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乱红尘之凤啸九天

突生变

乱红尘之凤啸九天 翻滚的圆球 2173 2013-06-09 13:00:40

  立于韦岐山山腰之上的巍峨府邸,虽不是富丽堂皇,简朴的府院中却隐隐透着庄肃,一扇三人高的大门上,龙飞凤舞的三个大字,笔锋凌厉,名动天下。

霄绝门,在江湖中传闻,一门众人武功巅峰造极,人人身怀绝技,各路江湖门派乃至皇家贵胄,人人皆想,若将其中一两人招至门下,得之相助,必成一番大业。传闻只是传闻,霄绝门一向行事低调,极少在江湖中露面,更不过问尘世中事,因此见过其门中人的人极少。只是让人惊讶的是,不久前上元国的端承帝萧穆向霄绝门发出邀请,至宫中商事,竟得霄绝门门主星洞老者应承,派出门中人应召前往,不知这是否意味着霄绝门将步入江湖?一时间,人人蠢蠢欲动。

“师父,蓝烟师哥说您方才寻我?”

还未见人,清脆的少女嗓音便传入明堂内,引得堂内众人视线一道看向门外,话音刚落,便见一袭淡蓝衣裙的少女走进,使出轻功赶来,原本就不稳的内力导致白皙的脸颊上泛起一片红晕,娇俏得紧。身后,蓝烟跟着走来,一脸肃穆。

主位上的老者原本紧蹙的眉间松开,威严的眼神一扫在座神情严肃的众人,叱呵中言语中放开一丝笑意。“清儿此刻不练功,跑去哪里胡闹了?”

言清刚走进明堂内,便察觉到不同往常的严肃气氛,这下倒也乖巧不少,笑吟吟地对老者道:“师父前几日说清儿内里不稳,心法不得进,所以清儿方才在竹林中陶冶心性,调息练功呢。”

“嗤——”不待老者回答,一声低低的冷笑从旁传出,满满的不屑让言清心里突地一下,抬眼望去。

一个红裳少女面带冷笑,美颜星目,挽着秀丽的发髻,即使不言不语,但一身贵气仍隐隐而发,带着不屑的眼神毫不避让地看着言清。四名护卫装扮的男子面无表情地站在她身后,身边的气息浑然,内力不弱,武功必也是上乘。

言清眉间轻轻皱起,正想询问,还不待说话,红裳少女便已开口。“你就是言清?”

言清一愣,只一瞬便察觉到少女语气中的不善,看着主位中正坐的老者,却看见师父丝毫没有开口的意思,只一双眼睛微微眯起,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精厉。再看看在座的诸位师叔师兄,亦是一脸严肃。

只一愣,言清马上反应过来,来者不善,怕就是冲着自己来的。想自己六岁上山,由师父亲自抚养教导,至今十年来从未下山,怎会招惹到这位素未谋面的女子。思想至此,言清脸上依然带着一抹轻笑。

“言清与姑娘素未相识,姑娘是如何认得言清?”

红裳少女低首轻轻一笑,笑意中却仍是一冷。“本公主早就听闻霄绝门的蓝烟公子对唯一的师妹可是心疼得紧,处处保护有加,本公主既上得来这韦岐山,又怎能不识得姑娘?”

蓝烟公子?公主?言清眉间蹙得更紧,下意识看了一眼身旁的蓝烟,却见他也正望着自己,脸上担心之色满满,欲言又止,夹杂着一丝不安,心下顿时了然了几分。

尽管从小身体孱弱,但言清的天生聪慧却是让霄绝门上下都极为疼爱,十四年不下山,不代表心智愚钝,今天这位公主出现在这里,怕是和前些日子蓝烟进宫的事情有关。蓝烟下山的时候,自己曾几番询问师父,师父总不肯言,如今若不是这位公主上山,不知道自己还要被瞒到什么时候。

笑意再也无法荡开,言清眸中掠过一丝苦涩,敛住神色抬眼看向眼前的红裳少女。“不知公主今日上山寻得言清,可有要事?”

红裳少女见言清正色,反而淡淡笑开。“前几日我皇兄为本公主指婚,指霄绝门大弟子蓝烟公子为霓裳公主驸马,蓝烟公子虽未拒绝,本公主却见那神色是极不情愿的。如今本公主便上这韦岐山来,看看这得蓝烟公子疼爱的言清姑娘,到底是怎样一个娇俏人儿!”

语气末尾凌厉言罢,霓裳手在腰间一抽,只听唰地一声就将一条长鞭拿在手上,对着言清一指。“既然霄绝门以武名动天下,想必言清姑娘身手定然不弱,霓裳也练得几年武艺,便与你以武定高下!”

言清面色愈暗,正要开口,一只手就急急抓住自己手臂,蓝烟神色着急,上前一步,将言清挡在身后。“公主,听蓝烟一言!公主何须如此,蓝烟秉承师命,并未拒绝皇上指婚,公主又何必扰我师门,此时与清儿毫无关系,还望公主高抬贵手。”

言清突然心中一痛,方才听霓裳公主一番挑衅,即使心中郁结,都未曾心痛,如今听着蓝烟亲口说出的一句“未拒绝”,心中如尖锐的小刀在血肉上轻轻划过,轻微的疼痛从心头慢慢漾开,麻木了手脚,沁入骨血之中。

方才才听着这人温言软语地说着,要为吾妻画眉绾发,相携终老,一转身,便听得他与他人的亲事,不管是有何因由,不管是否心有苦衷,可是字字在耳,即是再护,又有何用?可笑自己,听得仍是心花怒放,吾妻吾妻,原来这个妻,并不是自己。

“师哥。”她颤抖着指尖,抚上心口。“师哥,此事与你无关,不为你,只为我自己,让我一试。”

蓝烟一惊,回头对上她流转的眸光,那明亮的眸光中,此时带了满满的伤,这殇,刺了他的心,痛了他的骨。

这是自己疼了十年,护了十年的小师妹,是这韦岐山上唯一的小师妹。当她还是那么小的人儿,天生不足的瘦弱的小身体,似乎风吹来便要倒,可是她的眼眸依然那么晶亮,带着一丝倔强。他也还是个未长开的十岁孩童,但看见那双晶亮的双眸,不自主地便伸出手。“小师妹,从此师哥护你。”这个少年如是说,因着这一句话,为何会演变成现在的境地?尽管不愿,但伤了她,终是自己伤了她。他望向正座的师父,却见师父也正直直地望着自己,神情肃穆。不怨,不能怨,他知道,师父必有原由。

“让言清,为自己一试。”短暂的一痛在心头一掠便消失不见,言清走上前,对上萧霓裳高傲凌厉的目光。“还请公主前往堂外,免得扰了师父清静。”一语言毕,心中又是一痛,内力一聚便飞身向外掠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