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我从高中飞过,从高三飞过

毕业季

我从高中飞过,从高三飞过 cashchain 4518 2016-01-05 15:10:15

  在高考前,从黑板开始倒数计时100天起,很多注定在这段时间才会发生的事情都按部就班的上演了。

比如漫天纷飞的用卷子叠的纸飞机和漫天被撕碎的书的纸屑;比如同学录的留言板;比如照相留影;比如离别.....

某天正坐在窗子边和老前辈一边讲这话一边在抄写语文错音小集,突然听到班里不知道是谁就跟那天洪点筠站在教室门口用湖南口音大喊“袁瑞国”的名字那般搞笑和高亢————看,看,快看外面。天涯想说,难道有人生了?呃有~~一往外看,我滴神呐,没搞错吧,纸飞机,尖叫?等等,尖叫?飞个纸飞机就尖叫了?等等,难道说?还没等天涯揭晓悬念呢,老前辈抢先了。

————儿喽,是哪个哦?狂嘛?等哈要是老彭他们来逮人么。

老前辈就是这么潜移默化“教”天涯骂人的,也是这么教会她无论在什么的情况下要保持幽默。

同样,待在一起久了,会变一样的。天涯既然有能跟乌鸦嘴媲美的语言能力,老前辈怎么可能没有?要是没有那就太丢天涯的脸了。

所以,不负天涯所望,分分钟之后就听到有人在议论说彭副带着人抓人了。

某天,还是神奇的某天,还是这个词汇缺乏症却贴切的某天。

不知道是谁开的头,就给全班同学发了同学录,好嘛,好家伙,就跟揭竿起义似的,这星星之火就迅速燎原了。然后一张又一张的飞来,就跟老刘发英语周报时是一样的,就跟雪花似的。还记得有一天中午天涯来的早,就帮丁老怪整理卷子,好嘛,好家伙,才发现,说是雪花不是骗人的啊。看着在书堆也堆起一小堆的同学录和留言本,天涯真想一使劲咬自己的舌头晕死过去算了。靠,那么多!有的还是本子,如果自己这站不写完那么就停了,本子的主人比如说像飞飞头那种人虽然皮笑肉不笑的说“没事,你慢慢写嘛”,但是谁会真的相信这个中国人老么盛行的套话啊,于是苦着张脸埋头奋笔疾书,我写,我写,我写写!写少了不好,写多了吧手疼,哪像那个谭和欧阳博俩人好得就差没回娘胎重新投胎生成双胞胎了,居然欧阳博帮谭写一写就写了半本,我滴妈呀,疯了,疯了,很想学本山大叔来上一句————呀,呀呀呀,疯了,猫都给耗子当上伴娘了。神已经不能阻止这帮孩子了。

签了不知道多少张签名板,写了不知道多少张的同学录,写了不知道句“高考金榜题名了”。到了后来,天涯才发现哪怕整张自己都在说些陈年往事说些口水话,但是最后要真心的写上一句“希望你平安、健康、幸福、快乐”。

以为这事就是这样,天涯也发了同学录,收回来的时候也会看看,却没有细看,也会像很多人那样要求和自己玩得好的人多写点,呵呵。那几十张写着或只言片语或厚厚祝福的纸张在很长时间之后才散发出了属于它的光芒。

当天涯已经站在离写同学录很久以后的地方翻开有些时间沉淀感的同学录,看着一句又一句或搞笑或煽情或努力的话语,会安静的流泪,会情不自禁的笑出声。然后“哦”一声。

天涯才知道:

哦,原来自己曾经在黎蕴淖的肩膀上睡过觉,一起坐车来学校,原来以前的自己和他那么好,原来他觉得自己很大度经得起开玩笑,原来他曾经笑自己只和拖把一般高还乐了那么久......

哦,原来自己以前老爱和飞飞头坐在一起边写作业边听歌,听青鸟飞鱼的《此生不换》在仙剑三很火的时候,听TANK的《如果我变成回忆》,原来自己还老爱踩他的白鞋子......

原来和炎怊翊还有一个“芝麻开口”的暗号啊,原来这小子怕痒......

原来欧阳博在留言簿里早就知道了天涯即将去到哪个城市上大学.......

原来那个和自己演话剧的陆俊如对自己的写作寄予了那么高的期望......

原来恒港华为了自己用了很长时间认真地写同学录,努力写好字......

原来豆奶知道自己的迷惑,提醒自己要分主次交朋友,原来自己那种在遇到就给温暖的做法会伤害自己的好朋友.......

原来自己帮过何小冬学过英语啊,原来自己还有这么一人提醒自己要照顾好自己......

