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许你的三生情殇

第十五章 冷幻孤立无援

许你的三生情殇 天羽左翼 3606 2013-08-17 14:29:04

  早晨的白水涧鸟语花香,优熠怕吵醒睡梦中的雪儿,布了结界让她避免所有的声音。他很不安,说不上是哪里的原因。昨晚又梦见幻了,画面过于的真实,让他觉得心疼的很是难过,梦中的幻悲切的呼唤着他,听的他的心狠狠的撕裂着。若是在幻还有什么让他挂念的,这个无疑就是幻了。玉佩一直不安的躁动着,发出的蓝光越来越深沉,这就表示里面的力量在增强。可是自己现在的灵力已经所剩无几,肯定不是自己的原因,难道是因为幻做了什么么?雪儿现在刚失去奶奶,自己要是在有什么,恐怕她是???

羽国皇城,幻族之王冷昊天躺在床上气若游丝。这一生自从失去她之后,自己对那个孩子便没有给过他一丝一毫的感情。现在已是垂暮之际,就是想在见他一眼,好好的跟他说对不起!自己没有给他一个父亲应该做的一切,他的冷漠造就了他,那个孩子总是过分的顾及着别人的感受,将自己放在内心最昏暗的地方独自哭泣着。

可是有一次,他来偷偷的看他,在他身上却发现一个惊人秘密,本来是至真至纯的他,身上确实环绕着黑色的气息。他有心魔,心魔在慢慢壮大,他很担心他。可是后来他莫名其妙的就失踪,耗尽了所有的灵力才感应到他在人界,一切安好。自己已经不行了,只想见见他,把圣珠给他,望可以压制他体内的魔性。日后若是有机会根除那是更好不过的了,但愿自己可以在最后为他做点什么了。深蓝的窗幔低低垂下,帐子里面的人脸色惨白的形同一张白纸,屏退了其他人,将冷幻招到身边。

“幻儿,你一定要找到你哥哥???把圣珠给他,他体内有魔性滋生???,幻儿对不起,你们兄弟两个父皇都辜负了。父皇不配做个父亲,现在羽国境内形式不稳,你一个人恐怕难以抵制。羽族本来就遗传了血族血统,一旦挑起战乱,血气便会产生响应。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引发战争???”

“父亲,孩儿明白,我不怪你。我想???哥哥也不会怪你的,你放心好了,我一定把哥哥带回来,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

“幻,没有什么是比你们的姓名更重要的,你一定要好好活着???”

“父亲???”

他握着圣珠的手就这样子无力的垂了下去,红色的鸡蛋大小的珠子落在白玉的地板上发出咚咚的声响。这声音敲碎了他的心,原本他以为他对这个冷漠的如冰霜的男子没有丝毫的感觉,母亲终其一生也是没有得到他的爱,他的灵魂早在那个女人死去的时候一起跟着消失了。可是现在看着他像一颗星星一样的一瞬间滑落像天际,再也不能看见他的样子,不能抱怨他的冷漠???床上的身体变的透明慢慢的消失了,他的脸上却带着微笑,这个笑是高兴自己终于可以去陪着她了么?这些幻是不懂的,但是哥哥去了哪里?那个柔弱又温暖的人去了哪里,自己好冷。他跌落在地上,伸手捡起地上的圣珠碰在手心。一滴泪水掉落在上面,圣珠发出红色的光随之又黯淡了下去。

这个发现让幻欣喜若狂,难道是圣珠在回应他吗?他的眼神瞬间便冷静了下来。哥哥的存在时特别的,羽族的头发越是血统纯正,颜色就越是接近深蓝。在往下变会慢慢的淡化,只要是蓝色的便表明是皇室中人,次之便是金色和红色,这两个发色的人都是贵族,黑色在羽国是最下贱的奴隶。

但是没有一个人是白色的,除了哥哥,哥哥代表着神圣和奇迹。曾经羽国灵力最强的法师语言过,他将创造一个前所未有强大的羽国。可是他自己却是一无所知,从小到大他遭遇过无数次的暗杀,身上的伤痕从来没有断过。好几次生命悬于一线,幼小的他看着哥哥痛苦的表情掉眼泪,一直以为是哥哥灵力不行才被人所伤。可是后来才知道,他不过是想要父皇去看看自己,他连名字都没有???生日那天他一直等到深夜,始终未见父皇的身影,那天他毫无留恋的沉睡了。哥哥的结界如此的强大,没有可以解开,更没有可以靠近。

他自从那以后便拼命的修炼,只是想要冲破那个结界,唤醒哥哥。可是他就这样子毫无预兆的消失了,自己的期望便全部成空了。后来才知道父皇为了找哥哥耗尽了灵力,最后便化作虚无消失。直到最后才明白父亲是爱哥哥的,他只是把失去那个女人的痛强行的嫁接在哥哥身上,避开哥哥只是不想要一遍遍品尝失去她的滋味。哥哥的存在时时刻刻的提醒着这个呼风唤雨的君王,他的犹豫杀死了自己最爱的女人。若是当时不顾一切的带她走,现在可能就是另一番情形了吧。

冷幻召集了羽国王室一半的内卫镇守王宫,他怕自己不在的这段时间发生动·乱,但是若是现在不召回哥哥,自己也是毫无胜算,他并不在乎自己的死活。可是这个有他诸多回忆的地方他不想让别人破坏。灵力阵就设在冷欢的寝宫的底下,他安排好人手后就带着五大灵术师进入了密室。

一个偌大的五角星魔法阵,中心悬浮着那颗红色的圣珠。在这个几乎密闭的空间里面弥漫着一股浓浓的阴郁,五个一身黑衣的年迈之人手持法杖分别坐在五角星的五个方向。

“二王子,你可想好了?圣珠乃是上古血族之物。所谓经过了千年的净化,但是你这样子不顾一切的激发它的魔性,恐怕后果难以预料???”

