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乱红尘之凤啸九天

突来的圣旨

乱红尘之凤啸九天 翻滚的圆球 2688 2013-06-09 13:00:40

  回到言府,骚动早已安歇,生怕刺客再来,里里外外的守卫都森严了许多,黑衣人将言清放到翠华阁外,不发一语就飞身离开,快得让言清连开口询问他的姓名都来不及,在黑暗中静了片刻,才悄悄进了翠华阁。

除了几盏暗黄的烛灯外,此时翠华阁的下人都已入睡,走到自己的房间门前,房门紧闭,已换回衣裳的千锦正蹲坐在门前的地上轻轻地打着盹,像是在等着她,头一点一点的,困极的模样让言清心中一暖,上前轻轻拍了拍她。

倦乏地抬起头,瞧见眼前一张清美的脸孔,千锦杏眼一睁,整个人几乎跳起来,抱着言清又哭又笑地。“小姐你可回来了,吓死千锦了,都是千锦不好,把你弄丢了!”

这才相处了不过五日的小丫鬟让言清没由来地感动,看她担心的模样,自己也不禁酸了鼻子,忙伸手安慰性地拍了拍。“我这不是回来了吗?好好的,一根头发丝儿都没掉!”

千锦用力吸了吸鼻子,手背一抹眼泪,上上下下打量了言清好一会儿,确定的确没什么事,才放下心来,忙拉着言清进房。

将身上的男装脱下来交给千锦,待天亮后悄悄放回下人衣柜中,又好声安慰了几句,将她遣回自己房中,才安心在自己床上躺下。

脑海中仔细回想了一下今晚的事情,黑衣人俊美的脸,那举手投足间散发出来的清贵之气,极高的武功,还有他说的最后那句话,皆在她脑海中仔仔细细下地过了一遍,实在想不出来什么头绪,才闭上双眼,努力入睡。

她隐隐觉得,有什么事情,正悄悄开始了。

第二日日上三竿,言清才迷迷糊糊地结束了和周公的对弈,唤了千锦进来为自己梳洗,察觉到今日的翠华阁似乎分外安静,连平时经常可以再前院听见的下人走动的声音,今日似乎都消失了,便问道:“今日怎的这么安静?”

千锦自然知道她说的是翠华阁的前院。“二小姐你不知,今日一早府里就跟开了锅似的,听说是大小姐生了重病,宁都有名的大夫都被请了来,府里的许多仆人都被调遣了荷香园服侍。”说罢顿了一下,似是委屈又似不满道:“咱们翠华阁,如今只剩千锦留下服侍二小姐了。”

言清不语,对她来说,仆人一个和十个没什么区别,剩一个贴心的千锦也就够了,于是笑了笑,看见千锦气鼓鼓地鼓着一张脸,扑哧一声笑出来。

“千锦你瞧瞧自己,像不像一只鼓着脸的小蛤蟆?”

“好啊你个二小姐,又拿千锦打趣。”说罢,千锦作势就要挠言清的痒痒,主仆二人嬉闹成了一团。殊不知,角落里一双眼睛正悄悄地望着这边,见此情形,悄无声息地退了出去、

言府里前前后后都一副紧张气氛,折腾了一上午才稍微安稳下来,听说大小姐病情稳定了下来,但仍然不断发高热,口中呓语不断,夫人一双杏眼都哭肿了。

言清听着千锦絮絮叨叨地说着这些消息,心下一转,为什么她总觉得言珊这场病生得有点奇怪?昨日听说还在荷香园的荷花池边抚琴呢,今日怎就病了?

正想着,突听门外一个怯怯的声音传来。“二小姐,夫人让二小姐前往前院。”

嬉闹声顿止,主仆二人一愣,千锦忙上前打开门,见是一个十三四岁模样的小丫鬟,问道:“夫人可有说是什么事?”

