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晚了一个秋的悲歌

(二十六)那第一次亦是最后一次的吻

晚了一个秋的悲歌 陌雨鸢 1187 2012-12-14 15:45:39

  相恋了那么久,直至那一天,你才给了我那么一个吻。

我欢喜那是我们的第一个吻,却全然不知那也会是最后一个。

如果还有机会可以选择,我宁愿一辈子都没有那一次,只不过,我们已经没有再选择的机会。

生活就是这样的咄咄逼人。

无可奈何。

似乎记忆中关于那天的事就特别多,又是那一天,先是知道了路非快生日了,后来沐伊阳带我去面馆吃面提起了伊阳,再然后我们一前一后的走在回家的路上。

夜色笼罩了整个世界,一片迷蒙,早冬的天都黑的早,也格外的冷,接到上来来往往的行人稀少,步子都迈的特别大,都应该是赶着回家吧,米黄色的路灯稀稀落落的洒在铺满沥青的人行道上,给人以一种伤感黯雅的味道。

黯然神伤。

我故意走的很慢,我在心里估算着他什么时候会走过来把我抱住然后轻柔的在我耳边告诉我他还是最爱我的,可从那家面馆出来后,他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任由我怎么去感伤,全然不理我。

我的脾气又被这样兴冲冲的引燃了,我像是疯了一样在漆黑的街道上奔跑,他还是没有来追我,我跑累了,在楼下的小区的一张石椅上颓废的坐了下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哭了,没有想象中的那般惊天动地,只是低声的抽泣。长大了,我们的年少轻狂的傲气早已被生活磨的光滑了,不得不承认,我们的青春也老了。

他在我家楼下发现了我,他还是来了。

一看到他,我的眼泪就不争气的“啪嗒啪嗒”的往下掉,怎么止都止不住。

他却什么也没说,只是轻轻用手心拭去了我的眼泪,然后抬起我的下颚深深的吻了我。

那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啊。

月光下的我们就那么重复着那个简单而却又深奥的动作,没有狂热的感觉,也没有丝毫羞涩,生硬的如同像是在演练着人工呼吸一样。

请原谅我的心那么平淡了。

没有那么想象中的依依不舍,我还是在一阵慌忙中离开了他那柔软的唇。这次轮到他敏感了。

“为什么那么刻意去避开?”他像是一只受伤了的小白兔,质问着我这个凶手。

我紧咬着唇,一言不发。

“我又什么地方做的不对吗?”听得出他的耐心也快突破极限了。

我把自己当做一个哑巴,等待着他的下一个问题。

“你要是不爱我了,我们可以和平分手。”

分手?

多么伤人的两个字眼啊,他就那么毫无遮拦的把那犹如尖刀的东西刺入了我的胸膛。多可笑啊,我曾以为的天长地久就这么像我宣告即将结束了。我心疼,更是心碎。

我在眼泪的洗礼下微笑,突然按发觉自己原来也可以这样坚强。

“我知道。伊阳回来了,你爱她胜过爱我,我放手,祝你幸福。”

我放手,祝你幸福。

瞧我说的多轻巧啊,每一个字从我嘴里吐出的时候,我都在劝诫自己要是说了就没有后路可退了,可一想起他说的他和她的那些个曾经,我就被刺激,什么也不想去想了。

我很自私,我不容许我爱的只是把我当成他曾经的爱人去爱,我无法接受。

转身。

深呼吸。

我爱的人啊。

你说你哪怕是说一句你爱我也好让我有一个去反悔的机会啊。

可。

你什么都没有留给我,除了那些让我一触就痛的关于你的回忆。

你没有管我,而是奋不顾身的掉头跑了。

我知道,他是去找她去了。

心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