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乱红尘之凤啸九天

不耻夺夫

乱红尘之凤啸九天 翻滚的圆球 1422 2013-06-09 13:00:40

  日光正热,知了声声,叫得人心中烦躁不安,偌大的空地却安静得无人发出一声闷哼,除去霄绝门几位长者,其余弟子都静立在一旁,目光放在对面而立的两个少女。在这明晃晃的日光下,如火娇艳,如水清蓝,静默不语,让人心生不安。

静默了许久,似是对这种沉默极为不耐,萧霓裳猛地一挥手中长鞭,“啪”的一声惊响,尘土高高扬起,红衣一闪,扬起长鞭转瞬便到了言清跟前。言清内力不佳,武功平平,轻功却是极好的,眼见长鞭就要落在身上,身形一动晃了开去,还未定下神来,耳边风声一动,长鞭又挥到眼前,忙有往旁边一掠,长鞭落在地面,又是“啪”地一声惊响。

蓝烟在旁看着那抹不停躲避着凌厉长鞭的淡蓝身影,双拳紧握,青筋突起。他想冲上去,将她护在身后,一如过往。一只手搭上肩,霄绝门二弟子玄月走近前,看见蓝烟隐忍的神色,心下不忍,却又无可奈何。

“师兄,师父言,命之所需,须忍。”

是的,需忍,须忍,他知道,所以才只能看着那个心爱的少女,狼狈地四下躲避,不可出手。

又是一记长鞭挥下,言清躲闪不及,凌厉的鞭风如利刃刮在耳边,一缕青丝就这样轻轻地飘下,落地。言清的发髻已经散开,一头青丝如瀑布倾泻,在闪耀的日光下泛出柔软的光泽,她的脸颊却红扑扑,因毫无间断的躲避而微微喘着气。

萧霓裳看着狼狈的言清,娇艳的面上高傲更甚。“作为霄绝门的弟子,言清姑娘就只会躲闪,你的剑呢?难道这些年被护在身后,却是连身子都长不开的窝囊废?”

言清面色一凛,愤怒的眸光转向那抹红影,晶亮的双眸在红扑扑的双颊衬托下更加透亮,却从这一汪透亮中隐隐泛出以往所没有的坚毅。十六年从未有过的痛,在骨血中翻腾。她突然觉得喉咙有点堵,堵得让她几乎无法呼吸。她站直身子,晶亮的双眸看向蓝烟,这个她喜欢的男子呵,终是不能再护她。

只一眼便将目光移开,她慢慢地走向站在蓝烟身侧的二师哥玄月。“玄月师哥,可能将剑借言清一用?”

玄月抿了抿唇,似是心疼,终是不语,将手中的剑递给言清。

“师哥,谢了。”

言清言谢,转身看向萧霓裳,调整气息,将不稳的内力压至丹田,电般飞身掠起,剑光在空中掠出一抹惊心的光亮。只有一击,言清将所有内力聚在丹田,复而覆盖住整个剑身,直向萧霓裳闪去。

萧霓裳美目中闪过一丝惊讶,随即又噙了一抹轻蔑。长鞭一凛,如灵蛇般卷上袭来的剑身,圈圈裹住,红袖一扬。“铿”一声,长剑落地,言清被萧霓裳的附在长鞭上的浑然内力顺着剑身击在右肩胛,一阵麻木从肩头沁入经脉向周身散开,内力散尽,喉头一甜,一口鲜血喷出,在空中散出华丽的血雾。

这血雾,绽在这朗朗晴空,红了谁的眼,迷了谁的心?

眼看着言清就要失力倒下,蓝烟面色一痛,电般飞身抱住言清。“清儿!”

清雅的声音急促地响在耳边,唤回言清即将昏迷的神智,她慢慢睁开眼,看见抱着自己的男子,焦急的神色,眉目中带着一抹痛。

“蓝烟!”萧霓裳面色一暗,隐怒的语气直呼蓝烟。

言清笑,推开,努力让自己站稳,抬手擦去唇边的血迹,看向萧霓裳,慢慢开口道:“我言清,不耻与你夺夫,是言清心盲,如今方清。言清今日与你一战,不为其他任何,只为我自己,从此以后……”她转向蓝烟。“你们走你们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此情如空梦,但愿此生此世,你我永不相见!”

决绝的话轻轻地从那失了血色的唇中道出,蓝烟心一痛,伸手就要去拉住她,却又滞在半空。一切皆是定数,早在师父夜观星宿与他细细说来的时候,他就知道,皆是命,终是失了她。

“小师妹,从此师哥护你。”

那一年,那个十岁少年,向瘦弱的六岁女孩伸出的手,就这样,飞散在这夏日酷热的风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