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许你的三生情殇

第二十四章 神秘凌阁众人

许你的三生情殇 天羽左翼 3524 2013-08-17 14:29:04

  子桑临风走向白玉色大桥的时候,红莲正带着初雪从他头顶飞过,他没有看见初雪眼中的怨恨和红莲眼中的愤怒。但是初雪在空中将他带来的人马看的一清二楚,她觉得自己的最后的守护就被眼前这个人破坏了,不知道优熠回来的时候会不会找的到自己,她有点后悔自己没有灵力,为了一个子虚乌有的理由,奶奶的幸福葬送了,自己的家毁了。为什么就不能放过自己了,想来一直与世无争安居于此,换来的竟然是这些。大批的人马随着子桑临风的到来而践踏了这个美丽宁静的地方,现在的临风并不知道,自己现在的

决定对他以后带来了多少后悔。他后悔进了云绯,进了白水涧???

“传令下去,彻底搜查这个地方,不放过任何一个地方。”

“是,阁主。”

五夜领命后带着人进入了这几间此时显的孤零零的房子,临风大步走进正中央的,就是优熠的房子。房间一看就是有人精心收拾着,没有丝毫尘埃,被褥整齐的样子倒是像主人已经离开的样子。这里绝对有人居住,看情形应该是离开不久,难道这个地方真的就是传说中的灵女的住所了?片刻间就听见五夜来报:

“阁主,在旁边的房间发现这个。”

五夜递给子桑临风的是一块纯金打造的令牌,令牌正中间刻着一个‘宇’字,旁边是祥云的图案。旁边的小孔上还坠着一大红色丝绦,上面是七个细小的金铃。

“百里倾宇?”

“是的主子。这块令牌应该是百里国主百里倾宇的金令,就是不知为何在这里。???”

“在哪里找到的?”

“就是旁边的房间。”

子桑临风快步走进初雪的房间,站在桌子旁边细细观看。这赫然就是一个女子的闺房,看这个布置应该是个极其随性的人儿,清风拂过,带来一阵花香,顺着花香看去,便是窗子外面的一大片花丛。不知道怎么的,临风突然想起那阵劲风,里面夹杂的好像就是这个味道。

“主子,金令就放在床头的柜子里面,手法极其简单,没有发现特别。”

“嗯,还有没有可以证明此人身份的线索。”

“没有,倒是边上的房间有些奇怪,里面出了家具就没有其他。好像是被人清理过,窗前有盆血兰。”

“血兰?”

“是的,看厨房的碗筷,这里应该是有三个人。”

临风的脸色变了变,自己本来只是想要找个灵女在自己手中的假象,却是没有想到真的就进入了云绯的深处,前几年也有听说,有个白衣带面具的男子进入了云绯就再也没有出来,自己当时以为是有人想要得到赏金才乱传的谣言。可是现在看来,这个男子八成是真的存在,而且和百里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自己真的是疏忽,这么重要的事情居然给忽略了。最容易进入云绯的就是陌上的边城华林,上次百里倾宇追查凌阁就亲自来到了华林,可是现在看来恐怕不单单是为了凌阁这么简单。说不定百里先前就已经知道,是有人故意引他来的陌上。他故意没有直接回子桑,就是怕百里倾宇查出什么,现在看来,或许一切跟本没有那么简单。

子桑临风极其多疑,宁愿自己想多了也不会想少。他的手下将白水涧翻了个底朝天,除了一些衣物之外到时没有找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临风觉得这件事情甚是蹊跷,自己来这里的消息应该是没有丝毫走漏的,可是为什么这里的主人离开的如此的巧合,难道他可以预知未来。随之又扯起嘴角笑了一下,自己这是怎么了?什么时候也有了这种可笑的想法了,转身向五夜吩咐道:

“千语,你暂时带人在这里驻守,余下的粮食都留给你们,看看这主人到底是何方圣神。五夜随我回去,另外派人快速查下最近百里倾宇,看他到底在搞什么?”

“是,主子。”

子桑临风走后,千语亲自将乱的一塌糊涂的房间收拾整齐,他觉得住在这样美丽的地方的人,绝对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坏蛋。他和五夜都是被阁主在路边捡来的孤儿,五夜本是官家之后,但是父兄造人毒害,财产被叔叔独霸。被迫流落街头。他虽然比阁主和五夜都小,但是却是最早跟在子桑临风身边的人。先前听说自己长的有几分像阁主的哥哥子桑桥,后来真的见了本人真的吓了一跳,还真的是有些神似。后来在金殿上几次奉命假扮他,确实次次都是危机四伏。有次差点被冷箭射暗伤,差点就露出“皇帝”会武功的事情,自己也是命大,有惊无险的捡回了一条命。怪不的阁主唯独留住了武功不好的自己,想来自己还是有点用的。

子桑临风对待手下很是严格,稍有差池就会被发配充军,镇守边界。这里面唯一幸免的就是自己,后来才发现,自己只是他代替自己的兄长在危机时刻度过难过的木偶。子桑临风给了他们一切,凌阁的大多数子弟都是孤儿,他给他们最好的生活,最好的老师。尤其是凌阁的新月四使,他们是凌阁里面直属临风的四个人,阁中事宜一般都是这四个人在办,子桑凌风并不会亲自参与其中。这其中就有随他回去的五夜,他在四人里面排行第一,武功也是最好的。他的武功在四人里面是唯一和子桑临风可以打平手的。

