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乱红尘之凤啸九天

言清下山

乱红尘之凤啸九天 翻滚的圆球 1194 2013-06-09 13:00:40

  明堂内很安静,众人各怀心思散去,淡蓝衣裙的少女跪在中央,仰首看着主位的老者。“师父早知此事,为何不肯告诉言清?”

霄逸老者看着跪在前方的少女,看她那苍白的脸上,看不见哀戚,看不见怒,只有那晶亮的双眸,经过那一场早知是输的挑战,带上了一丝坚毅。许久,他轻叹。“清儿可知当初是如何上得韦岐山?”

“是,清儿虽当时还小,但仍是记得,清儿六岁时,母亲离世,师父经过言府,得知清儿体弱多病,遂向家父提出将清儿带上山,教清儿习武强身,十年来亲自教导抚养,清儿方能活到如今。”

霄逸老者一双精厉的眸此刻多了几分柔和,思绪仿佛被带回十年前,他经过上元国的丞相府邸,本该过而不入,却终是迈进了官家。霄绝门从始祖开始,从不涉足红尘叩问尘事,皆是因为这一迈,逃不过命数。

“清儿,你的体质本就不适合练就念心诀,练至三层便不得再进,体质已然稳定,如今散去一身内力,何尝不是归本还原?冥冥中一切自有定数。”

“定数?什么定数?清儿自幼体弱,言府虽是家,可这个‘家’又有谁容得下清儿?母亲早死,父亲凉薄,大娘暴戾,从小有一顿没一顿受冻挨打的日子,十年来从未在清儿脑海中淡去。幸得师父带清儿上山,得众师哥关怀疼爱,自以为可以如此清静安逸地过完这了了一生,可是师父……”言清猛地昂首,努力想要咽下喉中的拥堵。“您自幼便与清儿说,霄绝门名满天下,却从不涉足红尘官宦,为何今日却允了蓝烟师哥进入皇家?指婚为驸马,您原本就有这打算,是吗?即是如此,师父又要置清儿于何地?”

静默,许久,霄逸老者长长叹了一口气,看向门外明晃晃的日光。“清儿,你本自红尘来,如此,便回红尘去吧。”

言清的小脸上最后一丝血色淡去,透亮的双眸盈满了晶莹,却始终不落。“如此,师父便要赶清儿下山吗?要让清儿回到那不见天日的丞相府邸吗?”

移开自己的目光,霄逸老者慢慢起身,转身向内堂走去,一身威严带着不容拒绝的气势。“言清,尘事虽苦,但红尘有你要走的路,路不尽,何处得生?去吧。”

语音方落,老者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言清仰首看着殿顶,吸了吸鼻子。她慢慢起身,向堂外走去。刺眼的日光让她有点晕眩,她怒了定了定,让自己站稳。

命数,是么?

那就改命吧!

酷阳西斜,收起了几分让人难过的酷热,又带了几分柔和,橘色的阳光笼罩包裹着萧肃的韦岐山,铺就了那一条蜿蜒绵长的山路。

淡蓝身影从三人高的大门迈出,只听得“轰”一声,大门紧紧关上,堵去了少女回头的路。十六岁的年轻少女双拳紧握,苍白的脸上写满了坚毅,毫不犹豫地抬步向山下走去。

霄绝门,星堂。

蓝烟静立在霄逸老者身后,言清已经下山,他昔日温玉般的脸庞上看不见任何表情。霄逸老者久久不语,只抬头看着头顶繁星闪烁的黑蓝苍穹。

在诸多闪耀的星芒中,一颗硕大晶亮的星,正以肉眼看不见的速度慢慢向中央行进。十年前,这颗星芒仍是柔弱暗淡的,如今耀眼的光芒却将周围的星簇掩盖了下去。

“凤星即将正位,红尘将乱。”老者略带沧桑的声音,随着夏风悠悠地消散在空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