原来小波把自己给弄哭过,原来自己在他心里就是个妖魔,原来自己那次赌气走雪路被他记那么清楚,原来这个看起来小的孩子挺会关心人,原来自己和他一起去过物理实验室复习过......

原来友哥觉得自己很阳光啊,原来这个孩子说过那么煽情的话“说会记得自己这个很像男生的女同学很久”......

原来宵哥会觉得自己写作文不错,原来这个平时不苟言笑的人也会开玩笑.......

原来朱泽平早就说过自己很久之后才懂得的话————人生的道路本不平坦,所以只要求你开心度过每一天......

原来在悠悠看来,容易笑也是可以被羡慕的,原来自己是友善而亲近的......

原来大长说过要做自己以后,以后的以后的好听众.......

原来信一开始也把自己当成了男生,原来这个不善言辞的女生也可以说那么煽情的话......

原来在龙哥看来自己会看透人心啊......

原来自己变化不透、不会让一个人靠太近的个性被小花看的那么清,原来自己那种哪里都可以去却哪里都不会停的个性有那么一点糟糕......

原来七夜还记得那块绿豆饼的温暖,原来这个人活得最无厘头的人是最经不起受伤的,原来七夜是最坚强的柔弱存在......

原来蒋泽夏说了那么一句感性的话————不管全世界的人都背叛我,当我回首时,你却一直站在我身后支持我,而背叛全世界......

原来自己和甩甩她们曾经演了一个话剧,原来这个才女演过贾老爷而自己演过一个痴痴傻傻的“假聪明”......

原来程飞雪他们这些打篮球的人在场上是能听到场边的人的加油声的......

原来藤茵觉得自己不像个男生,原来自己还有细腻的一面啊,原来自己还可以这样.....

原来自己的家门那个叫天天的男生送给了自己一句很好的话————真正的改变必须发生在你的身上,变什么样的身份,或是换了什么样的环境,都不是重点,真正的改变必须是你的心,唯有内心改变了,你的生命才可能变得不同,否则你做什么也没有用,而为心得改变,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不能猜忌折磨自己;原来这个总是大声朗诵英语外号“奥巴马”的男生有这么细腻的一面......

原来李琉翔觉得自己不能开大玩笑啊,原来自己老是笑他脸上的痘痘......

原来小陶就是高一那个坐在自己座位上的那个茶色瞳孔的女生......

原来虎跳和自己想的一样————自己会说一些吊儿郎当的话全是跟老前辈学的......

原来小倩也记得和自己一起开的属于两个人的五月天的演唱会......

原来老樊真的是很适合做理科生......

原来自己在高一问过物理题的那个安静孩子强哥也会开玩笑,在他做天涯的后桌的那段日子里原来自己还对他大声过......

原来孔昱这个孩子也不是那么沉默寡言......

原来江哥觉得自己说话很厉害.......

原来何瑞峰那个说话总是胖胖的声音的人不无趣,原来他老说一些很有哲理的话......

原来“高发动”这个在别人看起来有些怪的人也有他的世界观,原来自己真的是个男生......

原来洪点筠真的还记着删照片的事......

原来那个揭竿起义的小样是真的不咋善言谈却总是说些冷冷的笑话......

原来江来觉得看自己的文字是件享受的事......

原来左景这个孩子不是冷,只是想讲却因没讲过而有些障碍吧,原来自己真的真的是个男生......

原来Lacurs师傅老喜欢用些咆哮体......

原来丁老怪把自己当好朋友,原来自己也可以安静听着别人说心事然后浅浅的开口,原来他曾经坐在天涯的后面过......

原来小平也早预言好了自己会到北方去......

原来小总理写字不难看的,原来自己也会用假印象去记人......

原来李鸢珑那个小鬼心思那么重,原来他是个笑起来都有重量的人.....

原来张恭炎笑起来那么开心,原来这个孩子也是开玩笑就没有下限的人啊......

原来自己还陪谭去打过针......

原来自己陪着巧姐哭过,陪着她一起拿到了金牌,原来这个人也是会在某个时刻想要有个人陪的......

原来徐璟璟说过这么一句话啊————笑得灿烂,令世界黯淡......

原来甜甜那个安静到会没有呼吸感的女生那样认真地活着......

原来七夜的老婆兰兰同学希望自己坚强、勇敢、快乐、幸福......

原来蒋莹那个人写的字那个有劲,超有范儿的......

原来李雪也觉得自己作文不错,原来自己作文写的不错......

原来老牛签的同学录是用书法的格式来写的......

原来小熊习惯管自己叫“小子”......

