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许你的三生情殇

第十九章 被遗忘的时空

许你的三生情殇 天羽左翼 3034 2013-08-17 14:29:04

  玉无风抱着幻没有走到优熠面前就就晕到了,这个不久前还在伤害他的男人此时却是救了他,如果让幻知道不知道是怎么的情形。优熠不知道的是就算自己不说,以玉无风的个性是绝对不会做无名英雄的人,他付出了这么多的灵力来救他,要是不讨点利息回来,自己岂不是亏死了。

玉无风在第二天就醒了,经过调息已经没有大碍。倒是幻一直昏迷着,优熠将玉无风带到金殿,拂袖坐在王座上,俯视着他。这个姿势让玉无风觉得火气蹭的冒了出来,倘若现在上面的人是幻,肯定是好对付的多,优熠是天生的王者,一袭白衣并不能消减他的锐气。假以时日,他以后肯定会成为羽国历史上最强大的王,这个预言他现在深信了。

“羽大公爵,现在羽国动荡不安,听说各地有低级的羽族已经被激发了血族之血,化为血族之后,到处掠夺吞噬其他同族,这件事可是属实?”

“请问,我现在是称呼你皇,还是王子殿下?”

“你觉得我不配做王么?”

“这个我可没有说,只是现在还没有举行继承仪式,自然是有所疑问了。还是说,你想要冷幻他继承?”

“······”

优熠眉头皱在一起,没有回答。

“若是你现在把他推上王位,无疑是把他推向毁灭,你也知道做王要经历怎么的磨练,幻他,不适合···”

“我知道···你不希望他出事么?前段时间不是还想杀他的么?”

“你那只眼睛看见我要杀他了?”

“玉无风,你不要以为你救了幻我就会放过你。”

“哼,救他是我的事,和别人无关。倒是你,还是快点继承的好,免得幻知道又生纷扰···”

“那就麻烦玉大公爵替本殿下准备继承的仪式了,三天后我会准时出席。”

“但愿你所做的一切都不要后悔。”

羽国的天气永远都是这个样子,白茫茫的一片。没有太阳,白天只是有着漫天的白云,除了下雪的时候云层堆积,其他就没有变化了。晚上的夜空倒是能看的见星星,但是也没有月亮。看星星成了优熠想念雪儿唯一的寄托,每天晚上他都盯着夜空好久,直到侍者催促才去休息。

以前教他的灵术师说过,羽国其实是个被遗忘的国度,创建羽国的第一个羽族是个混合血种的血族,他是战天使和血族的王子的后代,但是他的妻子又是魔界的人,七界之内是不容许异族相恋的,更不容许有子嗣。异族结合有后代的几率非常的小,但是他是一个奇迹,他娶了魔界的一个平凡善良的中阶恶魔,她的魔力并不强,长相却是极其美丽。双亲死后,他和妻子被七界驱逐,被迫进入了时空夹缝,没有想到时空的激流没有撕碎他们,却在这个地方活了下来,后来便有了羽族。经过百万年的时间,这个地方不断的吸入了新的灵魂个体,有游弋在虚无的孤魂,也有只剩执念的意识体。羽族的血统变的繁杂起来,直到有了现在的规模。这个空间别人一般进入不了,他们相应的也出不去,仅是三次圣战的时候,强大的灵力撞击破坏了时空的传输,魔族偶然发现了羽族的存在,想要侵占。但是这个空间缝隙打开并没有多久就关上了,后来七界商定,将羽族划分在七界之外,一个像空气一样的存在,自然是不去理会的好。让他们这么统一意见的原因还有一个,那就是异族结合的后代,据说会有毁天灭地的能力,但是七界都不想招惹,既然他们也出不来,那就彻底遗弃的好,结果羽国就成了被遗弃的时空。

这段时间优熠非常的忙,父亲走后幻有太多的事情顾不上处理,堆积了许多。优熠从小救接受了帝王教育,再加上在白水涧看了不少关于治国之道,处理起来倒是得心应手,只是烦人的事情也不少。刚开始每天都有几十个羽族的高级灵术师来挑战他,每天光是应付这些就要花去很多时间,王的后选者是绝对不可拒这些挑战的,现在虽然他已经能随心的召唤魔剑,但是用起来还是很不熟练,对付这些人却是绰绰有余的。后来他规定每天来挑战候选王的人必须先自行进行比赛删选,只留下最强的一个人来挑战,其他的人为防止候选者作弊可是参与观战,这个规定巧妙的化解了挑战者心里的矛盾,为优熠剩下不少不必要的麻烦,他是第一个这样做的王子,比起直接输在王子的手下,永远不得进爵,他们更喜欢败在别人手下,这样的话以后还有机会。

