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乱红尘之凤啸九天

瑾缘山庄

乱红尘之凤啸九天 翻滚的圆球 2135 2013-06-09 13:00:40

  “欧阳爷爷,她还没醒吗?”甜甜的少女嗓音传来,一个提着竹篮的少女出现在门外,十四五岁模样,穿着淡绿的罗裙,外面正是风起时,吹乱了她的发,稚气未脱的俏脸上挂着甜甜的笑意。

“竹棉丫头啊,今天又给老头子带什么好吃的了?”正趴在桌上研究药材的欧阳阅揉了揉额心,抬头看见正笑意吟吟的绿裙少女,也不禁笑开了,摸了摸花白的眉。

竹棉将手中的竹篮放在桌上。“今天竹棉特地去果园采了蜜梨,东苑的莲姐姐说,这梨鲜甜又多汁,甜得如心,让我给欧阳爷爷送些来尝尝鲜。”

欧阳阅乐得脸上笑开了花。“经过竹棉丫头的手送来,这梨啊不甜也得甜。”

“我看啊一碰上好吃的,欧阳爷爷的嘴是吃了蜜一样,这梨啊不甜也得甜。”照样画葫芦,一番话逗得欧阳阅哈哈大笑起来。

竹棉看了看桌上的药材,向不远处的床榻走去。床榻上,紧闭着双眼的少女已退去了一脸的苍白,泛起了红润的脸色,就这样静静地躺着,清秀的眉头微蹙。竹棉伸手抚了抚她眉心,抚不去那微皱,略带担忧地道:“这都大半个月过去了,她怎么还不醒啊?不是说毒都去清了吗?”

欧阳阅收拾着桌上的药材,听见竹棉的话,又揉了揉额心。“是该醒了,这丫头睡太久咯。”

“她要是再不醒来,笙哥哥又要继续瘦下去了。”

言清静静躺着,没人知道她听不听见两人的对话,只那微蹙的眉间恍惚间似又紧了紧。两人的对话还在继续着。

“今日的晚饭莲姐姐亲自下厨呢,吕爷爷你可有福了。”

“当真?”欧阳阅一听,两眼放光。“可有烧鸡和清竹酒?”

竹棉咯咯地笑起来,眉眼一阵神色飞扬。“都有都有,我过来的时候,瑾最那家伙正满院子的捉鸡呢,可真是被他闹得鸡飞狗跳了。”

“唔……”

轻微的呻吟声传来,中断了两人的对话,正在床榻边的竹棉顺着声音望去,只见言清紧皱着眉,轻轻地动了动,忙惊喜地叫了起来。

“欧阳爷爷,她醒了啊。”

欧阳阅丢下手中啃了一口的蜜梨,忙走近前来,伸手探了探言清的脉。“呵呵呵,醒了醒了,这下这整个山庄的人都该放心了!”

长长的睫毛微动,言清慢慢睁开眼,入眼的是一张少女惊喜的脸,旁边的老人童颜鹤发,满面红光,正笑呵呵地看着她。

“唔……”她想开口说话,却觉得喉间干涩生疼。“水……”

竹棉一听她要水,连忙从桌上倒了一杯水,将她扶着半坐起身,将水凑到她唇边。喝了两口水,才感觉喉间的干涩退了不少了许多,神智慢慢清醒过来,慢慢打量起周围。

屋子不大,陈设很简单,透过窗户微微看到窗外一片绿意,风吹进屋里,漫了整整一室的药香。靠近窗边的柜子上,摆着许多大大小小的瓶瓶罐罐,旁边的桌子上一堆叫不出名字的药材,也正散发着药材特有的清香。

“这是哪里?”她问道,声音听起来并不虚弱,却很轻微。

竹棉一听她开口说话了,更是高兴。“你现在在瑾缘山庄,这里是欧阳爷爷的药园。”

“我怎么会在这里?”言清蹙着眉,一丝疼痛缓缓在脑海中炸开。

“大半个月前笙哥哥把你带回来的,可把我们吓了一跳,当时你的脸都泛青了,一看就是中了剧毒,毒性发作得很快,好在有吕爷爷在,这天底下还没有欧阳爷爷救不了的人,硬是把你从阎王手里抢了回来呢!”

她恍惚记得,蓝烟将她扑开的时候,一枚箭矢擦着她的手臂射了过去,怕就是那时候受的伤,只是那时,自己却没有感觉到。想起蓝烟,她心里泛起了一股莫名的酸楚,她终是欠了他的救命之恩。

“你可不知道啊,你这睡了大半个月,再不醒来欧阳爷爷‘回春妙手’的招牌都要被砸了。”竹棉一高兴起来说话像连珠炮似的,活泼可爱的模样,打趣的话听得言清不禁也露出微微笑意。

“是……瑾笙把我带来这里的?他呢?”

“笙哥哥前几日出去办事了,今日恰巧回来,你又醒过来了,我这就去告诉他。”竹棉说完蹦蹦跳跳地走了,留下欧阳阅和言清两人。

欧阳阅又仔细探了探她的脉。“脉象平稳,气息平和,接下来好生调养几天就无恙了。”

言清听着就要下床,可一动之下发现双腿有些麻痹,险些滚下床去,被欧阳阅一把扶住。“切不可动作太大,你躺的时间太长了,得先慢慢活动筋骨,活络血脉。”

“多谢前辈救命之恩,言清铭记在心。”

欧阳阅哈哈地笑了起来,重新抓起那个啃了一口的蜜梨又大吃了起来,嘴里一边嚼着一边道:“瑾笙带回来的人就是瑾缘山庄的客人,萍水相逢计时员,谈什么恩不恩呢,姑娘就不要太记挂在心里了,更何况……我为你去毒的时候,感觉到你体内的气息不同常人,可曾练过什么内功心法?”

言清怔了怔。“言清在师门时曾修过念心诀,可惜言清资质愚钝,造诣不高。”

“念心诀?”欧阳阅“蹭”地跳起来,目光发亮,一脸惊讶。“你师父可是霄绝门的霄逸老者?”

这下轮到言清讶异了。霄绝门武功向来秘传,更不与江湖中人打交道,眼前的人却一副熟知的模样。“是的,家师正是霄逸老者。”

欧阳阅听言用力一拍额心,万幸之极。“幸好我可是救回了你,不然要是被那老不死的知道了,我欧阳阅可就惨咯!”

言清有点奇异地看着眼前的老人,与其说是老人,却毫无老人的垂暮之气,反而童颜鹤发的模样,目光炯炯,气息也与平常人极为不同,怕也是修为极高。

“前辈认得家师?”

“何止认得,我也可以称得上是你半个师叔咯,可修炼念心诀的人必须经过精挑细选,不是你资质愚钝,而是霄逸那老不死的算好了这一出啊!罢了罢了,你也好生调养几日,日后时间还长着呢,我再慢慢说与你听。”一副捶胸顿足的悲痛模样。

言清被他的样子逗得忍俊不禁,笑罢之后也不再多言,活动了一下脉络,才慢慢下得床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