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晚了一个秋的悲歌

(二)收了个小弟叫路非

晚了一个秋的悲歌 陌雨鸢 1342 2012-12-14 15:45:39

  “我叫简筱雅,简单的简,筱是…”

我忘了怎么用筱字组词便手舞足蹈的比划,“哎呀,反正就是那个字,雅是典雅的雅。”

这是我被撞后的第三十一天,我在茫茫人海中寻找那个背我回家的人的第三十一天,那天去食堂打饭,老远就望见有人打架,结果走近一看,那正打人的人便是他。

我不知道是出于内心的感激还是喜欢上了他,在这不合时宜的场景激动的跑了过去问他还记得我吗。周旁的人全以一种不可思议的目光打量我,我却毫不在乎,直至不知谁突然冒了句:

“伊阳,你认识那个长的跟洋娃娃一样的女生?兄弟我怎么不知道你小子留了这手."

那个被称作伊阳的人瞥了我一眼,然后松开了他正狠k的人,活动活动了手脚然后在众人的注视下扬长而去,当他走到人群的尽头时他大声回了句,像是怕别人听不见似的:

“这种货色你老大我看不上。”

看不上?我自认为不丑,从某方面来说本人还有自恋倾向从小追姑奶奶我的估计整个操场都装不下.

我嘟嚷着嘴,对着他的背影吼到:

“那什么什么阳的,你以为你姑奶奶我看得上你?笑话!我一辈子都不可能喜欢上你!真不知道你有什么可值得拽的!”

主角走了围观的人群也都散去了。唯留下一个浑身血迹的人内牛满面地扯着我的衣角,痛哭流涕地在我身上蹭啊蹭的。

“侠女,多亏你出手相助,不然我今天只有去穿件寿衣见阎王了,呜呜…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老大了。”

我一副受惊状,面部表情僵硬,我畏畏缩缩地从挎包中抽出一张纸递给路他,他像是看见了什么似的一把抱住我的手不放,起初我试图用力从那“病人”的两只血手中拔出我的啼,但我连吃奶的力气都用上了还是挣脱不了,女生的力气就是比不上男生,更何况眼前这孩子个头不小,本来散去的人群看到这劲爆的场面又陆陆续续地围了过来。我恼怒了,因为周围的人开始叽叽咂咂地议论我,更有甚者直接当着我的面就跪了下来,用几近绝望的语气哭诉:

“你就和他和了吧,你看他一定是为了给你抢买lv的包才被挤的头破血流的,小两口的走到一起不容易啊…”

我瞬间沉默了,群众演员也不带他这样的!

挽起衣袖,微站成外八字,轻撩刘海。

“和你个鸟啊!”

我一脚向跪在我面前的人踢去,姐姐我不发威还真当我是东施啊!

“哇!”

人群中传来一阵阵的尖叫,随着声潮的壮大,我的脸也不由的变红了,算我服了那死缠烂打的兄台了。我张狂的仰天一笑,拎着那兄台的衣领大踏步的转头向学校的后花园走去。

我的喜怒哀乐总藏不住,我把什么都表现的那么明显,走着走着,那个兄台便停滞不前了。

“为什么不走了呢,你这副模样还想被别人围观吗?”我指了指不远处草坪上的水龙头,又指了指他一身上下,“先洗洗吧,一会儿最善良的我再陪你去医务室,喏…”我递给他一张湿巾,“先拿自来水冲,再用湿巾擦下吧,无酒精的不会痛。"

他嘴巴张成了o字型,然后给了我一个熊抱,痴痴地笑道:

“老大,你人真好。”

那天我没有吃成我最爱的饭饭,而是陪着那个被打的兄台奔去了医务室,他像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孩子一样童趣盎然,我没有过多的反感他叫我老大,他说他叫路非我听完后就笑喷了,我的大脑瞬间纯洁得跟张纸样,我笑他是不是他爸妈《海贼王》看多了,还是“苏菲”这牌子换名了,他先是黯然了一会儿,然后和我一起笑了。

他笑的时候很好看,擦去了血迹的他也拥有一张迷倒万千少女的王子脸庞,我们伴着夕阳行走在学校的湖边上,那一刻,其实我觉得自己很快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