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许你的三生情殇

第十章 初雪初见红莲

许你的三生情殇 天羽左翼 3010 2013-08-17 14:29:04

  安静的夜空繁星点点,玉镯的表面泛着淡淡的蓝光。优熠的身子像断了线的风筝、直直的坠了下去,他的灵魂现在有种被撕裂的感觉,痛到了骨子里。本来依他的灵力是不可能这么费劲的,只是他在凡间待的太久啦。不同的属性的身体灵力不能很好的得到补充,加上这次流失的很多,由于时间太仓促,他没有来的及布阵来保护自己。他怕雪儿醒来的时候自己还是这副样子被他看见,银色的发丝被乱撞在阵上的灵力击中,肆意的飞舞在空中。月白的长袍上隐约看见繁琐的图腾,右边的脸上有一个藤蔓状的印记,他不能确定雪儿看见他如此狼狈的摸样会做何感想,一切都在昭示着自己不是人类的事实。

玉镯的上方浮现着一个淡的几乎透明的身影,尖尖的耳朵,火红的头发长长的拖到地上。深蓝的眼睛中摸样丝毫的感情,本来只有三尺长的身体迅速的生长着。逐渐变幻成一个成年男子的身形,依稀看的见的脸,轮廓分明。他的手已经不能再称之为手了,像鹰的爪子,上面还有隐约细小鳞片。双手环抱在胸前,转过头来看了初雪一眼。她的心脏邹然的缩进了一下,此生见到不属于人类的也就只有优熠了,可是他一直文质彬彬。看起来就是一个涵养极好的富家少爷,而且表面除了他银白的长发,其余之处更是无异于常人,现在突然见到这个形态的男子,不禁有些思绪不受控制了。她不敢叫出声来,怕惊扰到那个还一脸痛楚的飘逸男子。再次看向刚才的位置,那个奇异的男子已经不复存在了。优熠的身子落在地上,发出一声轻响。初雪终于清新了过来,她几步快速走到他的面前,伸手扶起他的上身让他依靠在自己的怀里。他脸色惨白透明,右边脸上的图案还在,只是颜色慢慢的变的黯淡下来,嘴角流出一丝血迹,初雪这才明白,是刚才那个模糊的影子伤了他吧。他的体温如此的冰冷,像是常年在地窖的冰块。她明明就记得他的体温,如此一个温暖如玉的男子,怎么突然间就变成了一具犹如“尸体”的温度,这个词让她的身体颤抖了起来,尸体?连她都不敢在想下去,慌忙的摸向他的手腕,触到到他微弱脉搏,她的心突然像是被释放,瞬间轻松了不少。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的好,现在身边什么草药都没有。在说尤依不是人类,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看见他生病,在说了他的体质到底是能不能按照人类的方法来治疗。就在这瞬间,想法已经是千回百转,却是没有得到一个有效的结论。她抱着他的胳膊紧了紧,吃力的支起她的身体,拼命的想向马车移动。可是她搬不动,她的泪水慢慢地浸湿了眼眸,他突然就开始恨自己没有用。怎么不去学学武功,怎么如此的没有用,她望向地上的玉镯戴在了左手上,玉镯瞬间收紧,一股凉意自手腕传来。

“没有用的女人,浪费本大爷的时间”。

那个声音好像是从心里传出来的,她刚想出声询问,一股白色的雾气从玉镯上面弥漫开来。那个奇异的男子出现在她的眼前,他鄙视的看向她,走到她的身边伸手抱起了地上的优熠,走向了马车的位置。初雪觉得他并没有恶意,随即跟了过去。

“不要吧他放在马车,你先等等我”。她迅速的在马车上拿下一个包裹,取出自己的那件棉的披风,将它铺在地上示意他将优熠放在上面。

“你可以帮我看着他吗?他的身体很冷需要生火取暖,我要去找些干柴来。”

那个人没有理她,既没有回绝,也没有答应。初雪没有等他回答便进了旁边的林子,结界随着优熠的昏迷已经消失了。她的行走在林子中,树枝划破了她的裙子,荆棘刺破了她的手指,她失足跌倒,脸上被地上的枝叶划出一道长长的雪痕,过了许久,她回到了原地。急切的找出火折子生火,那个男的看着她惊慌的样子实在是看不下去了。随手一挥,躺在地上的纸条便燃烧了起来。她说了声谢谢,便坐到优熠身边伸出手抱住他,好像这个样子就能确定他安然无事了。

