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我从高中飞过,从高三飞过

放手一搏,该定江山了

我从高中飞过,从高三飞过 cashchain 3478 2016-01-05 15:10:15

  十八岁,天涯得到很多人的祝福,都是珍贵的而无法复制的。天涯还拥抱了大半部分的男生,得到了珍贵的礼物。

然后在临毕业时候,得到了厚厚一叠好朋友签的真心祝福和温暖支持。

带着这样的力量,天涯一步一步走近高考,路边不断闪过很多年轻而青春的脸庞和一些珍贵而值得自己永久记得的老照片————可能是自己感冒的时候炎怊翊给自己送饭,可能是自己拖着很闲的炎怊翊去街上胡吃海吃的大煎饼,可能是自己在打吊瓶的时候涛儿和李琉翔两个人坐在旁边看书的陪伴,可能是师傅低头看手机的自我世界,可能是左景在思考自己提出的英语问题,可能是老樊说完“嘿,小伙”之后那张傻笑着的笑脸,是和涛儿、漓飛一起吃晚饭过后三人往教室走穿过走廊并着的肩膀,是老前辈在课桌上睡觉被太阳晒得发红的脸,是七夜每每无厘头、开玩笑眼镜片后晶亮的眼睛........

随着大限的日子越来越近,很多事情也都尘埃落定个,比如电子摄像,比如发放准考证,比如找考场,比如预定交通方式......

在豆奶和蒋泽夏搬出去住了之后,寝室又进来了两个高一的人,一个叫小秋,一个叫于荣怀,是真正的老大。所谓的老大也是寝室的人在闲聊的时候说到生日就分别报了一下,才发现这个于荣怀是老人,老管是老二,然后是信,龙哥、天涯自己、小秋也就是赵小六、敏敏七夜、甩甩小八。

于是,有了很多各式各样的天涯又多了一个外号“小五”。

在某次和以格发短信的时候,这个兄长级别的朋友得知天涯刚过了生日不久,就说要不给天涯送吃的,不过要去后门。这下子,天涯可真的是鸡皮疙瘩都出来了,天涯是个山寨程度很高的男生不假,不过她还是很怕鬼和黑的。于是,就逮着在路上顺路遇到的藤茵去了。

在后门接了以格的东西,天涯真的有一种他在探监的感觉,而自己就是被关押的犯人。这个兄长级别人真是很够意思,不仅帮天涯洗过衣服,还会带着天涯去他住的地方自己动手做东西给天涯改善生活。还会带着去郭焱住的地方,会一起聊聊天,开开玩笑,记得天涯有一个晚上就是在郭焱那里过的,在那里洗过头、吃过饭、坐在小凳子上看天、扭头和郭焱聊天。

——————谢谢以格,天晚了,回你住的地方要自己小心,早点休息,晚安。

——————嗯,你也早点回去嘛。

——————嗯。

谁也不会知道藤茵会突然小了声音,天涯连忙问了一句————你怎么了?

————没事,就是有点不舒服。

————怎么会不舒服呢?哪方面的?

————就是不知道该怎么交。

————没事的,我们寝室有时候还会冷战来着了呢,况且都快高考了,每个人心里都憋着一口气不敢松口,有时候寝室安静了一些、彼此不说话,我觉得很正常吧。况且,每个人喜欢的东西一样,兴趣也不一样,不可能做到每个人都喜欢,所以跟这个关系好些跟那个淡些都很正常的。没事的,我这样说,会不会好点。

————嗯。

————回去吧。挺冷的,关键是我怕鬼啊。

————呵呵,走嘛。

就是因为这样的对话,寝室的气氛就很不对。天涯才发现建立再久的形象也不会有人能准确无误对你进行判断,在该相信你的时候相信你。陷入了和高一二爷那般相似的冷战,不过要考试了,这样的氛围合适吗?天涯不想再忍着一口气、使劲憋着就跟高一憋得那般生疼不用外界因素就能吐一地胃酸了,所以忍了一段时间之后,天涯发飙了——

————做了那么久的室友,你们应该知道我是什么人,所以什么事情我会做我不会做,希望你们明白,还有今天我头很疼,不要吵,我要睡觉了!

沉默,沉默,拉扯的沉默.......

一夜少话。然后,就跟孙悟空翻了一个跟斗似的,中间有一段日子被生生挖去,直接跳到了高考前几天。

天涯、二爷、甩甩、信他们都在一中。结果,还好,她们在一中附近住。而天涯选择在自己熟悉的地方也就是寝室睡觉,七夜也在。也好,总觉得尴尬的也是和二爷、信、甩甩,分开,然后各自努力考试很好。

从二中到一中不算是个近距离,于是天涯找来了华哥,是胖胖的老师,在高二分兴趣选体育课的时候天涯在他手下学篮球,天涯是个篮球理论派,所以老是会和华哥一起在篮球场边聊天,说说学习,说说心情。华哥的两个妹妹也在二中,早已各自考上了理想的大学了。记得有一次若夕在晚自习上面玩手机,是保卫科科长的华哥在巡视各个教室的时候发现了就把若夕的手机给收了,天涯又为了帮若夕拿回手机跟着若夕去了一趟华哥那里。就这样各种事情一起发生,天涯就跟这个老师称兄道弟起来,也就玩的比较好,华哥的婚礼在水洞请吃饭的时候还叫了天涯。

