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晚了一个秋的悲歌

(三十七)强悍的人生是不需要解释的

晚了一个秋的悲歌 陌雨鸢 1131 2012-12-14 15:45:39

  我呼啦啦的在光天化日之下又英勇就义了。

我寻思着怎么就我的运气就这么差,好不容易想在课堂上开会儿小差却总会被逮到,原形毕露?

我扳起手指数了数,这是我今天不知道多少次被逮到了,每次都会听见不同的老师重复同一句话:

“简筱雅,上课不准睡觉!出去!”

世界时美好的。

现实是残酷的。

在我盼啊盼啊的的满心期许下,那久违不至的下课铃声终于响起了。

“老大,最近晚上都跑哪家偷牛去了?怎么不管上什么课都去幽会周公,周公有我帅吗?”路非用手指刮着我的鼻子,瞪着他的充满疑问的大眼睛询问我这个当事人。

“no,no,no。我是去偷人了呢,信吗?”玩笑谁不会开啊?我呲着牙笑。

“哎呀,”路非一拍手,恍然大悟了一样,“你昨晚不是来偷了我的吗,你看我都给忘了。”

这丫的,不就是比我聪明嘛。总爱这么打击我。

我被弄的无言以对,把拳头在他面前晃悠了几转,下意识的告诉他再说我就动武了。

“亲爱的。”

一个娓娓动听的女人的声音传入了我的耳膜,我知道我可爱的卿菀来了,因为就只有她会那么恶心的叫我们亲爱的,也不是说亲爱的三个字恶心主要是是她说那三个字的时候的那个声音很是让人抓狂。

我给了她一个飞吻,她却含情脉脉的回了路非一个吻。这女的真的是重色轻友。还是个典例!

我装出一副怨妇的摸样吃醋的把头别了过去。

路非用一种惊世骇俗的眼神打量着我们两个,然后升了好几个声贝对我们大叫:

“原来你们两个真有一腿!”

这个......那啥.....无不无聊......

“我性倾向正常!”

我和卿菀异口同声的说,我冲着路非的左耳朵,卿菀冲着路非的右耳朵,我们两面夹击。

“我的两位姑奶奶,我错了还不行吗?不要那么折磨我可怜的小耳朵啊!”在我们的压迫下,路非败战了。

下课的时间非常短,被我们这一折腾就又上课了,我们也都还知道分寸,一上课了就收敛收敛了。

要不是那节课,我还不会发现原来上课也可以这样好玩。

那是老班的课。

小纸条漫天飞舞。

不知道是哪个倒霉蛋扔纸条的时候径直砸到了老班头上引来全班的哄堂大笑。

在老班如神明般强悍尖锐的眼神搜索里,路非成了哪个打击犯罪目标。

“路非同学,你自己当着全班的面吧你扔的纸条念出来。”

路非离开座位,捡起了那传说中的小纸条,在老班面前晃了两晃。

“老师,你确定?”路非笑着说。

“我不看,你自己念给全班同学听。”

我想要是老班要是看了那上面写的话后就应该不会这么傻傻的叫路非念出来了吧,要是那说的是我我估计连学校都不想来了。

“你,确定?”路非笑意盎然,又低声重复了一次。

老班很是镇定的点了点头。

“你们的裤门又不是总关着,你们不能这么嘲笑我们帅的掉渣的老班同学不关门!难道不知道强人出门总不会关门吗?”

我不知道其余的同学是怎么笑的,反正当时我一听完就笑抽了。

老班的脸瞬间变得比猴子屁股还红。他很是镇静的又当着全班的面又拉上了。

强悍的人生是不需要解释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