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晚了一个秋的悲歌

(十六)拜托!我不是同性恋!

晚了一个秋的悲歌 陌雨鸢 1488 2012-12-14 15:45:39

  我的人生就注定是悲剧吗?

我安安静静的等待着事情能随着时间平复,可天不如人愿,越来越混乱,全都拜那个女生所赐,一切都像个循环一样,没有尽头。

不知道谁又把这些事告诉了班主任,第二天下午班主任也因为这些流言蜚语找我谈过话,我一个劲的解释真的不是他们想象的那样,可他们会信吗?

明知故问。

我颓废到极致了,我再怎么行为不端正我的性侵向那也绝对正常!我是那么的钟爱帅哥,我特想冲着班主任吼我也是有男人的女的。可惜,我只是学生,一个家里不太支持早恋的早恋了的女生。

在这期间,沐伊阳笑过我说我呆到家了,问我要不要他当着全校的面公布我们的关系,我想都没想就拒绝了,再怎么说我也是个坦坦荡荡的女生,我才不要那么招摇,见我不同意他也就没再提那件事了,只是一直叫我别往心里去,贴吧里的有关这件事的帖子也不知道是哪个好心人把那些东西全封了,我猜想百分之九十九都是沐伊阳弄的。

路非是最让我吃惊的,他跟个没事人样,还是每天屁颠儿屁颠儿的跟在我身后叫我老大,我都在怀疑他是不是装的,我一直有问他,他却总是装作没听见,然后说家里有急事先走了就逃避开了这个对于我们都太过敏感的话题。

我以为哭过了什么也就成为过去了,但......回不去了,是吗?

只怪我自己。

又是那么一个艳阳天,我奉命到校长办公室打扫卫生,我懒懒散散的拖着个扫把慢慢悠悠的从教室出来,每个出太阳的下午我都想美美的去睡上一觉,可那只是我的一厢情愿,在如今的学校里,谁还会给你专门拿时间睡觉?如果有的话,那老师不是人真的很好就是没吃药。

我嘘眯着眼,打着踉跄跌跌撞撞的往校长办公室幽去,那是一段较长的路程,我需要出门左转然后下楼再越过那个楼层的大多数班再转个弯就差不多到了。

“咔嚓,咔嚓。”

我刚走到某班门前我就听到了照相机闪烁的声音,刺耳的那般令人作呕,不用想都知道,估计又是哪个吃多了撑着了的仁兄看到了我这个“红人”又忍不住“拍”了。

“你在拍什么啊?”一旁他们班的不知道个所以然的问那个拍的人。

“拍人呗。”那个人低声的回答。

“你喜欢她吗?”一旁的人听他这么一说更是兴奋了,把我的路堵得水泄不通。

“喜欢她?搞笑!你们难道没看出来吗她就是学校贴吧里的那个女生,我这是为了满足广大网友的求职求知欲......”

他滔滔不绝的说了大半天,说的那叫个眉飞色舞啊,听的周围的人都不由得朝着我笑。

恭喜他,他把我惹生气了,要是眼神可以杀人的话我相信他早就死了千万遍了!

“请你们让开!我!要!去!扫地!”我不满的嚷道,我实在不能忍受他们另类的打量的眼神了,我又不是什么妖怪,看的我自己都快讨厌我自己了。

可那个拍我的人似乎意蕴未绝,唆使我前面围观的人群把我拦住。

“呀呀呀,没看出来你脾气还蛮大的嘛,怎么,不服气啊,那打我啊,自己干出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没教养的野丫头。”

我第一次见着嘴巴那么恶毒的男生,我昂起头,把扫把正准备往他身上甩一边看戏的一些爱闹事的便把我手上的扫把抢了过去。

我手无寸铁了。

“你大爷的才做了见不得人的事呢!请你放尊重点!”我不甘示弱的回了他一句。

“那你急着走什么,哦哦,你是要去找你的女人诉苦吧,我觉得你应该是攻的那个吧?”他轻蔑的说,笑的很做作,他的话逗的周围的人都笑了。

“我再说一遍。我!要!扫!地!请!让!开!”我一字一句的对着他吼,但却一点作用也没有,那个人无动于衷,还更起劲的当着我的面拍了起来。

我就是这般的懦弱,我不是该去一把夺过他手中的相机吗?可我在我的脑袋里想了很多种可能,但同样的结局是我不但拿不到还会被愚弄,所以我没有那样去做,连那百分之一的可能性都自动放弃了。

世界上到底是谁发明了同性恋这个词?他大爷的。

拜托!我不是同性恋!

沐伊阳。你在哪?

路非,你在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