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晚了一个秋的悲歌

(十)得救了

晚了一个秋的悲歌 陌雨鸢 1066 2012-12-14 15:45:39

  “放了他们。”

当我的上半身只剩下半块衬衫掩住内衣的时候,那个神圣的声音终于想起,我在内心千次万次的念叨着那个名字,楚弋,是你吗?

“沐少也对这妞儿感兴趣?我们兄弟几个正玩得起兴呢。”

听那个混混儿头的口气显然很怕他口中的沐少,他一听到那个人的声音就停止了继续烧我的衣服的狂热,极力维合着那人。

“我说放了他们。”

依旧是那个很决绝的声音,那个人向我走近,我的视线是模糊的,我嘘眯着眼,那个声音诱惑我去寻找他的身影,当他站在我跟前时,我看清了那张脸,那张我一开始就深深恋上的脸,我记忆中的他叫沐伊阳吧。

沐伊阳把他的外套披在我的身上,一句话也没有多说的将我抱起,这是他第一次这么抱我,虽然也曾有那个叫楚弋的和路非也那样抱过我,可他此时却给了我很充足的安全感。

“把他也带走好吗?求你了…”

我的眼泪温热,什么东西毫无知觉的滑落。

他还是没有说话,只是又转身径直朝路非走去。

“把你手机拿来。”

一如既往的冷漠。路非没有理睬,他脾气很倔。

沐伊阳见他没反应,便又准备离开,我连忙把他的胳膊抓的更紧,低声乞求,“求你了。”

还好,事实证明他虽然是个看起来那么不近人情的家伙,但是他的心是善良的,在我百般的乞求下他叫那混混头儿从路非身上翻出了手机。

“我给你们五分钟的时间,给他家的人打电话来接他,要是我知道他这条小命丢了你们一帮人就等着挨打。”

沐伊阳丢下话,没有过多的停留。

就在我们都快走出那条巷子的时候,那混混头跟了过来,大声寻问:

“他的手机里就只存了一个电话,是个叫简筱雅的,打不通。”

只存了一个?

沐伊阳先是愣了愣,他或许和我一样惊讶吧,再然后他加快了步伐,我们去了医院。

王子总会在灰姑娘最需要他的时候出现,这是每个童话注定了的结局。

只不过,没有人告诉他们童话终究是童话,再美也只是定格在书本里的黑字?。

每一次当我陷入困境的时候,总是他在我最需要的时候出现在我最绝望的时候给予我重生的希望,我很感谢还有他在我最需要的时候借给我肩膀依靠,很感谢,很感谢。

当这次他出现时我才发觉我真的很爱他,或许对于我们的这个年龄,说爱说的太随便太不真实太儿戏,但我确认我的感觉,虽然到最后才知道一开始就是个错误。

找回了最初倚靠在那个叫楚弋的怀抱中的味道,我戒不掉了怎么办?我一次一次在内心问自己,我真的怕我会失去,我不能接受没有他的日子。

席慕容的诗中说:青春是一本太仓促的书。我却觉得青春是一幅掉了价的画,只有懂它的人才能领悟到那其中的所有,而这幅话每个人的内容又各不相同,或是酸涩的当初,或是痛苦的曾经,或是甜蜜的日出,或是朦胧的月色......

只可惜我的青春是一抹生命的灰,带着潮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