小丫鬟恭谨地答:“说是宫里派人过来传圣旨,夫人让二小姐前去一起听旨。”

“你且在这里等等,待二小姐梳洗好了便与你过去。”说罢往小丫鬟手里塞了一个碎银,才关上门。

片刻后,言清带着千锦跟着丫鬟拐过深深的内院,来到前院时,大厅内已候着有许多人,言定和言夫人正座在主位,家丁丫鬟站了一屋子。言清头也不抬,一副乖巧模样,进了屋内。

少女袅袅地走来,一身藕色纱裙,腰间同色的一头青丝随意挽了个发髻,左右两边各垂下一缕短发,发髻上随意簪着一根白玉荷花簪和一根纤小的白玉步摇,随着步态轻轻晃出摇曳的身姿,明眸皓齿,一双透亮的大眼睛盈满了流转的光,肌肤胜雪,姿态纤纤,唇边扬起一抹浅浅的笑意,如夏日里怒放的荷,清雅出尘,一步入屋内,仿佛整个屋子瞬间就亮了起来。

屋内众人屏着呼吸,瞪大了眼睛看着前来的少女,原以为大小姐已经够美了,怎料这二小姐明明是这番随意的装扮,竟将大小姐比了下去。

言夫人狠狠盯着面前清美出尘的少女,一双杏眼几乎要喷出火来。想不到那贱人生的女儿竟然这么美,怎能叫她不恨?看着那张酷似了十年前那人的脸,她恨不得扑上去将她撕碎。

察觉到言夫人恨恨的目光,言清唇边的笑意更深,轻轻向言定福一福身。“清儿给爹爹请安。”

言定呵呵笑着,神色里有些许憔悴,看见少女娇美的容颜,有什么东西在眼中一闪而过,快得让人以为那只是错觉,忙笑说道:“清儿来了就好,这几日在府中过得可还习惯?可有什么缺的?”

“回爹爹,清儿这几日心情甚好,加上吃好睡好,人都胖了一圈呢。”

言清话一说完,立即感受到上方那股恨恨的目光此刻仿佛更加灼人,脸上的笑意愈发灿烂。

“那就好,那就好。”言定笑着,一派慈父模样。

千锦扶着言清做到言定下方的座位上,才刚坐定,就听见一个尖声尖气的声音从门外传来:“皇上有旨,众人接旨。”话音未落,一个手执拂尘太监打扮的人走进屋来,言定和言夫人一见,忙走上前来,领着众人下跪。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上元丞相言定之女,芙蓉之姿,知书达理,才徳兼备,封为芙德公主,前往翰国和亲,登翰国皇后高位,致两国邦交百年稳定,延绵福泽,繁荣昌盛,钦此!”

言清心中惊讶,面上却仍波澜不惊,怕是这圣旨的到来言定和言夫人定是早就知道,否则不迟不早,言珊怎会竟就在这要紧关头病重不起?明明昨日还好好的。

心里的思量还未转完,就听言定起身接了旨,向那太监道:“敏公公,珊儿今日恰好突发重症,请了许多大夫均素手无策,怕是要辜负了圣恩,这可如何是好啊?”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往敏公公手里悄悄塞了一个金锭。

敏公公一双利眼在仍在跪着的众人中扫了一眼,不见那言府大小姐,不动声色地将金锭收入袖中。“圣上只道是言相之女,并无点名,只可惜言相并无二女,否则其余的千金亦是可以的,如今君无戏言,圣旨已下,不可更改,还请言相早做准备才是。”

言清听言,忍不住在心中冷笑了一声。她总算明白了,言定日日上朝,这和亲之事定是早已知晓,这坑怕是早在自己回来的时候就挖好了,正等着自己往里跳呢。

果然,下一刻就听见言夫人扬着一脸讨好的笑,道:“公公有所不知,丞相本是有个小女儿,六岁时候送到远处学艺,至今正是二八芳华,恰好前几日学成回府,此刻正在府中呢。”

“哦?”敏公公眼一斜,一眼就瞧见了言清,对言夫人道:“不知夫人所说的小千金是哪位小姐?”

言夫人一听,忙对跪在地上低着头的言清大喝:“还不抬起头来让敏公公瞧个清楚?”

言清藏在袖中的拳头抓紧,冷然抿了抿唇,抬起头来,一张清美出尘的脸孔在敏公公眼里闪过一丝惊艳。“果然是翩翩佳人,芙蓉之姿,想不到言相的千金个个都是如此出色,羡煞旁人啊。”

言定也不答话,只是连连笑着,看了一眼言清,一丝莫名的东西在眼中闪过。这次言清看清楚了,是愧疚。愧疚么?言清心中冷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