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那些年,我上过的男人

我们在恋爱

那些年,我上过的男人 出镜入境 2870 2013-08-16 10:26:40

  后来,我和精英男就在附近的一个不大不大的西餐厅里一起用膳,并在愉快的气氛中交换了双方的意见,同时还向双方的父母问好,并表示将进行进一步的沟通和切磋。

对于付账这件事情,精英男很有大男子气概,说本姑娘请客,就一定是本姑娘请客,丝毫没有异议,非常谦逊的等我结完帐以后,又让服务员开了一张发票,并且非常专业的用一枚1元硬币刮开了开奖区,然后比较失望的把发票还给了我。

这么细致入微,做事一丝不挂的男人,真不多见,为什么说一丝不挂了,因为我看完他这一套熟悉的动作之后,旁边的服务员和她的小伙伴都惊呆了,所以我的脸也挂不住了。

挂不住归挂不住,他陪我溜达回我家楼下的时候,习惯性又看了看我的背带裤的两个扣子之间,我觉着他的瞳孔突然放大1,不是10倍,当然,我是深深领会了欲擒故纵的要诀,在谢绝了他再三邀请我去紫金山顶看月光的好意后,他开着他的红车车走了,带着遗憾还有不甘。

其实本姑娘绝对不是矜持,是,刚才俺吃饭的时候,突然发现,大姨妈造访了。

大姨妈来了,不过我妈也没有去二姨妈家,而是在家得瑟的把精英男带来的即将到期的瓶瓶罐罐里的水果罐头都开开以后,做了一大锅的水果羹,她是一个非常会生活的老娘们,经常偷着用我的面膜,而且还一边做面膜,一边拿我的IPAD打小鸟或者找你妹,我后来无法忍受她每次都把我的记录给误删的借口,其实她和我一样都是一个不服输的人,绝对不能容忍自己的分数屈居第二。

我妈后来也和我推诚布公的,在一遍又一遍的交代小声说话之后,我妈和我达成共识,先见家长,见了家长以后,再决定双边关系的进一步发展和巩固。

俺的非工伤性工伤痊愈之后,我带着无比欢快的皎洁的目光和稍微还有一点跛的脚步开始了我的朝九晚五的工作。

老板还是一如既往的开始骂人,我对面的死党姐妹还是没事在哪里摇手机,而那个自称是王小贱的被老婆无数次实验了指甲油的颜色的王网管在见到我之后,第一句就是,哎呀,姐,你面带桃花啊,这花开的还很灿烂,作为一个姿势的势利男人,他这是鄙视我和歧视我,于是我故意靠着他的肩膀,对他耳边哈着气说,老娘再没有桃花,也不给你这个贱人出轨的机会。

王网管的老婆,不,是女朋友号称是王网管从超市里捡来的,因为王网管是一个很认真的人,当时他在超市买东西,看到前面一个女人掉了一个白色的小纸包,于是他捡起来还给了那个女人,女人当时脸就红到脖子下面了,为什么是脖子下面了,这是王网管在我们中午食堂里喷着饭跟我们说的,我们没有深究,男人嘛,大家懂得。

后来,我对面的死党姐妹也去超市丢东西,当然了,人家用过的方法她不能再用了,太老土了,带下本钱,她就把自己的装了照片和名片还有100多块钱的钱包给故意落在一个帅哥的脚边。

后来,她钱包丢了。

我中午吃饭的时候给我的死党姐妹看了精英男的照片,给她看完以后,我突然脑门子后面一个激灵,我滴神,我居然忘记了沟男宝典里最大的死招,就是小心你的闺蜜抢走你的男人。

不过,好像我的死党眼中的那道菜不是儒雅风度的精英男,她有两个极端,也不是极端啦,就是喜欢同时和两个男人交往,一个是涉世不深,姐姐长姐姐短的没有断奶的那种羞射男,一个是腰缠万贯,大肚翩翩,出手豪爽的大叔[请男人记住,要是一个女人说她喜欢大叔,你应该知道,大叔=有钱的大叔]。

我的死党每周都花时间在这两种角色之中,嗯,对的,是角色,不是人物,也就是说,她业余时间交往的男人不仅仅限制在两人之内,哦,卖糕的,我怎么这么8,如果让她半夜上来看到我在这里这样写。

她会不会出来爆料,我去楼层男厕所把人家轰出来的事情,或者她说出来,我们两人去吃串串香,一结帐,我的签子居然是120串的糗事了?

