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乱红尘之凤啸九天

芙蓉飞花②

乱红尘之凤啸九天 翻滚的圆球 2330 2013-06-09 13:00:40

  对言清而言,不过就是把乘凉的地方换了一个而已,不过就是把仆人们换了衣服而已,其余没有什么不同,照样是吃饱了就睡,睡够了就让人搬了软榻到树下,准备好了冰镇过的酸梅汤和水果,在一片怒放的芙蓉花中继续睡,就连千锦,作为未来皇后的陪嫁丫鬟,在言清的极力要求下,这几日也被一众宫人舒舒服服地伺候着,俨然胖了一大圈。

翰国此时已近初秋,清风徐徐,午后的飞花殿内一片祥和宁静,宫人们都静悄悄地,生怕惊了未来皇后的好眠。

“皇……”一个小宫女突然惊觉有人靠近,正要惊呼出声,却被来人阻止,忙噤了声低头退到一旁,眼角偷偷瞄了一眼那人的明黄衣袍,小脸绯红。

来人远远望过去,只见一片粉红的芙蓉花丛中,美人睡眠正酣,长长的睫毛轻轻地抖动着,晶莹的肌肤如雪,阳光穿过身旁大树枝叶的缝隙,笼罩着那巴掌大的小脸,像是飞落了凡间的仙子般令人迷醉,连那小巧的耳坠旁细小的绒毛也被染上了浅浅的一片金色。

言清丝毫不觉有人靠近,只觉得有只讨厌的小虫在耳边飞来飞去,烦躁地用小手胡乱扇了扇,翻了个身又继续睡去。

“小虫”似乎还没被扇走,又开始在言清的脸庞飞来飞去,扰得言清终于烦不胜烦,蓦地睁开眼正要跳坐起来,猛地被眼前一张放大的脸吓了一跳,又砰地一声躺在软榻上,拉开了些许距离,终于看清了那一直扰人清梦的“小虫”,是一张男人的脸。

浓密英挺的双眉,一双凤眼目光深邃,棱角分明的的轮廓,一双不薄不厚的唇此刻正抿着一丝浅浅的笑意。这男人长得不错,言清欣赏了片刻后,在心里下了结论。

“朕安排的飞花殿,公主可还满意?”美男发话了,声音带着让人蛊惑的一丝低沉,甚是好听。

言清这时总算完全清醒了过来,入眼一片尊贵的明黄色,眨眨还带着一丝惺忪的大眼睛,懊恼地讪讪笑道:“皇上精心安排的,当然满意了。”

似乎听出了她语中的懊恼,独孤晔俊脸上的笑意更深,又靠近了几分,温热的呼吸喷在言清的脸上,一阵痒痒。可恶的“小虫”!

“公主睡得可好?”独孤晔几乎整个身子都靠近了言清,身上的龙涎香气将言清整个人包裹了起来。

“好,好!”言清终于受不了两人亲密的距离,用力一把将他推开,跳下软榻。还没站稳,手腕蓦地被人抓住,用力一带,就扑进了那一袭明黄中。

言清方才被人吵醒已是不快,现在不禁感觉有些恼怒。“皇上日理万机,怎会有空过来戏弄我呢?”

带了怒色的花容深深印入独孤晔深邃的眼眸,猛一反手,将她抱得更紧。“纵是日理万机,来看一眼朕的未来皇后,总是有时间的。”

“现在皇上看完了,可以继续回去日理万机了?”

独孤晔看着她,许久,没有答话。狭长深邃的一双凤眸里,倒映出面前的少女倾城的脸孔。这张脸孔,仿佛十几年前便看过,如此熟悉,让人万般不解。

“你的父亲,是上元丞相言定?”没有回答言清的话,独孤晔却问出一句天下人皆知道答案的问题。

言清一笑,眼中带着几分讥讽。“和亲的诏书,难道皇上没有看过吗?”

“你,很像一个人。”又是一句牛头不对马嘴。

言清翻了个白眼,最近翻白眼像成了习惯似的,她真的不怀疑自己再这么下去,会把翻白眼变成一种“病”。

“我问你吃饭没,你回答我沐浴过了,我觉得我跟你真是谈不下去了。”她用力一把推开他,转身向殿内走去。

香软的触感突地离开,独孤晔怔了一怔,揽过她细致腰身的手上,似乎还残留着少女身段柔软的触感。挑了挑眉,双手背在身后,也走进殿内。一众宫人连忙跟上。

“千锦呢?”殿内不见千锦,言清随口向候在一旁的宫女问道。

“回公主殿下,方才皇裳司遣人过来,说是明日大典需要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千锦姑娘见公主正在午睡,便随皇裳司的人去了。”

“去了多久了?”

“约莫一个时辰了。”

言清“哦”了一声,心中暗暗懊恼,早不走晚不走,偏偏这么棘手的时候千锦不在,这么个烦人的皇上,可怎么对付才好。

“皇上,你可知我一天要吃五顿饭?”很有意思的开头。

“那便吃。”堂堂皇帝养一个人还是养得起的。

“我整天游手好闲,不务正业。”这是事实。

“皇后之尊本就不需要做些什么活。”

“我举止粗鲁,爱惹是生非。”

“好好调教几日便好。”

“我……好吧。”对话结束。

独孤晔坐在主位上,慢悠悠地捧起金玉茶盏品了一口,见言清气鼓鼓着一张俏脸,忍不住就要笑,强忍了下去,顿了一下。“明日就是册后大典,公主殿下可准备好了?”

“我本来就没打算要做什么准备,也不知道要做什么准备。”言清看也不看他。

“哦?那朕遣几个老嬷嬷来,教与公主,可好?”

“不好。”言清猛地转头看他,半晌,美眸中灵光一闪,原本气呼呼鼓囊囊的一张脸,瞬间向变脸一样,扬起一抹“万事好商量”的笑。“我说,尊贵的皇帝陛下,天下千万女子德才兼备,偏偏小女子要才无才,要德无德,怎担得起这尊贵之位?”

“哦?那依公主之见,这可如何是好?”独孤晔玩味地挑一挑眉,笑着问道。

言清的语气顿时轻快起来,笑意更加明亮。“这就好办了,与其让天下人耻笑泱泱大国的皇后如此德才皆失,皇上倒不如在这册后大典还未举行,另择佳人。”

“你不想当朕的皇后?”俊脸神色一冷,语气淡了几分。

“倒不是我不想,是我实在担不起这么尊贵的位置,我觉得我的提议非常不错,不知皇上意下如何?”

“不怎么样。”

一句淡淡的话堵得言清一脸笑意又像变脸一样缩了回去,独孤晔又品了一口香茗,起身向殿外走去。

“今夜戍时朕要在朝音殿宴请各国来使,就不再过来了。你好好准备一下明日的册后大典,朕‘日理万机’去了。”

好吧,你快走吧,最好永远不要回来,一计不成,还有很多计。言清看着那抹明黄身影就要走出殿外,心里暗自打起了小九九。

“别想着逃走,明日就是册后大典,守卫森严。”

一句话又被人挑明了心中小九九的言清正要捧起茶盏品一口香茗,冷不防独孤晔又来了一句,正要吞下肚的茶水顿时呛了她一口,连连咳嗽,惊得宫人连忙上前安抚。

独孤晔又笑了,明朗的笑意比初秋的艳阳还要和煦。

题外话:

清儿现在还是个活泼天真的姑娘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