优熠走进幻的寝宫,心里想起雁回的话:

“二殿下身体已经无大碍了,只是灵魂残缺之事恐怕要伴着他一生了,至今还没有任何一个关于灵魂修复的记载,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促使殿下他不愿意醒来”。

优熠突然想起自己说要回人界的事情后,幻就变的怪怪的,难不成是这件事情?他走到幻的床边坐下,握着他的手紧紧的握一下,幻的脸色很难看,一直都是这个样子。现在的他甚至要进食才能摄入能量,这个该死的玉无风,真的是恨不得撕了他。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要幻醒来,再这个样子昏睡下去,身体恐怕是要熬不住。

“幻,我知道。你是担心我会离开吧。我真的很担心雪儿,她身份特殊,现在奶奶不在结界破除是早晚的事情。她一点自保能力都没有···幻我会陪着你的,你不要担心。现在我所担心的是你,在这样下去,哥哥就真的撑不下去,你难道不担心哥哥被人欺负么?外面那么多的才狼虎豹,还有个恶魔级别的玉无风,你让哥哥一个人去面对么?还有蓝雨,她还等着你去救她了···”

冷幻的睫毛轻轻颤抖着,好像是要醒来一样。梦中他回到了小时候,天天缠着哥哥,哥哥温柔的笑着抚摸他的头。画面瞬间转到了他第一次捉弄玉无风的时候,他满眼的期待···,蓝雨轻笑着转身,骑着火鸟飞向天际,再也没有回头。忽然画面转换在羽国关押重型犯的乌金牢笼里面,自己亲眼目睹蓝雨被侵犯,哥哥发狂,玉无风颈间留着血痕···这些都是自己造成的。优熠黑色的大剑刺向了玉无风的胸口,幻吓的叫了出来。

“不要,哥不要啊···”

“幻,醒醒。哥在你身边,快点醒醒,不要在睡了。”

冷幻睁开深蓝色的双眸,看向优熠。一颗滚烫的热泪就沿着脸颊滑了下来,他不得不承认现在的自己有多懦弱,害怕哥哥抛弃他不管不顾,虽然不知道怎样才可以去人界,但是他就是觉得哥哥离他好遥远,就像是个影子一样飘渺,让他觉得不切实际。他就是想时时刻刻看着他,确定自己不是一个人,他真的好怕。他怕失去王位就要离开这个从小生长的地方,比起王位他更觉得记忆重要,他并不是贪图富贵的生活,只有这些留下记忆的地方,他不想要别人来摧毁。

“哥···”

“幻,你要坚强。我们失去父亲,不能在失去手足了。我一定好好保护你,绝对不在让别人伤害你。”

冷幻点点头算是回答他的话,现在的他就像是个包袱,灵力少的可怜,看来要好好休养才行,这样子才不会拖累哥哥。

“哥,我想去龙川。那里的灵力最为纯正,要快点恢复是最好的去处了。”

“嗯,可是龙川极寒,你还是好点在去吧。”

“嗯,我知道。”

“那你好好休息,我先去准备继承的仪式。”

“你要继承王位,可是···”

“你只管好好休息就好,其他的不要在操心了,我知道保护自己,你不要担心,你这副样子,到时候王子怎么可以缺席了。”

优熠走出了宫殿,看着纯白的天空想到了初雪,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冷幻的话到是提醒了他,龙川可以帮助他快速的提升灵力,可是回雁曾经说过自己体内灵力不在纯正,不知道有没有影响。现在眼下的情势也容不得他顾及这么多了,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冷幻口中的龙川是个冰天雪地的地方,只有历代君王被允许进入的。龙川入口的令牌只有王才有,当时冷天昊逝世是连同圣血珠一并交给了冷幻,优熠现在要拿到手,必须要经过幻。他并不知道自己的情况,想必会轻易的给他,剩下的就只能听从命运了,他现在比谁都需要力量,要保护幻,保护一切,这些事情是他必须也是非做不可的,如果真的有什么···,不,雪儿还在等他,他不能这样子就放弃。他曾今以灵魂发过誓,此生定会护她周全,不能就这样子置她与不顾,只要评定了羽国的内乱,他就马上回去,哪怕付出所有,这也不能阻止他回去的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