死党居然很不给力的和俺妈保持了一致,你啊,照照镜子吧,你怎么能配上这个男人了?

我当时就生气了,一口气喝完了免费的紫菜蛋汤,然后又去汤锅里打了一碗,就站在哪里咕咚咕咚又喝完了一碗之后,也不管旁边目瞪口呆的其他同事,昂着脖子就走了出去。

老娘就不信邪,不拿下精英男,我以后夜里绝对不起来偷吃冰箱里的东西。

我和精英男是选择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见的他父母,场所是汉中路上的一个医院,做为一个非典型高帅富,他让我看到了一个足够孝顺的儿子的一面,在他吃完病榻上的母亲给他削完的苹果之后,非常温雅的擦擦嘴角的苹果屑,然后丢下我和他的母亲,去走廊抽烟去了。

他的母亲是一个真正的高知,我一见到就有见到小学时候的教导主任的感觉,而且还是翻墙被抓住以后站在教导主任面前的感觉,他的母亲很缓慢的问了我的家庭情况,并且又非常详细的询问了我的父母的健康状况之后,颇为满意的点了点头。

艾玛,过了,过了,这比在路考2次不过之后,终于考官被你的眼泪和鼻涕感动之后不情愿的告诉你通过之后的喜悦还要喜悦。

因为,精英男说了,只要他妈同意,他爸就同意,他爸同意,他肯定和我在一起。

从我们认识到第22天的时候,我陪他看了5次父母,当然都是在医院里,给他买了2次衣服,我们一起看了2次电影,吃了19次饭,当然每次都是我付钱之后,他决定邀请我去他家,一是正式的确定我们彼此的关系,二是,嗯哼,被拿下,或者拿下他。

当然,我们都是有文化的人,这点我们都是在眼神和肢体动作中交流的,就好像他假装睡着了躺在我怀里一样,当然,我不能戳破他,为什么能从副驾驶就这样横着倒过来了,为什么每次都是老娘开车的时候了,为什么?

哦,没有为什么,因为没有为什么,就是为了那什么。

如果我这个时候还在矜持的话,实话说,这就不是我了,我已经憋了很多天了,因为,因为如果再不拿下,鸭子真要飞了。

我们两在他的两居室的房子里完成了大汗淋漓的完美的一次,过程了,怎么说,没有啥好回味的,前半截很激情,灰常激烈,例如我抓破了他的后背,他撕坏了我的袜子,可是后半截,我就闭上眼睛跟木头一样,为什么?因为床头分明挂着他和他前妻的结婚照,那个女人稍微比我漂亮一点点,我是一个很谦虚的人,请相信我说这句话时,我是谦虚;我感觉她就用直勾勾的眼神一直盯着我和她的前夫,好不自在。

对了,由于我精准的计算和完美的大姨妈软件,我没有让他采取任何安全措施,因为我对面的大姐,是的不是我对面的死党,告诉我,男人最在乎第一次和他的女人没有隔阂的接触。

不过精英男还是一个灰常负责的男人,人家在关键时刻,居然能体外结束。

在我收拾残局的时候,听到外面的铁门传来开钥匙的声音,奇怪了,他的父母不是在医院嘛?

我摇了摇旁边半睡的精英男,他一听到我说有人,当时就惊呆了,她怎么就回来了?

我一边麻溜的穿好衣服,一边问他,谁啊?

哦,我前妻。

评书里经常会说,一炷香的功夫,或者说说时迟那时快,我这时间怎么形容了,在我扣好BRA的扣子之后,他的前妻已经进入了房间。

嗯,这事有点大了,我是以现女友的身份斥责她出去了,还是让我身边的精英男人发飙了?

不过这些都是我在那个女人走了之后才思考的,因为那一刻我分明有一种被捉奸在床的赶脚。

她的前妻看了看我,很义正言辞的说,没事,我就是回来拿我的东西,你也不说一声家里有客人!

说着非常熟悉的从我旁边的床头柜里拿出来一个小包包,关上了房门,然后又轻轻地带上房门,小声的说,

那谁,我们手续还么有办完哦,目前我还是你合法的妻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