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许你的三生情殇

第二十章 优熠铤而走险

许你的三生情殇 天羽左翼 3474 2013-08-17 14:29:04

  几天后,优熠安排好继承的仪式之后就去找玉无风,在他的公爵府前,见到了一个陌生的男子。这个人长的很是邪魅,全身一袭黑衣,散发着一股冷洌的气息,让他觉得很不舒服。他和这个人就这样子一直对望着。刚好玉无风出来看见的就是这幅风景,他走到优熠旁边说道;

“蓝大公爵,你怎么光顾了寒舍?稀客啊!呵呵,王子殿下也来了,快请进。”

“原来是王子殿下,百闻不如一见啊!王子殿下请。”

“客气了,蓝公爵。”

两人一前一后走进玉府,玉无风的府邸是出了名的奢华,这里的景象比起王宫真的是一点都不逊色。楼兰长廊,金碧辉煌。殿前的空地上有个大大的水塘,中心摆着一条腾飞的白玉巨龙。在羽国幻兽极少,龙更是奇迹中的奇迹,玉无风有天界的血脉,潜意识的就比较喜欢这些。进的大厅优熠坐在主位上,回头看着蓝斯,传说此人阴险狡诈极度难缠,但是以他的势力···,看来自己要顺利继承王位还是少不了他。看着他的样子让优熠想起一个人,那个叫白倾宇的家伙,一样的讨人厌,一样的黑色玄衣。怪不得第一眼就觉得似曾相识,和着是人界也有个他的影子存在了。

优熠的目光在蓝斯身上一个来回,蓝斯便轻轻颔首向前,单膝跪地右手放于左胸前弯腰行礼。优熠被他的举动弄的一愣,刚才他的意思可是在暗示?就算他真的保持中立,这样的举动也是为自己行了诸多的方便,怕就怕自己是会错了意,到时候弄的难以收场的地步。他赶紧上前预扶起他,突然感觉抓着他胳膊的手上传来丝丝痛意,像是有万根针顺着筋脉流向全身,原来是想试探自己,幸好早有防御。优熠冷静了下来,腰间的玉佩上面浮现一个小巧复杂的六芒星,中心有个蓝色的水滴状图案,六芒星渗进了玉佩,碧绿的玉佩瞬间变为红色,一股寒意透过蓝斯的胳膊传到他的心脏,瑟瑟发冷。他赶紧屏息静神,运起灵力抵御,心中暗想这个王子看来不简单,自己还是不要贸然行动的好。

“蓝公爵快请起,你行如此大礼,倒是叫优熠为难了?”

“殿下客气了,我为臣,又是初次见到殿下,行礼自然是必要的。”

他稍稍用力,扶起他。蓝斯没有再多说话,心中却是疑惑重重,蓝斯疑虑的是优熠的灵力好生奇怪,来势汹汹很是霸道,这不像是羽族的灵力,到是有点像血族。但是又说不上是哪里不像,因为血族的灵力应该更为暴戾,但是优熠绝对不弱,这个倒是他能百分百的肯定。这个人究竟是隐藏了什么,总觉得他没有用尽全力,实际的力量却是无从判定了。

优熠其实是在拿所有的运气在赌,他把灵力瞬间压缩在两手之间以便激发玉佩中的魔剑之力,借此才勉强瞒过了蓝斯。蓝斯在实力方面并不比玉无风逊色多少,只是这个人更为阴险让人觉得靠近就是一种折磨。刚才的一击已经用尽了全力,若是兰斯在此刻察觉自己的异常,恐怕今天就要葬身在这个恶魔的手中了。他坐在椅子上看了眼正勾起唇角,笑的一脸无害的玉无风,那表情好像在说:关我什么事?是他要杀你,别冤枉好人。

优熠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指望这个不可靠的人,自己真的是疯了不成。蓝斯很是善辩,说了不少羽国的情况,但是没有什么有价值的,多数都是众人皆知,从他嘴里说出来却是重新转述,但是那意思处处明确的在说王室无能···,优熠并没有反驳他,只是淡淡的笑着,最后说了句:改日还请蓝公爵来王宫聚聚便要回去,玉无风看见他的身影,吩咐了侍者一声后也跟随他要去王宫,美其名曰:保护。优熠的眼角抽动了下,没有再说什么,任凭他跟着。

“你还好吧,千万别死了,你死了,这羽国就无趣了···”

“放心,本殿下好的很。”

“の,是吗?那就好,只是你嘴角现在流出来的血渍,是怎么会事情啊?”

