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许你的三生情殇

第五章 至真至纯的心

许你的三生情殇 天羽左翼 2565 2013-08-17 14:29:04

  夜幕低垂,炊烟袅袅。这些对优熠来说是如此的陌生,又是如此的新颖,羽国的人是很少进食的,除非是底层没有法力的平民。稍微有法力都可以以吸收灵气为生无需进食,虽然不能有什么的大的用处但是赖以支撑身体还是可以的。要是在她的这个境界,就算是一生不进食也不会有什么不妥之处的。看见那个娇小忙碌的身影,优熠觉得就这个样子真的做了人类也是件快乐的事情。

初雪唤他吃饭的时候他就像个孩子一样坐在门栏处双手支着下巴,目光一直追随着她的身影房间前的空地上有块石头,石头上方倒是很平坦,四周放着两个木桩,这个地方就算是他们的餐桌了,初雪扶着奶奶来到餐桌前坐下,盛了碗白饭地给她,在这个地方能看的见的器皿大多是竹制活着木质的,想来这祖孙二人日子过的却是清冷,桌子上只有三个大大的海贝,下面用木头做了底托。菜是野生的,优熠完全叫不出名字来,他活了这么久,第一看见这么奇特的东西,不免有些呆住了。初雪催促着他:

“快去厨房搬个凳子过来啊!不然你是想站着?”优熠走向厨房,看见地上放着一截较为粗的木桩,纠结了好久才觉得这个应该就是雪儿口中的椅子了,因为出了这个他实在是找不到个可以用来坐的东西啦。弯腰去拿居然没有他想象中的重量,收摸到木桩的下方才发现原来是被掏空了。

“雪儿好神奇,总是让他震惊”他想这么多年他遇到的事情加起来都没有她在这一天给他的惊喜多,缓步走回餐桌前做前,但是眼前这两根长长的木棍是怎么会事情啊?用餐不是用叉的吗?以前照顾他的侍女也偶尔会拿新鲜的东西给他吃,用的都是银质叉子啊。只见雪儿盯着他发笑,

“你该不是不会用筷子吧?”

“筷子?”

是眼前这个东西么?他学着她的样子笨拙的那起筷子想要去夹菜,可是筷子就是像是要和他作对一样的不肯配合。他有点生气,干脆变个叉子来好了,他刚抬起手六芒星想要画出六芒星,还没有到一半,就被雪儿用力的拉住。

“那个,你还是直接用手吧。简单,快捷,以后我再交你用筷子。...”

他想起来了,雪儿说以后他不能在使用法术,不然就要赶他走,他真该死忘记了这么重要的事情,刚才奶奶没有看见他幻化出来的房子是因为自己设了结界。雪儿说这么快就建好,奶奶肯定会活剥了他,认为他是什么妖魔鬼怪。但是他有点委屈,用手么、、以前在羽的时候侍女告诉他,那是不雅的举止,会被父亲讨厌。可是现在雪儿煮的菜看起那么的可口他好想吃。

他有点迷茫了,还是用手吃吧!就这样子一顿饭不咸不淡的结束了,至始至终奶奶都没有讲过一句话。她站起来想要回房间,突然想到存粮好像已经不多了,要补给才行。可是这个小子才来自己要观察几天才好安心,看他傻呼呼的应该不是什么坏人。她其实是占卜过的,只是卦象迷离,看不清任何指示。想来应该是奇异之人,但看他的举动无非是孩子,难不成这个人受了什么伤害?心下思量着,算了。此人误闯了云绯,她对于云绯的结界还是有一定的信心的,想要进入迷阵还想出去的人恐怕还不存在这个世上了,看他对雪儿百依百顺,莫非是自己多虑了。

最近老是做梦,梦见云绯的红枫落了一地,心下总觉得有些奇怪。自己也活的够久啦。只是雪儿还小,还需要人照顾,自己还是早去早回的好。慢慢的进入房间,关上了门。初雪看着一脸茫然的优熠,撇撇嘴转身拿着餐盘进入了厨房,优熠见她没有拿完,学着她的样子拿着剩余的餐盘随着她进入了那间称之为厨房的地方。初雪觉得这么小的地方有这个傻大个在真的很不方便。奶奶过几天就要外出去买米,虽然自己很想跟去为她分担。可是那是不可能的,怪就怪自己不快点长大其实据奶奶说和同龄的孩子比较她已经算是很高的了,可是为什么?自己的身体勉强也就四尺,面前这个家伙就这么的那什么,看的人生气不已。优熠想,她在生气么?自己做错了什么吗?他长这么大,没有说过对不起,因为没有这个必要,被变相监禁的他还是最最得势的皇子,谁敢要他说对不起,倒是一前和幻在一起的时候他经常抢自己的东西,其实他是无所谓的,想要的话大可以拿去。然后在过段时间他会乖乖还会,一直说他错了,对不起!第一次听到对不起,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后来听幻讲,做错了事情就要道歉,就是对不起。只要说了对不起,别人就不会在生气。想到这里,有弱弱的说:

“对不起。我错啦!雪儿你不要生气。”

初雪的心情真的是无与伦比的郁闷着,这个人到底是怎么会事情啊?自己明明就不是因为他的原因,虽然有那么一点啦。这么的闲还是交他识字以后可以叫他自己看书,多长长知识,跟白痴一样的真的很难共处。

“那个我没有生气了,不是你的错啦!而且你什么都没有做,等下我带你去石室可好,交你识字,对了你认识字么?”

“字?你说的是术语么?就是记录事情的符号。”

初雪想了一下说“差不多啦,等下带你去,你现在先出去,在这里很挡着我。”

优熠随着初雪来到那间隐蔽的石室,整整一间房子里面都是书籍这个房间很诡异明明身处水下却是很干燥,房间很大很整洁,看的出来是有人精心打理过的,墙上凿出一排排凹进去的地方,刚好容的下书籍。初雪顺手抽出一本递给优熠。优熠看见穿线本的书面上赫然写着千草汇几个字,他出声读到

“千草汇”

初雪说:“你看的懂这几个字?”

优熠点点头说,“这个就是我刚才说的术语,在羽国大家都是写在阵法里面的,极少数的阵法是需要以术语记载在外部载体上的,就算是也大部分是封印的白玉玉牌里面的像个样子记载的就不存在啦。”

初雪想白玉还玉牌,败家子啊。但是幸好看的懂就好啦,依他的样子看,读完这些书差不多也要个五六年吧,看完了差不多就能沟通啦。优熠想看完这些,大概只需要一瞬间吧!本想施展法力,可是却使不出来,这个石室有一股奇异的力量封印了他的法力,这个认知让他觉得好不可思议,以前只有羽国最厉害的灵术师才能和他打平手,现在在这个房间,他丝毫没有感受到原来自己进入了一个结界,看来设结界的人必定是比他强大数倍。不过这个样子也好自己有时间慢慢地看完这些书,在说答应过初雪不在使用法力,他不能言而无信。接下来的日子过得极为平淡,优熠干脆搬进了石室,初雪在一个用柱子做成的盒子里面装满了沙子,用手抹平沙子就可以用小木棍在上面写字。优熠这十几天练的极为认真,每次听见初雪夸他聪明,他都会忍不住的笑起来。转眼米快要吃完了,奶奶决定出山去买需要的东西,留下初雪和优熠在家,本来初雪想要优熠去帮奶奶的,可是想到在这十几天,刚好可以解决房子的事情,便没有在说什么,于是灵女一个人便只身前往了陌上边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