苏醒。

无论怎样,却都已经过去。伤口也会结痂,尽管留疤,但是不再流血,也没有疼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