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晚了一个秋的悲歌

(五)路非家周游记

晚了一个秋的悲歌 陌雨鸢 1091 2012-12-14 15:45:39

  铁架华丽丽的掠过我的牛仔裤,只听“吱拉”一声响,我的裤子就开天窗了,上帝啊,你不能这样对我,你说你开就开嘛,还让那冰冷的地板亲吻我的脑袋,不流血才怪!

路知非站我旁边整个一傻眼了,急急忙忙地抬开铁架,把我抱起往不知道哪儿横冲直撞而去,我只知道我的头很晕,天上像有无数个星星在那儿转啊转啊,我早已痛得忘了哭泣,隐隐约约中听到了路非焦急的问候,然后我就睡着了。

那天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要是那时候抱我冲向医院的不是你,是不是以后的我就不会断断续续的欠下你一个又一个人情?

路非,你真傻。

走桃花的厄运就是总爱血光泛滥。这一点我深有体会。

又是同一个画面,闻着令人作呕的消毒水的味道我懒懒的半睁开眼,只不过没有我早已预料好的纯白的一切,眼前的一切完全出乎了我的想象,我的小说思维还没来的及向四面八方扩散路非就顶着一头篷发,穿着多来a梦的睡衣端着碗什么东东就进来了。

我的第一反应是艰难地用手掀开被子看我的衣服是否还在,看完我就呆了,是还在,只不过换了一件,天啊,我跟他都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我这会儿全身酸痛?难道…我满脑子不纯洁的想法到处乱飞。

“醒了?饿了吧,喏”他得意地把手中的碗推到了我的跟前,“我亲手熬的汤,喝点儿吧。”

我还是愣着不动,以一种特鄙视的目光甩向他。他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似的,呲牙咧嘴地一脸坏笑,“老婆大人,我们两都有肌肤之亲了,你还害什么羞呢!”

“你你你…你无耻!”

我被呛的不清,我的清白之身啊。路非见我一脸被那个了样的凄楚表情,笑的更大声了,像是获得了胜利的喜悦。

“你没料,你愿意我还不从呢,怎么,难道你想…”

“想你个大头鬼啊想,那那…那我的衣服呢。”

“坏了,换了,扔了。”简洁明了。

“谁给我换的?”

“我…”

“我的清白之身啊。”

“我是想说我家的保姆给你换的。”

我和他的对话永远都像这样要命,总爱打击对方,把快乐建立在对方的痛苦之上。

那么按照道理我就应该是躺在了他家他的房间里了,想到这我不禁多看了几眼,他的房间很整洁,看得出来他不是一个邋遢的孩子,整个房间是清一色的灰,灰的让我不由自主的就感到了寂寞,他也是一个寂寞的孩子吗?

我左顾右盼的,他一脸茫然的望着我问我是在找什么吗,我耍他,说是,在找有没有美女的照片,然后找着找着我就后悔了,因为我在他电脑旁边的一角偶然发现了一张照片,只不过那张照片不是别人,是我自己,看我身后的背景,应该是他第一次遇见我时拍的吧。

我装作什么也没有看见,继续逼问他。

他老老实实地交代了把我送到医院,又怕我讨厌医院就想尽千方百计把我托运回家的全过程,我无奈的叹了一口又一口气,孩子我的脸就是这样被丢了的。

我是一地地道道的托油瓶,一赖就在他家赖了一个星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