所以这次从二中到一中的路就由华哥接送了。

谁曾想,第一天早上考语文的那天,就下起了大雨。这下子还真的是很郁闷啊。还好同样也在一中的炎怊翊打电话来说他爸爸开车送他,所以天涯和师傅可以搭便车。我去,那么巧,在高考买文具的时候,就是这三个人一起买的,那个时候天涯还开玩笑的说要蹭炎怊翊爸爸的车坐。这下子,倒真的一语成谶了。

坐在车里,潮潮的空气,略冷的温度,一下车之后就跟师傅、炎怊翊一行人进了一中。还好之前和炎怊翊一起来了一趟一中熟悉路线,现在到也还算熟悉的就进去了。一路上,没有人说话,连有时候爱说白烂话的师傅都三缄了其口。各自找到了自己的考场,呆在里面,天涯趴在桌子上小憩了一会儿。不一会,老师就来了,把在里面的学生都给叫出去了,然后一个老师检查桌椅板凳,另一个老师就候着。再一起拿个金属扫描仪对着每个人进行扫描,连考试用的那个袋子也一样。

一个又一个接着进去,就跟《肖申克的救赎》排队进监狱一样。

坐在座位上,安静等待着铃响,等待着发卷子。

第一科语文不说考的得心应手,至少不差,天涯给自己的标准就是不差,要保证好心情。在出了考场之后,遇到了炎怊翊、师傅,一堆人聚在一块,尤其是和师傅这样很直接不谈什么世故人情的人,也就这样讨论一下大概的题目和作文的写作方向,完全不管老师的叮嘱说不能对答案。一出校门,没看见华哥,倒是看见了炎怊翊的爸爸妈妈,我去,这孩子是被保护得多好啊。然后,没有后援支持的师傅和天涯就跟着两个大人去吃饭了,好多肉啊,可偏偏是天涯偏素,于是那个碗就一直放在脸的下面没有露出来了过。中午又是坐着炎爸爸的车子回的学校宿舍。

刚睡下,七夜就带着她的爸爸妈妈进来了,她的爸爸妈妈也是来陪考的。一行人到也没说话,也是和衣躺着闭眼休息一下。前几天,七夜的爸爸妈妈还带着七夜外捎带一个天涯去下了一顿馆子,这得好好谢谢人叔叔阿姨。

一点钟的时候,天涯突然坐了起来,发现七夜不见了,再看表,一下子紧张得就把一点给看成了两点,于是就火急火燎给华哥打了电话,华哥立马让天涯下去,然后一路飙车到,沿路天涯一直能听见华哥轰的老大的油门,好家伙,等到了考场所在校看见清清冷冷的操场,才发现是自己看错了表。

好吧,既然来早了,就找个地方在去接着趴会儿就好了。

倒是这样,又一科数学就这么结束了,遗憾和满足一起夹杂。

天涯等着华哥的车接,也表达了很多次对于炎怊翊爸爸妈妈的感谢。吹着傍晚的风,悠悠的坐在华哥的摩托车后座上回学校。和涛儿一起吃了饭,然后回宿舍早早就躺在了床上闭目养神。

第二天依旧,不过依旧坐的不是华哥的车,而是荣荣妈妈的车子。其实父母在高考的那方圆几公里范围内和学生甚至比学生更紧张吧。

理综也这样一步步踏踏实实结束了,在学校门口等待老师们查卷子的空档里,师傅说网上已经有了昨天语文考试选择题的答案,天涯很想下意思的把耳朵给闭上,不过仍然固执的听到,所谓知痛还要去也就是这样,结果是还好,大概印象就好,不深究了。等到下午考英语的时候,天涯可没有像昨天那天起早了,很合适的时间到了,然后踏踏实实考试。一出考场就看见从楼梯上走下来的师傅。彼此笑着,为这一刻的解放。

没有想象中的兴奋,但却如想象中一般的空洞和匮乏。

在等华哥车子的过程中,天涯突然不知道自己的心怎么就跟破个洞似的,莫名其妙的、不可名状的感受。就跟突然被抽走了一些魂魄,自己失落了一些。

在坐到一中大门的时候,华哥喊了一声“上来”。天涯一抬头就看见麟轩了,原来是他啊,甩甩的初中同学,一个很礼貌的人,一个带着斯文黑色眼镜的男生,打篮球很厉害,和莫忘他们班隔得很近,应该算是他们班的主力。老是和莫忘他们一起打球,会和他女朋友在学校成双入对。

看着沿途上那些不知道去往那个方向的刚从考场里出来的考生们,他们可能去网吧玩通宵,可能去结伴喝酒,或者回家,或者终于好好聊聊了.......

一路无话,等到了校门口的时候,下起了小雨,等往里走走,就成了大雨。天涯就这么淋着雨回宿舍了,本来想说在这里再留一天晚上,整理整理心情,整理该整理的东西。谁知容容妈妈的电话就这么打了过来,然后匆匆收了简单的行李回了家。

跟小秋告了别,出了寝室门,慢慢,出了大校门。

终于

终于还是

终于还是迎来这场盛大的告别仪式

终于自己也加入了这场盛大的告别仪式。

于青春,是一个阶段的结束,下一个阶段的再见。于高中,天涯回头看了一眼以后被称为母校的地方,渐行渐远......

天涯,从此之后,咫尺天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