原来娇姐那个帮助过自己的人、那个总是坚持的人唯一记住的就是自己有一次一笑把饭喷出来的事情......

原来昌鹏是个闷葫芦,原来这个看起来安静的人那么有故事......

原来孔攸归这个小子会晕车啊,原来这个孩子和自己一样一喝酒就上脸......,.

原来余岗是个喜欢听老歌的人,原来他是个偶尔会难过还喜欢恶作剧的人,是个老喜欢听邰正宵的“天未明”的人......

原来小聪聪,自己还跟他翻过脸啊......

原来董元亮真的是很欠揍,同学录超级简单,前面是电话,后面是四个字————电话联系......

原来涛儿的留言把自己的爸妈都给看哭了啊......

原来老前辈因为他睡觉让自己叫他起来还吼过自己啊......

原来张梦会在听到叫自己得奖名字的时候有感觉啊......

原来映落还记得军训大家一起讲笑话的时候啊......

原来小草不止给自己起了一个“老幺”“老妖”的外号,居然还说自己是人妖......

原来自己不经意想要正正经经说话却忘记了温柔的提醒伤害了福姐......

原来小帅曾问“会不会想起他这个朋友”,自己会回答——会......

原来那个俚翎是真的很喜欢《红楼梦》,原来自己是会怀念她曾经在宿舍开的那个小卖部......

原来王发赟也觉得笑起来是件不错的事情......

原来黄龙那个大黄也喜欢跟着程飞雪管自己叫“小怪兽”......

原来自己真的跟段镇借了不少东西,没杀自己算是万幸了......

原来陈朱应那只猪很喜欢吃薯条,原来自己帮了写了好几份个人资料......

原来卢赟那个赟哥还是很喜欢听歌的.,还老叫自己小妖.....

原来黄兴比自己小啊,可是个子怎么那么高呢......

原来小乔和自己是半个老乡......

原来泡泡和自己猜拳的时候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路数啊......

原来自己还帮圆圆发过她生日时的小笼包,原来她喜欢自己的自然卷,原来这个孩子画画很好......

原来老邓也觉得自己像男生,原来老邓也很喜欢篮球......

原来卫丹邀请过自己去她家玩,可自己已经忘记了路线......

原来肖婷婷老喜欢叫自己万三,原来她和小草是很好的朋友......

原来荣荣会记得第一次见面两个人都被父母领着的场景......

原来唐世高也是个开得起玩笑的人,他的头发老师输的很服帖,还老爱笑......

原来杨照恒也觉得自己像个男生......

原来缪祥鹏是很打篮球不错的人......

原来张明贤这个小不点、小豌豆说过自己是山寨版的男生......

原来朱婷婷衣服上的那句话是————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

原来蒋吉远这颗白菜很喜欢和自己一起笑......

原来兵哥这个怪小孩真的很怪异,需要包容和理解......

原来蓉儿觉得自己是朝气蓬勃的......

原来快哥内心很女生的......

原来那个安静的田连云写的一手好自,笑起来的时候也很温暖,淡淡的梨涡......

原来若夕第一次就知道自己是个女生,原来自己和她一起在实验楼前的水池边看过月亮......

原来飞儿会觉得自己安静......

原来李逢这个孩子那么习惯温柔、安静的说话,喜欢甜甜的笑......

原来小踹喜欢看《飞魔幻》啊......

原来小苹果给自己按摩了那么多次,结果自己去没有好好写她的同学录,很内疚......

原来地理哥是个很有自己目标感的有志青年......

原来老钱才是个写作高手,才是个所谓“有才”的人......

原来倩文还记得在饺子店遇见,原来这个女生曾说会等着自己发短信......

原来桂花是个笑起来和细腻的人,水一样渗透的细腻......

原来秀丽还是挺搞笑的,有时候不过脑子就说话了和自己好像......

原来自己一直记错了莫忘的生日......

原来自己给了老樊两张同学录......

原来老樊的哥哥那个也叫“老樊”的人真的挺腼腆的......

原来维维很喜欢叫自己“老婆”,就跟自己很喜欢那样叫她一样......

原来任丽萍这个女生和自己已经相识九年了,九年了......

原来小美,邓小美,邓小荣笑起来真的很好看,原来这个孩子也说过会等着自己给打电话......

原来自己对于二爷的坚持她能看见,原来这个毒舌煽情起来也是很要命,原来这个不喜欢碰的人拉过自己的手还背过自己......

原来教魔方的师傅还没有把自己教会就放自己毕业了......

原来倩文口中的那个“爽爽”,自己口中的呃“爽姐”真的是个很开心的人......

原来景大哥的字也很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