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乱红尘之凤啸九天

月娘②

乱红尘之凤啸九天 翻滚的圆球 1856 2013-06-09 13:00:40

  众人愕然,看着那断落的刀刃都傻了眼,这大刀打造非常厚实,通体寒意凌然,乃是用在寒水中浸泡三月的生铁铸炼而成,异常沉重,普通人得两个人才能抱得稳,就这么莫名其妙地断了。刀疤壮汉望了望自己手上光秃秃的刀柄勃然大怒,他双手青筋尽突,紧握着刀柄怒睁着眼,转身对身后一吼:“哪个不怕死的敢来惹我‘草上猛’王彪?”

清亮的声音从人群后淡淡传出,像是刚做了一件与喝了杯茶般平常的事情,平稳得听不出一丝起伏,。“是我,又如何?”

众人纷纷让开一条路,只见一辆由两匹骏马拉着的白色锦丝车辇由一名青衣男子驾着慢慢上前来,走到悦容酒栈门前,青衣男子看也不看看旁人一眼,一拉缰绳让马车停下,随即恭立在一旁,似是在等车辇中人发话。

刀疤壮汉见此更怒,这种被人轻视的感觉让他非常窝火,脸上的刀疤因为怒火而面容扭曲,使他本就狰狞的面相显得更加凶狠,蓦地抽出身旁一人腰间的剑,在众人还未反应过来,就向轿中狠狠刺去。

“铮——”又是一声铮然的琴声,清亮地回荡在众人耳边,轻风微微卷起轿帘,一道白色的风刃从掀起的轿帘一角飞出,刚劲的力道在空中带出咻的呼啸声,直扑向刀疤壮汉的面门,就在众人以为壮汉脸上又要添新疤的时候,风刃忽地向上飘了飘,飘向壮汉的额头,顷刻间风刃消失处,额头上一横伤口出现,缓缓流出血来。

众人愣了,刀疤壮汉也愣了,持剑的手还僵在半空,不可置信地圆睁着眼,慢慢伸手摸上自己的额头,摸到一手的鲜血。这时他才意识到,马车中的人绝对在自己的武功之上不止多少倍,这会转弯的风刃,实在太怪异了!再也不敢造次,见众人纷纷看着自己的额头议论纷纷,恼羞成怒。

“谁也不准说话,小心我王彪把他舌头割下来!”

害怕王彪迁怒于自己,众人刹时噤声,王彪狠狠盯了马车一眼,从地上拾起断成两截的刀刃,灰溜溜地走了。

待王彪走后,众人的目光纷纷看向马车议论纷纷,都在猜测轿中人到底是谁。青衣男子凑近马车和轿中人交谈了几句,掀起轿帘。围观的人们纷纷伸长了脖子。

锦丝轿撵掀起,一个年轻男子下得轿来,一身月白锦袍,身形瘦削,高挽的发髻上简单别着一支碧玉簪,将白皙的脸庞衬托得如玉无瑕,一双比寻常女子还要好看数倍的双眼晶亮如星,嘴唇娇艳欲滴。人群中有人不禁低呼出声,这男子若生为女子,定是倾国倾城的绝美姿容。

年轻男子怀中抱着一把木琴,看起来样式很普通,实在让人很难将刚才的白色音刃和这把普通的木琴联想在一起。将手中的木琴交给青衣男子抱着,年轻男子娇艳的双唇抿了一丝浅笑,向正笑意吟吟的月娘走去。

“瑾言来迟一步,让月娘差点受累,瑾言真是罪过。”年轻男子声音清亮,如出谷黄鹂般婉转清脆,双手抱拳向月娘作揖,随后看看身边的青衣男子。“这是瑾沉。”

那俊俏绝美的姿容,配上这清亮的嗓音,若不是着一身男装,举止翩翩亦毫无一丝女儿之态,众人实在不敢相信这是一名男子,还有胆大的人偷偷瞄了一眼他的胸脯,发现其中平平,才敢相信。

站在身边的青衣男子也向月娘点了点头,表示见过了,瑾言见他木着一张脸没有表情,不禁一头黑线直窜脑门。这家伙和瑾笙真是半斤八两,一个美人在前熟视无睹,一个是完全话不多又像木头,跟久了瑾笙真是没什么好事,只好讪讪地又向月娘笑了笑表示歉意。

月娘状似惋惜地轻叹一声,摇着手中的蒲扇,媚眼一抛。“公子无须歉疚,在小店住上个一年半载的,让月娘赚点小钱养养身子定定惊就好了。”

身后的燕儿刚从刚才的愤怒中回过神来,正好奇地打量着二人,一听自家老板娘这么一说,扑哧一声忍不住笑出声来,见月娘眼神抛向自己,忙涨红了一张小脸低下头。

“没规矩的丫头。”月娘白她一眼,却没有半点责怪的意思,脸上眼底一片笑意。

瑾言哈哈一笑,眼神看向燕儿。“倒是个有趣的丫头。”

燕儿偷偷用眼角去看瑾言,刚才的一幕已让她惊讶不已,如今见瑾言一身风度翩翩,俊朗如仙,一张小脸羞得更红。

“公子不责怪便好,厢房已经让人收拾干净了,公子远道而来一路辛苦。”月娘的蒲扇摇得不紧不慢。“燕儿,还不带公子到厢房去?”

“是。”

燕儿忙带着瑾言朝二楼厢房走去,一路用余光偷偷瞄着瑾言。瑾言感觉到了她的目光,迎上她的目光咧嘴一笑,慌得燕儿脚步一乱差点摔倒,瑾言忙一把扶住她,结果燕儿更惊,火烧屁股似的把二人带到二楼厢房,丢下一句“瑾沉公子的房间在旁边”,就风卷似的不见了人。

瑾言啧啧啧地看着燕儿急走的背影,状似无奈又似忏悔地摇了摇头。“人长得太好看真是罪过啊。”

“你又造孽了。”瑾沉面无表情地看她一眼,将她的木琴放在桌上,就头也不回地出门向自己的厢房走去,留下瑾言一个人在房中对着他的背景举着抹脖子的姿势做鬼脸。

题外话:

完全没难度,这个帅男就是言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