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晚了一个秋的悲歌

(二十九)他在医院守着他最亲爱的那个女生

晚了一个秋的悲歌 陌雨鸢 1260 2012-12-14 15:45:39

  我在医院过了将近快半个月非人哉的生活了,我感觉我的视线都是昏暗的一片,记忆中除了每天都会送药来的长的特别胖的护士小姐、我那没心没肺的爸妈、满口路非路非说不停的卿菀、雷打不动天天逃课陪我的路大侠,我就没见着过几个是人的来看过我!

我尤其纳闷着沐伊阳是不是移民到火星去了不闻人间世事,连本小姐住院了这么大件事都不来医院表现表现。

心中难免会觉得有那么一阵小失落。

企盼就是个梦,俗语称这叫白日做梦。

天灰蒙蒙的,大片都被乌云笼罩着,看样子又快下雨了,我像是个木乃伊样被包的严严实实的不说,还被囚禁在了病床上,今儿个真奇迹,居然都这点了都没人来探监。

我兴奋的蹦下床,发誓哪怕就只是在医院那个一毛不拔的所谓的花园里转悠两圈我都要出去,我实在忍受不了这无趣的日子了。

现实充分向所有的人证明我永远都是那个被伤害的人。我拖拉着我被裹的胖乎乎的身子慢慢扶着盲人专用的栏杆艰难的行进着,我一时想不通为什么我只是饿晕了而已,醒来我不但被包的更个肉棕不说还住了大半个月的院。

他们隐瞒了什么。

绝对。

我觉得我的心脏外那部分很痛。我埋头深思着这个严肃的问题,我那天到底怎么了,一个不留神就撞到了转角处的墙柱,然后再一抬头,我看见了我最想念的他,他提着一个保温桶正拧着病房门外的把手,随之进了去

我愣在原地半天没有点反应,待我反应过来了悄悄靠了过去的时候,我的大脑瞬间一片空白:他沐伊阳正抱着他心爱的伊阳!多亲热啊不是吗,我嘲笑自己的自作多情。他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我从始至终都只是个过客罢了。

人一生总会犯几次贱,我全心全意的把我的把这第一次用在了我的初恋上,我想要离开他,但却总说服不了自己。

最痛的痛是原谅

最傻的傻是念念不忘。

要强。

我没哭,或者用欲哭无泪来形容更形象一点。

我就那么呆呆的站在那病房外体会感受隔了一扇门的他们的恩爱。我吃醋了,再怎么说他沐伊阳现在还是我简筱雅的男朋友!

我笨拙的掏出手机,不知所措的翻找他的电话然后在一阵慌忙中拨了过去。从病房上的窗子就能清楚的看见里面的人的动静,他似乎感觉到手机在震动了,但他没有接,很是迅速的按掉了,我继续打,一次一次的拨,他不耐烦了,发了条短信过来就将手机关了机。

短信上发的是:亲爱的,正上课,忙,没空和你聊,有时间再回你电话。

我在泪花中笑了,真好,他连撒谎都还会那么亲昵的叫我一声亲爱的,有那么一瞬间我发现我别无所求,只希望他不要离开我,我不介意他爱着别人,真的。

微叹了口气,我又顶着压力迎着风逃回了我的牢笼,路非和卿菀铁青着一张脸瞪着我。

“我的亲娘啊!姑奶奶你奔哪儿溜达去了?把我们都急死了你知道吗?”路卿菀耷拉着脸愤愤的埋怨。

我吐了吐舌头装作一副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无辜模样:

“人家只是到楼下透了透气嘛。”

“你当这你家楼下啊还透气?你知道路非在医院来来回回上上下下跑了多少圈吗?”

路非路非又是路非,我恼怒了,他路非为什么总对我那么好为什么总让我一次又一次的欠他那么多!呵,这就是人命!我像是一头胡乱发气的愤怒中的小老虎,不分青红皂白的将卿菀推了开又赌气的摔门而去。

他在医院守着他最亲爱的女生。

那我又算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