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乱红尘之凤啸九天

重入宁都

乱红尘之凤啸九天 翻滚的圆球 1958 2013-06-09 13:00:40

  走了两日,一身淡蓝衣裙的言清进了上元国国都,宁都。上元国主端承帝萧穆从原孝仁帝禅位后,至今在位十年,尚算励精图治,却没有做出值得百姓称颂的惊世之举,百姓安居乐业,三国安定,四海升平,与十年前并无不同。

时值七月,酷暑难耐,街上行人依然纷攘,街道两旁的小贩和商店吆喝声此起彼伏,热闹非常。言清看着周围的人来人往,心下有点彷徨。

当初被霄逸老者带离宁都,言清才六岁,记忆中父亲的模样都是模糊的,更何况这纷闹的街景,只知道父亲是当朝丞相言定,记忆中的大娘却是个不甚和善甚至是暴戾的人,母亲死后,那些受冻忍饿挨打的日子,映在那六岁的小小女童脑海里,从未忘记过。呵,天大地大,无处容身,如今是要回去了么?

酷热的日光晒得言清白皙的脸颊红扑扑,如玉的额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扶了扶肩上的包裹,不小心牵动了肩膀的伤口,疼痛让她忍不住皱了皱眉,这时一声咕咕声非常配合地从肚皮传出。真是怀念韦岐山上清冽的清竹酒啊,还有那在土里煨熟的香喷喷的脆鸡,皮滑肉嫩。这么一想,肚皮叫得更欢了,看来还是喂饱肚子要紧。环顾四周,见前面不远处有间茶馆,言清轻叹一声便向茶馆走去。

茶馆内乘凉闲聊的客人不少,言清走进茶馆内,登时便引来不少人的注目。即使衣着朴素,言清知道自己模样必是随了母亲,虽不是倾国倾城,却长得是极清秀可人的,久未下山,如今这么多陌生人的视线放在自己身上,周身生出一种怪异的感觉。

把这种怪异的感觉甩掉,言清选了个角落落座,要了一碗茶,算了一下剩余不多的盘缠,点了两个素菜和一碗面。小二把菜面端上来,四溢的香气让言清食指大动。刚吃了两口,又见小二上来,往桌上放了一盘烤鸡。烤鸡?言清咽了咽口水,好吧,虽然很香,可是不是自己的。

“小二哥,我不曾点过烤鸡,是上错了吧?”言清皱眉。

小二忙憨笑着说:“这道菜是那边那位公子为姑娘点的。”

言清顺着小二的手看过去,不远处,一个男子身着绣着金丝线的锦袍,看着言清笑意吟吟,那笑,要多轻浮便有多轻浮,本是面目还算端正,言清却觉得那笑极是让人厌恶。见那男子衣着不凡,身后站着两个护卫,心想不知又是哪家的纨绔子弟出来寻欢作乐,眉头一皱,心中厌恶更甚,便对小二道:“退了吧,我不想吃。”

小二面色一下为难了起来,忙说:“姑娘,这,小的不好办啊,这公子是冀王爷家的世子,给姑娘送吃食,想必是看上姑娘了啊,这把吃食退回去,小的……小的不好办啊!”

言清脸色一暗,端起那盘烤鸡往男子走去,放在桌上道:“公子的好意小女子心领了,无功不受禄,这只烤鸡还是公子自己品尝吧。”

男子还未说话,他身后的护卫就开始叫起来:“我家公子是看得起你,你别给脸不要脸!”

言清面色一寒,看也不看那护卫一眼,转身便要走,手腕却突然被人抓住。锦袍男子抓住她的手,用力往怀里一带,言清肩膀吃痛,站立不稳往前栽去。锦袍男子脸上的轻薄笑意更深,一手抓紧了她的手腕,伸手抚上她的脸。“瞧姑娘风尘仆仆,想必是远道而来,何不到本公子府上休憩片刻?”

言清使劲挣扎几下,发现挣扎不开,急怒之下往男子脸上“呸”了一口,男子脸色剧变,眼神一狠,手上的力道又加重了几分。“贾七,把她给我绑起来带回府!”

言清心一惊,肩膀吃痛,失去一身武功的她丝毫反抗能力都没有,下意识地张口就要向呼救,却发现原本茶馆里熙熙攘攘的人群见状早已散去,只有寥寥几个远远地躲在角落里看戏,连小二也早已不知所踪。

就在被唤作贾七的护卫禁锢着言清跟在锦袍男子身后就要走出茶馆时,只听得咻的一声,一颗石子从旁飞出,不偏不倚正好打在贾七抓着言清的手背上,顿时血流如注,贾七哎哟一声,抓住言清的手一松,言清趁机往外一挣,连忙向围观的人群外跑去。

十指痛归心,贾七大怒,捂着血流如注的手朝周围的人群大喊:“是谁偷袭?”锦袍男子听见声响回头一看也是大惊,慌忙躲在护卫身后,唯恐石子再莫名飞来。围观的人群见状,连忙作鸟兽散,仿佛从未发生过任何事一般。

纵然失去武功,长年练武仍是让言清身形轻健,不知道跑了多久,确定再不会有人追来才拐入一条小巷停下来,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好不容易喘过气来,言清才慢慢走出巷子,面也没吃成,一番拼命奔跑后,肚子叫得更欢了。

早知道皇家子弟皆是纨绔,即使常年在山上,但关于贵胄子弟强抢民女欺行霸市的行径也不是没听说过,想不到刚进宁都,自己就摊上这档子恶事。摸着饿扁的肚皮,愈发想念韦岐山上的煨脆鸡了。抬头看看酷阳,已过未时,言清懊恼地叹一口气,一边想着一边慢慢在街上走着。

刚走出没远,突然前面一座偌大的府邸吸引了言清的目光,走近前一看,高大的府门上,硕大的牌匾上写着刚劲的两个大字,言府。

再怎么不愿,兜兜转转之下却还是走到了这里。言清看了看言府门前守门的护卫,正盘算着不知该如何道明自己的身份,只听得一阵脚步声,不远处一顶轿撵在一行护卫的簇拥下正向这边走来,言清忙退到一旁,晶亮的双眼却直直看着那轿撵。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