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乱红尘之凤啸九天

密道中的秘密

乱红尘之凤啸九天 翻滚的圆球 2006 2013-06-09 13:00:40

  在黑暗中等了片刻,眼睛渐渐适应了黑暗,说这是一口井,不如说是密道,并不宽敞,到了密道底部才发现比阶梯宽敞多了,可以说得上是一个小房间,很安静,静得可以听见自己的呼吸声。

言清看看了周围,不远处有个莫名的事物,正发出一丝微弱的光线,观察了一番确定没什么危险后,她小心地像那事物走去,只见一个不大的锦盒打开着,中间放着一颗夜明珠,难怪在这封密的黑暗里还能看清周围,原来是这夜明珠的光亮。

这密道似乎已经许久没人进来过,夜明珠上蒙着一层薄薄的灰尘,将灰尘擦干净,光线立刻明亮了许多,虽然比起烛火来仍是有些微弱,但已经足够了。言清举着夜明珠,借着那光亮仔细看了看周围,四周陈设很简单,除了那摆放锦盒的木桌外,再无他物,左边有个类似通道的入口,朝里望去漆黑一片。

言清心神一凛,深深呼吸了一口,抬起脚步小心翼翼地向通道走去。黑暗太深,夜明珠的光亮只能看清身前一个人的,言清只能每走一步都加倍小心。不知不觉地走出一段距离,一路上很通畅,连只小虫都没有,照了照脚下,一路走过来,因为有灰尘,每一步都在地上留下了浅浅的脚印。

言清又往前走了几步,赫然出现了一个转弯,拐过弯口,又走了片刻,突然一阵细碎的声音传来,越往前走,声音越清晰,言清呼吸一滞,停住脚步凝神听着。

有人在说话,声音似乎是从右上方传来,细碎地听不真切,言清忙向墙壁上靠去,将耳朵贴在墙壁上,声音立即清晰了起来。

“你当真做决定了?可知若你真的走了这一步,我们的计划可能会增加不少不必要的障碍。”一个听起来有些许沧桑的低沉嗓音缓缓说道,语气中带了些许不满,隐隐含着戾气。

许久无人回答,正当言清疑问之际,突然想起的一道声音让她不由得一怔。

“我自有我的打算,你何必多虑?况且这个时候,你本不应该出现在朕的龙章宫。”那人答道,声音低沉而蛊惑,像极了独孤晔!

龙章宫,是独孤晔的寝殿,他现在不是应该在朝音殿款宴使臣吗?怎么会出现在龙章宫?这密道如此隐秘,想不到竟直通到独孤晔寝宫之下,是谁人所挖?为的又是什么?

百般疑惑涌上心头,不等言清细想,沧桑的声音哼了一声。“听说那女子容貌极像十年前的那个人,你可想好了?这当中的……”

“我说我自有打算,自然不会影响到我们的事情。”不等那人说完,独孤晔便一口打断了他,稍后语气稍微缓和,带了一丝安抚之意。“至于这位芙颜公主,即使做了朕的皇后,也只是有名无实而已,你又何必过早忧虑。”

听到两人的对话提及自己,言清不由得咬了一下唇,眉间微蹙。听了独孤晔这么说,那人也不打算再纠结这个问题,沉默片刻后话锋一转。“明日就是你的册后大典,今夜似乎平静得有点奇怪,你可做好了万全之策?”

“一切都准备妥当,若她真是与十年前那人有关联,今夜必有动静。”

独孤晔的话音落后,随着的是一阵轻微的骚动,似乎又多了人说话,但轻得让言清聚精会神倾听也听不清楚到底是什么,紧接着又是一阵脚步声,带着一些急促,然后四周回归一片宁静。

言清轻吐了一口气,举起手中的夜明珠继续向前走去,没过多久,前方又出现了一道阶梯,直通向上。攀上阶梯,顶部还是一个石板井盖,言清推开井盖挪在一边,翻身轻跃出来。

仍是御花园,不远处的几座宫殿一片灯火通明,却看不见巡逻的侍卫队,轻风吹来,隐隐有纷乱的脚步声传来,是西南方向。

出了什么事了?言清心中疑问,忙疾步向西南方向走去,远远地看见一队队的侍卫队正从各个方向奔来,都朝着西南方向疾步而去。言清面色一凛,难道瑾笙出事了?想到此处,她不由得也加快了脚步。

“站住!什么人?”一声大喝从身后传来。

言清心一惊,很快又镇定下来,转过身去,是一队侍卫队,心思一转忙低下头惊恐地答道:“回大人,奴才是飞花殿的小桂子,奉芙颜公主之命来给皇上带话。”

为首的侍卫队长上下打量了面前的‘小太监’,见‘他’一身太监服,身形瘦小,低头哈腰一副被吓到的模样,看了几眼看不出什么端倪,又问:“此时已是夜深,有什么话非要今夜带?”

“这奴才就不知了,公主只给了奴才一个香包,说是家乡的风俗,大婚前夜要赠与夫君香包,以示百年和美。今夜皇上不得空去飞花殿,公主便遣了奴才给皇上送去。”言清一边说着,一边从袖中摸出一个粉红色的香包,诚惶诚恐地递过去。幸好自己一时兴起,换衣的时候未将香包放下,这时倒起了大作用。

侍卫队长接过香包,捏了一捏,又闻了一下,确定是普通的香包后才递还给言清。“方才有刺客闯入,此时皇上已去了太和门。”

太和门!言清才松了一口气,听到这句话藏在袖中的手紧握了一下又松开。“这……这可怎么办啊?要是香包送不到皇上手中,回去奴才是要挨罚的啊,这位大人您行个好,帮帮奴才吧!”一边说着,从袖中摸出一锭银子塞到那队长手中。

侍卫队长将银子揣入袖中,呵呵笑着拍了拍言清纤瘦的肩膀。“这倒不是难事,我们正要去太和门去,你就随我们一道去吧!”罢了往前走了两步,又道:“可跟紧了,这夜里进了刺客,出了什么差池我可保不了你!”

“是,是!”言清忙连连点头,跟上侍卫队的脚步,向着太和门方向疾步而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