“不必多说,只要能寻回哥哥。付出多少我都愿意,开始吧!”

“是,现在四大爵士已经蠢蠢欲动,王子一定不可强求,切记要保的自身平安。”

“嗯,我知道。”

冷欢从怀中抽出一把金色的匕首,在手腕上划开一道血口。鲜红的血液顺着他的指尖流到那个红色的珠子之上,圣珠瞬间光芒大增。里面隐约浮现着水流一样的纹路,那些纹路便得通红,布满了整个珠子。冷幻心里鄙夷的想:虽然叫圣珠,最终不过就是一嗜血的物件罢了,只要换的哥哥归来,就算失去这一身鲜血又如何。珠子像是被雪浸泡过一般,越发的红艳。他的灵力随着血液流向那个贪婪的珠子,但是它好像是永远都不知道满足,长老们看见如此情形,便一起施展灵力注入其中。慢慢的珠子上方浮现出一幅画面:银发的男子温柔浅笑,手指轻轻的抚摸着一个女子的美丽的脸颊???

“哥哥???”

冷幻止不住的心疼,那个只会迁就自己的哥哥有了别人。自己唯一的亲人居然也要离开自己了,画面中的银发男子神情微微一愣,看向他。冷幻喷出一口鲜血,珠子淹没在血污之中,突然爆发出一道红光后消失不见了。幻疲惫的跌落在地上,魔法阵已经散去。自己连最后的希望都没有了吗?圣珠就这样子消失了,为什么?哥哥怎么办?

突然密室有一阵轻微的颤抖,传来漫天的杀喊声。各种兵器相撞的声音,灵力相撞发出的轰隆声。冷幻心下暗道:不好,有人闯进来了。接着传来一声戏谑的笑声:

“呵呵,这不是至高无上的二王子么?怎么冷昊天一死就想要找回哥哥做靠山了?”

“玉无风,你没有我的命令就私闯禁地,是要造反么?”

“我的王子,我怎么会做这么没有风度的事情,再说了。我对你的王位没有兴趣,我感兴趣的只有一个,那就是看你如何向我摇尾乞怜???”

他故意停止,没有往下说。冷幻觉得自己的心被冻僵了,自己灵力并不弱,但是现在这个情形对他很是不利,刚才失血过多,灵力也流失不少,现在和他打起来,自己肯定是讨不到好处的。

“你想怎么样?王位你想要便拿去,不必假惺惺的。”

“我都说了,我感兴趣。相反的我会帮你好好守护它???只是冷幻,你欠我的,何止这些?”

“笑话,我欠你的????”

“要不要我来提醒你一下???”

他邪魅的靠近他,眼神阴冷的像是地狱里面爬出来的恶鬼。缓步走向幻,布下一个小型的困兽之阵,看着他苦苦在地面针扎。五大长老中四个已经昏死了过去,只剩下一个。他恭敬的向玉无风行礼道:

“主人,已经按照您的吩咐办妥。”

“哼,原来是有了走狗···”

冷幻冷哼了一声,心下发凉。自己最为信任的人居然会是别人的棋子,这个认知让他的心瞬间冷却,冷幻的心瞬间冷了不止千倍。

他拼尽全力释放灵力,想要给玉无风一击,刚出手就发觉,自己现在的想法有多么的可笑。他是谁啊?他是公爵之首,灵力仅仅次于父王的玉无风啊!只是没有想到这个玉无风这么能装,灵力如此之高。仅仅一击就用尽了他现在所有的力气,冷幻冰冷的剑只离他的心口就一点点的距离,但是他还没有来的及刺进去,意识就开始模糊了,冷幻这才发现自己原来是中毒了。

“呵呵···”

他晕过去的前一刻想着,自己还能再失败点吗?到底有多少人已经被他人收买,自己还全然不知了。

他不就是曾经戏弄过他么,用的着如此对待他么?在说自己也是无心之过。四大公爵里面实力最强的就是玉无风一族,但是玉无风准确的说并非玉家的后人。他是天界的堕落下的天使,但是堕落途中出现了差错,在时空的夹缝中失去了所有,只剩一丝灵魂。无意之间飘到了南隅,闯进当是快要生产的玉族夫人落凡的腹中,这才生下了玉无风。但是他保留了天界天使一些特性,他没有性别。

说来也很是巧合,有次冷幻为讨得哥哥开心,扮作女孩子,外出的时候却忘记改变装束,就这样子贸贸然的闯进了玉无风当时居住的宫殿,他以为冷幻是女孩子便喜欢上了他,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性别也随之有了选择。化作男人之身,后来才知道,那个自己倾心的人居然是调皮的当今羽国二王子,他连想死的心都有了。这仇便是结下了,虽然冷幻找他辩解过,但是都无功而返。成年后的玉无风阴险狡诈,喜怒无常,据说光夫人就换了七个。各个都是消失不知所踪,羽国是个弱肉强食的时空,在这里力量就是一切,就算是玉无风做的在荒唐也没有人去阻止,也不敢有人去阻止。如今落在他手里,恐怕是要生不如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