五夜是无月使,他的手段极其残忍,在他的手里没有一个人可以挺得过拷问的。他痛恨男人欺负女人,因为亲眼目睹了自己的母亲受到凶手的侵犯,就在自己父亲的尸体旁边。母亲亲自将那把父亲珍爱的宝剑插进了自己的心口。

有次执行任务的时候碰到一个小混混想要非礼一个小女孩,他活生生的把他的心挖了出来,那个人到死都不明白,自己是怎么惹到这个人了,后来被他带回来的女孩子取名叫千雪,在凌阁长大。现在的千雪已是天下皆知的美人,在凌阁的联络点宿樱楼中,宿樱楼是子桑第一楼,这千雪的名字早已是家喻户晓,名满天下。

她不仅长的倾国倾城,而且心地善良,乐善好施做了不少好事。而且她洁身自好,虽是身子青楼,但是出淤泥而不然,卖艺不卖身。但是这些都是人们看到的情形罢了,千雪确实长的好看,她会因为丫鬟弄坏了自己喜爱的衣服而往她的手上泼开水,还问她疼不疼,她会因为院子里长在墙角的桂花树当了自己路而把它连根拔起,她给怀孕的小狗服用楼中姑娘所用的红花汤。她确实乐善好施,不过这些钱都的凌阁的。她所拥有的一切都是子桑临风一手打造的,开始以为是因为他喜欢他,后来发现自己根本就是多想了,这个男人只爱自己,哪里会想着别人,除了那个没用的哥哥,恐怕他就没有真的关心过任何一个人。

唯一让她畏惧的就是子桑临风,她很爱子桑临风,如果后来他没有他把她当成礼物送给百里倾宇,她以为此生,自己最爱的就只会是这个没有心跳的男人。十八年来她看着他的一切,她为了他的宏图,出卖自己的色相。周·旋在各个王孙贵族之间,其中的心酸几许,也就只有自己清楚。千语以为自己这样子远远看着,为他做了这么多,总有一天他会想起自己的好,正眼看她,甚至会爱她。可是过了这么久,子桑临风和她的距离只是有增无减。她在他怀里浅笑嫣然,她在他眼前低眉顺目,所有的所有都是为了他一个无情的垂怜。每每在他怀中,虽然离的如此的近,但是她明显的感觉到,这个男人不属于她,不属于任何人。

子桑临风一行人回到王宫的时候,王正在议事阁等他。子桑桥已经很久没有看见临风了,一见面就立刻迎了上去。

“临风,你怎么才回来,我都等你好久了。”

“皇兄,我为你去寻觅良人了啊!皇兄不是···”

“风儿这是哪里话,为兄···”

“哥哥不好意思啦!”

“风儿休得再取笑我···”

子桑临风看着自己这个单纯的哥哥,不禁释然。他身上没有丝毫皇族的势利和阴险,从小就被过分的保护,既然自己已经被侵染了这黑暗的颜色,那哥哥这个样子,对他来说也不是什么坏事,他会一直保护他。他不需要复杂,不需要精明,自己会为他安排一切。

王身边的每个人都是精挑细选的高手,他身边的侍女活泼可爱的,机灵古怪的,老练深沉的什么样的都有,而且还有他所不知道的就是,每个人都是一等一的高手。王很懒床,每天叫他起床的人都要耐心极好。后来来了一个叫夜莺的侍女,这个人可谓是天不怕地不怕,唯独怕的就是那个黑脸的子桑临风。每个靠近子桑桥的人,都是他亲自选出来的,当时就因为夜莺任务失败,就被阁主发配去皇宫负责子桑桥的起居。第一次叫子桑桥起床的时候,夜莺就火冒三丈了。想自己堂堂凌阁的四使之一,如今沦落到叫人起床的地步,要是叫阁里其他人知道,自己还怎么混啊。

子桑桥很怕夜莺一个不开心就将自己在龙床上直接拎起来,他的帝王之气就活生生的憋死在腹中。夜莺下手很重,再把自己毫不留情的丢在床上,就算是再困,在这样的天旋地转,日月轮回中也清醒了。可是夜莺不喜欢皇宫,她希望子桑桥向阁主告状,对他的态度是差了又差,可是子桑桥的心情在夜莺到来之后就好的不得了。临风已经很久没有看见他这么的开心了,有天去见皇兄的时候,他就傻傻的双手支着下巴盯着夜莺傻笑。夜莺根本不甩他,坐在御花园高高的假山上看着天空。临风突然意识到,自己这个唯一的亲人也总有天会成亲生子,是自己禁锢了他的生活他的一切,他想要的他都会给他,他不想要的他都会替他拿走,出了这身割舍不掉的血脉。

夜莺是无月四使中的满月使,也是四使里面唯一的女人,有个任务很棘手便配了出去。可是自己亲爱的哥哥就此以后就失魂落魄的,好像丢了魂一样,这次出去骗他说是去找夜莺了,所以子桑桥一见他说良人才这么激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