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两夫争妻 女人,我才是你的未婚夫

第五章

  第五章

三天后。

令人期待的百花宴就在众男儿的祈祷下来到了。

百花宴,顾名思义,会有很多花,虽说百花宴是在御花园举办的会有很多花是必须滴,但此花非彼花也,众位客官心里都应该清楚的吧。为什么说是在众男儿的祈祷下来到的呢,还不是因为长孙颜的太傅无意中听到无聊的在伤春悲秋的长孙颜念叨:“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

游丝软系飘春榭,落絮轻沾扑绣帘。

闺中女儿惜春暮,愁绪满怀无释处。

手把花锄出绣帘,忍踏落花来复去。

柳丝榆荚自芳菲,不管桃飘与李飞;桃李明年能再发,明年闺中知有谁?

三月香巢已垒成,梁间燕子太无情!

明年花发虽可啄,却不道人去梁空巢也倾。

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明媚鲜妍能几时,一朝漂泊难寻觅。

花开易见落难寻,阶前愁杀葬花人,独倚花锄泪暗洒,洒上空枝见血痕。

杜鹃无语正黄昏,荷锄归去掩重门;青灯照壁人初睡,冷雨敲窗被未温。

怪奴底事倍伤神?半为怜春半恼春。

怜春忽至恼忽去,至又无言去不闻。

昨宵庭外悲歌发,知是花魂与鸟魂?

花魂鸟魂总难留,鸟自无言花自羞;愿侬此日生双翼,随花飞到天尽头。

天尽头,何处有香丘?

未若锦囊收艳骨,一抔净土掩风流。

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

尔今死去侬收葬,未卜侬身何日丧?

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

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正感叹着的长孙颜哪想到她一时心血来潮的念叨会被太傅听了去,还出去大肆宣扬。于是乎,咱们的长孙颜在第二天出宫游玩时被人当猴看,咳!错了,是当神看。你想想,一个三岁痴傻的人有朝一日突然醒了竟然能作出如此妙的词,怎么不让人膜拜。没办法,谁让曹雪芹把这《葬花吟》写的太好了呢,随便写写不就好了。可是随便写写会被传颂么,不被传颂你又能会背么。切,傻孩子。

话说回来,这百花宴还真不是好参加的呃,为什么呢,你看,那什么什么家的公子,我靠,你是眼睛坏了么,眨得那么快干嘛!那谁谁谁家的侄子,拜托你不要一直偷瞄我ok?偷瞄也就算了,还这么不小心,被我抓到了吧。很顺利成章的那谁谁谁家的侄子脸上出现了高原红。还有,这么多的美男怎么都不知道含蓄啊,这么明目张胆的送秋天的菠菜给我。额滴个小心肝肝吖。。。

突然一声皇上驾到立马让众人安静下来。

“参见皇上,武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平身吧。”

“谢皇上。”

“大家不要拘束,自在点,就当朕不在。”

丞相木心立马接口:“皇上说笑了,臣有一提议,今天这百花宴,就让这些晚辈每人表演一个节目,皇上您看可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