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两夫争妻 女人,我才是你的未婚夫

第七章

  第七章

长孙雨和皇甫钰更是骄傲的不行,这是他们的孩儿啊。

众男儿更是眼光灼灼的盯着长孙颜,天人啊,就只是淡淡的站在那,就让他们有一瞬间的自惭形秽,不过也就一瞬间,现在他们都在想方设法的让公主主意到自己,最好能对自己一见钟情,还好自己有在家准备,等下一定要拿出最好的自己,希望能吸引她的主意吧。

长孙颜看到众男子的透着爱慕的眼光,不由一阵恶寒,不就一首歌么,不必这样吧。瞥了一眼众人,不瞥不要紧,这一瞥竟让她怔住了。玉面朱唇,真乃俊逸绝尘。风神秀异,说不出的丰神俊朗。一身紫衣难掩风骨。眼睛澄澈深邃。只一眼,就让她沦陷了。

云汐尘也在看她,他早就认出她是那个湖上唱歌的女子。再仔细看她,一头靓丽的长发如银河落九天般倾泻下来,柔顺的柳眉,一双丽目流盼妩媚,娇俏的琼鼻,粉腮含羞,点绛般的唇,不施脂粉的瓜子脸,吹弹可破的肌肤如霜如雪,身姿诱人,清丽无邪。十六年没动过的心此刻扑通扑通直跳,感觉就要跳出来了,轻轻抬起手按着胸口,好像闻到春天的气息了呢。

长孙颜看到云汐尘按着胸口,脸蓦地红了。因为众男儿都是和自己母亲坐在一起,而长孙颜又是太女怎会不认识朝中重臣,所以长孙颜知道他是大将军云莫的儿子,而云莫只有一个儿子云汐尘和一个女儿云汐静,如此,此子定是云汐尘。连名字都是这么好听。长孙颜彻底沦陷了。

而此刻正看着长孙颜的木云寒把一切都收入眼底,她喜欢汐尘么,汐尘是自己的好朋友,如果是他,他会祝福他们的,可是心为什么那么难过,好闷。公主,我才是你的未婚夫啊,为什么你都不看我一眼我并不比汐尘差啊。他完全忘了婚约是自己解除的了。

“皇上,云寒献丑了,云寒能拿得出手的只有书画,希望公主指点一二。”语毕,木云寒默默走到台上,在早已准备好的纸上慢慢勾勒着。

木心在听到木云寒说要画画时愣了一下,她以为他会弹琴呢,不过想想也是,公主的琴技那么好,有怎会被云寒的琴声吸引,画画也好自家儿子可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啊。

不多会儿,木云寒停下笔,侍人上前把画轻轻抬起来,一幅百鸟朝凤图跃然于上。

“好,好一幅百鸟朝凤图。云寒好手艺啊。”最先叫好的是女皇。旁边的凤后一听有人夸木云寒立马不高兴了。他记得皇儿前两天给他画过一幅画,那才是鬼斧天工呢。

“皇儿,既然木公子诚心请教,你就也画一幅给大家看看吧。”终于,皇甫钰还是没忍住说了出来。

长孙颜额头低落N条横线,老爹啊老爹,您能不得瑟么,不就给你画过一幅素描肖像么。

默默走上台,拿起皇甫钰早已让人准备好的炭笔慢慢勾勒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