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晚了一个秋的悲歌

(四)我成功的又挂彩了

晚了一个秋的悲歌 陌雨鸢 1521 2012-12-14 15:45:39

  多事之秋。

不知道哪个挨千刀的把我扇沐伊阳的照片贴到了学校公告栏上,当周的校报也有编辑匿名批评了我的“恶行”,学校里的女生也组织了个什么什么后援会保护他们的阳哥哥。

我想如果我不是想保持我的淑女形象我肯定会让那些人看看什么叫做怒发冲冠。可怜的我只能默然的看着这,装出一副无所谓的得瑟摸样。

我就这样被推上了风头浪尖,我就这么跃身为学校的风云人物。

“你叫我的老脸往哪儿搁啊,全校的女生都想把我撕成渣了,上帝啊,你收了我吧。”

我坐在学校附近的一家奶茶店,优哉优哉的喝着我的奶茶向路非抱怨。

路非被我的话呛的半死,表露出无可奈何的忧虑样,他挖苦我说:

“上帝不敢收你,他会说‘oh,no!这妞太胖了,我不要。’”说完他脸上的阴沉便烟消云散。

我的眼泪“啪啦啪啦”地顺着我的脸颊打在了桌子上,我歇斯底里的冲着路非吼:

“人家都这样了你还取笑我!”我哭的是带雨梨花,越哭越带劲,哭得路非脸都绿了。

“我错了还不行吗?我错了,我错了,别哭啦,哭得我的心都碎了,我那不也是开玩笑的嘛,我们几筱雅最漂亮了,再哭就不美了。”

路非急得手忙脚乱地给我递纸给我擦眼泪,而我却习惯了得寸进尺,他递来了纸我就扔,他给我擦眼泪我就把他的手甩开,到最后,累得路非气喘吁吁的。

看见他这样一个大男人被我急成看来这样,我停止了哭泣,擤了擤鼻涕,傻傻的盯着他笑了。

我的动静闹的不是一丁点的大,我也觉得自己玩过了,我特别不好意思的推着路非往店外走,我觉得有什么东西被泼到了我的脸上,我的眼睛被眨的火辣辣的疼。

“你神经病啊你陶雨浠!”

路非从桌子旁边的厅台上借来纸巾,温柔地为我擦去,我第一次见他那么生气的对一个女生吼。陶雨浠?我在记忆里搜寻这个熟悉的名字,得出结论------她似乎好象是的女朋友。

“我是有病,我被这女的逼疯了,沐伊阳他说他要和我分手。你知不知道我有多爱他?”

陶雨浠扯者嗓子叫嚣道。

我的心里像打翻了调味瓶,五味杂陈,我冤啊,我既没有xx谁又没有招惹谁,怎么带爱找我麻烦。

“你自己当初选择了他,那你又知道你做选择的时候我的感受吗?我不是玩偶,我不再是你眼中那个长不大的小男孩了!我不是!请你向她道歉。“

”我承认当初伤害了你,对不起。“

的语气瞬间被路非压下了,从她的眼里我看的出那一份深深的内疚,在他们三个人之间一定发生了什么。像极了一只挫败的小白兔,灰溜溜的走了。

从一遇见他们起,我的人生就注定不平凡,十六岁的花季开始变得起伏不定,天知道有没有那么一天有人会拿硫酸再来泼我。这就是和帅哥呆久了最要命的。

我很识趣,屁颠儿屁颠儿的跟在路非的后面,吱言不语,他没有回学校,我也就这样佯装身体不适给班主任打电话请假,他我到不担心,就算他一个月不去学校也没人注意,我觉得他有一点好,那就是哪怕明天是世界末日他都不会伤心太久。

意料之中。

我把算着时间,和他一前一后的穿行在离海最近的那几条街道,我在他身都大声叫嚣,他终于舍得回过神来理会我这个快要抓狂的疯子。

”一小时四十七分八秒!路同学,您忧郁的可真到位,您不去参加马拉松那简直是埋没了人才!”

我嘟嚷着嘴,双手叉腰依在身旁的铁架上。

路非用质疑的目光上下打量了我一翻,回以讽刺的口吻:

“呀,美女!你看你跟在我后面这么一走居然瘦了这么多,快付我你的减肥费吧。”

我双手拳头紧握,在茫茫人海中冲着路非大叫:

“你大爷的!”

“孙女乖......”

“呀,你丫的还得寸进尺了!看我今天不收了你!”

我张牙舞爪的扑向路非,一个不稳踢到了铁架,衣服上的纽扣顺势挂上了铁架,一顺边的往下倒了去,我的脑海里浮现了种我的惨象,我梦想着有王子又来个英雄救美。

事与愿违。

我轰轰烈烈的在光天化日之下摔倒在地,哦不,那叫活生生的比压倒在地!水泥地板上是一股刺鼻的血腥味,是的,那的确是血,而且还是我的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