“死不了,只是灵力流失的过多需要休息。”初雪感激的看向他,没有在说话,这个人看起来很是冷漠,但是别扭的样子完全就一幅小孩子的摸样。

“请问你是?”、、、

他恶狠狠的说:“我是谁,管你什么事”。

说完便消失不见了。其实他确实是在闹别扭,想来自己的主人,千百年来不是英勇神武的帝王将相,就是聪慧可人的王侯佳人。这次看她就一普通的黄毛丫头,自己真的是时运不济,还碰上这个灵力霸道的羽国后人,强行被他炼炼制。虽然自己修为凭空就多了五百年,可是被就此禁锢在这个小小的玉镯里面,而且还是个女人的东西真的是郁闷到了极点。本来自己自一玉佩住的好好的,可是不知道自己的上个主人发的哪门子的疯,命令他就此转移到这个鬼东西里面,一旦认主就不的违抗主人的命令,越想越觉得自己命苦,自从住在这里之后自己就没有好过过。想要再找下个寄宿之物,必定是要等到这个主人死去才行,只是现在自己被强行禁锢,这个叫优熠的男人实在是太可恶啦。

优熠觉得自己好像是进入了一个纯黑的空间,四周都是乌黑的一片,他找不到出口。一个声音传来。

“哥哥,幻儿好想你,你去了那里?幻儿再也不乱跑了,幻儿一直陪着你。哥哥求求你快点回来、、、”这个声音是幻的,在羽国唯一个让他心疼,最在乎的亲人。可是自己明明身在人界的怎么会听见他的声音呢?莫非自己是太想念他,也是产生了幻觉的么。

“二皇子,请您回去吧,这个宫殿是不详之地,王后叫您马上去见她”。优熠觉得自己已经分不清现实跟梦境了。

“熠,你快点醒来好不好啊!今晚的星星好漂亮啊,你不是最爱星空的么?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你肯定是因为我吧!”

她的明月光看向远处,看不出情绪。自小和奶奶相依为命,后来偶遇了“迷路”的优熠,把带带回家。想来是自己一个顺手之举,便和眼前这个人一起生活了七年了。七年之前,他的身形高了不少,现在已经赫然是一个翩翩佳公子了,他总是对自己百般谦让,不论是什么样的要求都会替自己做到。他狼狈的去河里捉鱼,爬到树枝送掉下来的雏鸟回巢,故意让他不用武功,看着他无辜的眼神自己就觉得特别的有成就。可是这一切,现在想来让她如此的心酸。这个人究竟是怎样的看待自己的?她有点迷茫,有点心疼,有点无助。可是现在就只有一个念头:千万不要这个样子的脆弱,千万不要这个样子的没有生气,就好像个人偶一样。

天空绽放出一抹嫣红的光晕,太阳慢慢的升了起来,为这片茂密的森林披上一件美丽的纱衣。优熠已经醒来多时,只是舍不得离开这个娇小的怀抱而已,初雪昨晚靠在他的肩睡着了,睫毛长长的垂下,在脸上印出一个淡淡的阴影,好看的眉头微微皱着,看她的表情一定是很担心他。自己也真的是太不小心了,没有想到玉镯里面寄主的居然是上古的幻兽红莲,本来他是佛祖荷花池里面一朵红莲,后来仙魔大战的时候落入魔界之手,当时最小的魔王之子单纯善良,救下了这个刚刚能幻化成人型的妖精。刚刚诞生的他生的十分可爱,背后有对透明的翅膀,红发似火,身形娇小,天天和魔王之子黏在一起,为他取名红莲。妖精比较特别,一旦被取了名字便注定要被生生世世的束缚在这个名字之中,后来小王子因为内斗而死去。红莲伤心欲绝,就此沉睡在他随身的一个玉佩里面。但是玉佩吸入过多的魔气,有是和他属性不一。渐渐的记忆被侵蚀,失去了对他的记忆,千百年来一直在寻找那个模糊的影子,可是每次在最后确认不是他的时候又一次次的伤心。红莲被这种反复得失的情绪弄的失去了理智,后来被魔气请入元神,失手打碎了玉佩,这才从中解脱了出来。之后便一次次的梦见一个身形模糊的男子,冲着他微笑,向他伸出手。每每自己伸手想要拼命的靠近,那个人影就会突然的消失。直到遇见优熠,优熠的气息虽然是和他截然不同,但是却又让他觉得熟悉,想要靠近他,却没有想到,自己就是小小的打盹了一下,就被他可恶的封在了这个女里女气的镯子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