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乱红尘之凤啸九天

脱胎换骨 ②

乱红尘之凤啸九天 翻滚的圆球 2402 2013-06-09 13:00:40

  她不去问瑾笙背后的事情,也不问关于瑾门的事情,瑾笙周身萦绕的一身尊贵之气,只昭显着他并不是普通人,可瑾笙三番四次救她,她心里感激之余总有淡淡的疑问。她只是上元丞相的一个小小庶出之女,娘亲死后自己更不受宠,在韦岐山上也无大成,她不知道自己身上到底有着什么,值得瑾笙三番四次救她。

早在蓝烟的萧霓裳的事情之后,她就懂得了,世事皆苦,有时候装糊涂未必不就是一种境界,所以该装糊涂的时候她也装得很欢快。

一壶酒喝完,言清随着方木莲回东苑,在东苑门前,瑾笙突然叫住了她。方木莲是个聪慧的女子,只轻轻向瑾笙福了福身。

“木莲先行回去歇息了。”

“莲姑娘今日累了,好生休息。”瑾笙冲她淡淡地点点头,再不多说一句。方木莲美眸一暗,便进了东苑。看着洁白的美人身影消失,言清才一脸哀怨地转头看向瑾笙,好像被冷待的人是她一样。

“我说瑾笙公子,怜香惜玉懂不懂?对美人能不能多一点笑容?瞧着莲姑娘那神情,你不心疼我都心疼了。”言清对瑾笙的态度极为不满,真是不懂怜香惜玉的家伙,这样的大美人别说是贵胄人家,哪怕就是在皇宫里,怕也是会被捧在心尖上呵护的宝贝,只在这家伙面前,怕是还比不上一块木头来得矜贵。

浅红和浅绿见主子谈话,微微福了福身,向后退去。言清又是一阵感叹,聪慧啊聪慧啊,瑾笙这家伙何德何能啊,被美人恋慕着,连丫鬟都这么聪慧伶俐。

“我本就不能给她所想要的东西,又何必平白给别人添了希望。”瑾笙笑笑,言清回神,认真想了想,似乎觉得挺有道理,不由得对瑾笙多看了两眼。

这瑾笙虽然偶尔无赖了一点,但也不失是个好男人,起码不会见色起心,而且容貌俊朗,气质不凡,武功还十分了得。不由得想起刚到宁都时遇见的那个冀王爷家的世子,不禁打了个寒颤,这么一对比,瑾笙真是好多了,怕只怕这莲姑娘的小心肝真要被伤了,伤了美人心,真是造孽啊。

气氛沉默得有点怪异,言清心里的小九九转了转,开口尝试打破这片沉默。“那个,还没谢你,救了我那么多次。”

“那么,你想要以身相许吗?”

好,言清决定推翻刚刚才从自己心里翻过去的一番言论,无赖,这是无赖,别人都被他的外表骗了,自己可不能再上他的当。白了他一眼,跳上一块大石头上蹲下,又顺手拔了一根小草,把其中一端咬在嘴里,她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现在这个模样其实也和流氓差不多。

“把美人打发走了,有什么事啊?你不知道吃饱喝足了最适合的事情就是睡觉吗?”

瑾笙伸手把她嘴里嚼得正起劲的小草扯下,又拔了几根,在手上捣鼓起来,一边捣鼓一边道:“一个月后上元国要举行武林大会。”

武林大会?言清两眼放光。

“三年一度的武林大会,到时各路豪杰都会到上元国,,胜出大赛的人将会得到圣血珠。”

“圣血珠?那是什么?”

“以一百只凤凰的精血喂养而成,传承了百年,十年前失踪,听说又被找到了,被上元端承帝赐作为武林大会胜出人的奖品。圣血珠乃丹元极品,天下只有一颗,练武之人服了,可增进十年的功力。”

啧啧啧!天下只有一颗的极品,上元国那个萧穆这么大方,看不出来啊。想想自己好像也没见过他,看不出来是正常的。只这圣血珠听起来可像是个极品,眼珠子滴溜溜一转,小手摆摆。

“跟我说干嘛?和我又没什么关系……”小手摆得很欢。

“你体内的玉心诀只是镇了下去,这种心法极其霸道,现在的你暂时还不能顺利操控,说不定哪天突然爆发起来,你会暴血而亡,别说是妙手医仙欧阳阅,就是大罗神仙都救不了你,有了圣血珠就可以将你的玉心诀本元完全稳固下来。”

这算不算是赤/裸/裸的恐吓?不过真是被吓住了,言清很认真地想了一下自己暴血而亡的样子,不由得吞了吞口水,心底小魔鬼的磨刀霍霍顿时转了个方向,对准了上元国。

……

接下来整整一个月,言清开始了漫长的恢复过程,除了每日必须的药浴,欧阳阅还经常给她调配颜色很吓人味道很奇怪的汤药,每当言清看到那些黑糊糊状的汤药忍不住皱眉、拒绝、抗议的时候,欧阳阅就捧着心口捏着袖子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控诉她的不知珍惜,哀嚎自己的宝贝药材“死”得不值之类的,等言清终于受不了“怨妇医仙”的呼天抢地,英勇地把那些汤药喝得碗底朝天后,他又屁颠屁颠红光焕发地出门喝酒去了,于是言清终于理解了瑾最为什么总是愤愤不平地称他为老东西,然后瑾最作出一脸理解状,很同情地拍拍言清的肩膀,老气横秋地摇摇头。

瑾沉和瑾玉平时话不多,平日里也几乎没有什么面部表情,冷,比瑾笙还冷,对于言清的遭遇也没发表什么意见,只有瑾沉曾经瞟了苦着一张小脸的言清一眼,说了一句:“其实你很幸运。”

幸运吗?言清侧头很认真地想了想,没想出个所以然来。不过多亏了这些汤药,就连言清自己也感觉到了身体的变化,这种感觉很奇妙,像突然换了一个身体一样,经脉通畅,气血平和,能感觉到的内力逐渐浑厚,运转自如,尝试着重新练起凌波诀,不出几天竟恢复到了武功被废之前的境界,甚至更进了一步。

在这段时间里,言清也逐渐了解了一些关于瑾缘山庄的事情。瑾门起源于三百年前,与霄绝门擅长星象和心法修炼不同,瑾门世代以精通机关布阵之术闻名,但瑾门中人行踪隐秘,几乎无人见过,更不知道这传说中的瑾缘山庄究竟在哪里。若说两者有共同点,大概就是霄绝门和瑾门中人武功都极高。

让言情想不明白的是,既然瑾门向来行踪隐秘,瑾笙和瑾箫当日潜入言府和后来潜入大翰皇城是为了什么。想想也就过了,言清本就没打算多问,与瑾笙相处时日久了,她越来越发现瑾笙的神秘,他不仅武功奇高,还时时散发出一种无法掩盖的王者之气,尤其在处理一些言清不知道的事情时,这种气息更甚。这种莫名的气息却没有让她觉得不安,对她来说,瑾笙并不危险。

山庄里也并不是没有随从丫鬟,只是山庄很大,一般除了像浅红和浅绿这样的随侍丫鬟外,大多数人都在山庄各处忙碌,山庄里就连米也是自己亲手种的,可以想象,并且所有作为随侍的丫鬟和随从,都有着相当不错的武功底子。起初言清还很惊讶,但随着了解愈深,久而久之也见怪不怪了。

日子就在这一天天的训练和恢复过程中慢慢流逝,当秋意愈渐深沉时,武林大会举办之期也如期而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