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乱红尘之凤啸九天

血溅太和门 ②

乱红尘之凤啸九天 翻滚的圆球 1587 2013-06-09 13:00:40

  “痛快!真是痛快!”言清昂首立于高大的树端,一缕青丝落在她的脸旁,她把双手高举过头顶,欢快地一边鼓着掌,一边大喊着。

一名侍卫队长恼怒地对她举起长剑,怒喝道:“你是哪宫的太监?竟敢在此捣乱?”

言清咯咯地笑着,声音如铃铛般清脆。“我呀?我是飞花殿的,我的主子是芙颜公主。我家公主说了,允我在大婚之前来捣捣乱,为皇上增点兴致,你要问罪,便去飞花殿找我家公主去吧!”

有耳朵的人都听得出来这又是一番戏弄,侍卫队长恼羞成怒,飞身就要掠向言清,剑锋在夜风中掠出一抹白光。言清讶异,这侍卫队长竟真有些武功底子,果然不辱了精兵的称谓。

眼见白光就要刺向言清,“休想动她!”伴随着一声骤然的冷喝,一个黑色身影腾空而起,侍卫队长的剑快,瑾笙的剑更快,就在白光还差一毫就要刺入言清的胸膛,只见那侍卫队长双目圆睁,一口鲜血自口中喷出,从空中直直落下,瘫在地上再也不动弹了。

瑾笙跃上树端,将言清揽在怀中飞入人群,对另一个黑衣人冷声道:“瑾箫,保护她!”

“是!”被唤作瑾箫的黑衣人和瑾笙一前一后,将言清护在中间,如鹰般精厉的双眼警惕地看着周围的侍卫。

侍卫们再不敢轻易上前,只紧握着手中的长剑,将三人重重包围在中央,紧紧盯着他们的动作。地面上一具具冰冷的尸体和遍地的血流在告诉他们,除去那绝美的女子,这两个武功卓越的黑衣人,是来自地狱的杀神。

一阵大笑声从城楼上传出,独孤晔仰天大笑,那笑却异常冰冷,笑意丝毫没有染上那狭长的凤眸半分。“朕竟不知道,朕的皇后是何时与瑾门的人扯上关系的?”

“皇上脸皮真是厚,大礼还没拜,我可还不是你的皇后。”言清咯咯笑着,清美的面容看起来甚是无辜。

听着言清话中的讥讽,独孤晔也不恼怒,好整以暇地拨了拨大拇指上的玉扳。“既然如此,杀了一个擅闯皇城作乱的贼女子,倒也不是什么大事。”

“若是明日的册后大典不见了皇后,天下人又会如何看待你呢?”言清望着城楼上的独孤晔,语气淡薄。

“明日的册后大典自会皇后自会出现,而大典后皇后一病不起,药石无灵,朕自会以尊贵的皇室之仪将仙逝的皇后入葬,天下人亦无可厚非。”

“既是如此,那便来吧,我宁愿拼死冲出去,也好过被捆在这冰冷的皇城!”言清再也不想与他多言一句,缓缓弯身捡起脚边尸体的长剑,横挡在胸前,火光映红了她的脸,写满了不可动摇的坚毅。

“即使是死,你也不愿做朕的皇后?”独孤晔望着她,语气里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失落。

言清久久不答,瑾笙小声地问道:“你的武功未复,不可乱来。”

“没有武功,我也不会是个废人。”

听到她的回答,瑾笙怔了一证,随后笑了。“好,今日我们便血溅此处,冲出去!”

许久的僵持后,独孤晔转过身去,没入了黑暗间,顷刻间,数道银光迎着夜色飞射而来,瑾笙与瑾箫将言清护在中间,三人长剑一挥,扫落一排箭矢。只听一声令下,侍卫们蜂涌而上,峥然的剑声四起,鲜血遍地。言清运起体内那少得可怜的内力,集聚在手上,三人剑锋过处,鲜血四溅。

侍卫人数太多,三人渐渐招架不住,言清一剑刺入一名侍卫的胸膛,突然听见瑾笙急迫的大喊声:“清儿,闪开!”言清回头,一排骇人的银光正向着自己急速射来,瑾笙和瑾箫正被十几名侍卫纠缠得无法脱身,瑾笙一脸惊惧之色,双目一片血红。

此时躲开已来不及,言清闭上了双眼。此番死得轰轰烈烈,倒也算不上不值,今日可以去见母亲了吧。

“清儿,我的小清儿,娘亲带你去湖边荡秋千,可好?”脑海中,一个纯纯的女声传来,温柔得让人沉醉,可是明明如此分明,为何听起来却像在遥远的云端?

“娘,是谁做的秋千啊?”稚嫩的童声,带着雀跃和兴奋。

“傻清儿,是你的父亲啊。”

“父亲也像娘亲一样喜欢清儿?”

“父亲最喜欢清儿了,和娘亲一样喜欢清儿。”稚嫩的童音听见娘亲的回答,咯咯地笑了起来,清脆婉转得像春天的鸟鸣。

娘亲……是娘亲吗?娘,清儿马上就要去见你了,你可高兴?

一阵急剧的衣袂带风声骤然响在耳边,紧接着,一股强有力的力量扑来,下一刻,言清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