优熠用手一摸,果然有。他刚才胸中气血翻腾不息,好不容易压制住,但是还是有部分残留在嘴里,刚才一说话就流了出来,这幅样子要是被蓝斯看见,怕是要立刻赶来要了他的命。他忍不住的自嘲,自己真是幸运。唯一让他觉得欣慰的就是,这个面对众人的人是他,不是幻。幻的性情敢爱敢恨,若是碰上蓝斯这样的阴险之人肯定是要吃亏的,这个玉无风虽然可恶,但是还不至于要置幻与死地的境界,再说比起王位,他更喜欢自由,更喜欢无拘无束,大公爵的位置足以使他得到想要的一切,要是真的做了王,也恐怕是待不了多久就会厌倦。这一点,玉无风清楚,他也明确的感觉到了,所以就算是他态度不清不楚,对于优熠来说也是大大的有好处。

“你现在的实力,恐怕是要死在继承仪式上了,他们可是花了不少功夫为你准备这份大礼了。”

“嗯,···”

“不打算去龙川吗?”

“去,令牌在幻手中,我若是贸然去要,会让他起疑心。”

“这个简单,我去拿,只要你舍得冒险,现在的你可是很容易走上不归路的,你要想好了。”

“仪式在什么时候?”

“后天午时。”

“我在金殿等你,带令牌出来给我。”

玉无风觉得自己肯定是没有睡醒,说了这么莫名其妙的话。这下可好了,要自己去面对冷幻,当时伤他也是无意的,等自己清醒过来的时候他就已经奄奄一息了,虽然自己真的没有想过要杀他,估计他再也不想看见自己了吧!还没有走到冷幻的房间,就听见冷幻高兴的喊着;

“哥哥,你来了··”

看见是玉无风,冷幻的脸色瞬间惨白了起来,他觉得这个人明明就做了刺痛自己内心的事情,为什么还能若无其事在站在这里,蓝雨生死未卜,可是他都不敢问。他宁愿就这样子骗自己说她好好的,一切都是梦。

“看见我,你很不高兴?”

“哼,玉大公爵这是要我感恩戴德么?”

“呵呵,哪里。幻,非得这样子对我么?你们冷家加注在我身上的何止这些,你不要这么自私好不好?”

“冷家欠你的我来还,这条命你要是想要尽可拿去,只是不要去为难哥哥。”

“你口口声声说哥哥,难道就不顾及其他人了么?蓝雨在公爵府可是望眼欲穿啊!”

“你···卑鄙。”

“我是卑鄙,所以把进入龙川的令牌拿出来,我若是开心了,说不定会让你们见上一面,你那亲爱的哥哥现在自顾不暇啊!恐怕是没有心思在来理会你的感情世界了。”

“你去龙川做什么?”

“当时为了力量了,怎么不愿意?那就算了,反正本大爷想要提高灵力办法多的是。”

玉无风作势要走,冷幻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玉无风的话狠狠的刺痛着他的心,蓝雨还在公爵府,哥哥现在事情诸多,要是在这个时候为了玉佩再得罪玉无风,无疑是雪上加霜。再说自己手里确实也没有什么有力的筹码了,他想要便拿去就是了。幻的心思几经回转,开口说道:

“好,我给你。但是你从龙川回来后便要归还,你也知道这个对王权很重要。···”

“嗯,没问题···你可以放开我了?”

“还有,能不能让我见见她···”

玉无风的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看了一眼小心翼翼的冷幻,沉沉说道:

“再过些日子,就让她来见你,你就安心的修养,要是再有什么差池,我可不保证她会怎么样。”

“她····还好吗?”

“好的很,不用你操心。”

他现在是没有选择的,冷幻走进内室,在床头的地方划下一个繁琐的图形,一块蓝色的如水晶一样透明的牌子就凭空浮了出来,玉无风做梦也没有想到,他把这么重要的东西就藏的这样的简单,不过这地方真的是出人意料,真不知道是该说他聪明还是说他笨。冷幻伸手接住令牌,一股冷意袭来。这个令牌是龙川深处的寒冰玉铁打造而成的,通体寒冷晶莹透彻。递给玉无风,再次嘱咐了一遍:

“这个令牌将来对于哥哥极其重要···我···”

“放心啦!会还的。”

冷幻还没有来的及说更多,玉无风就已经消失门口。他很想再问问他关于蓝雨的情况,可是看他的样子好像很是不愿意一样,到嘴边的话硬是咽了回去,玉无风虽然行事怪异,但是他还是有一定的原则的,应该没有必要骗自己吧。蓝雨确实好的很,除了住的差了点。侍者态度恶劣了点,时不时的加上玉无风的冷嘲热讽,幸好她自出生就遭受了不一样的对待,要是真的是一般养尊处优的大小姐,恐怕早就死了。

玉无风将令牌丢给优熠,优熠只是说了句“谢谢”便转身走向龙川。龙川在整个王宫的后面,开始是一片偌大的森林,再深入便是雪原。优熠穿过森林站在雪原的入口处,这里有道几近透明的大门,高约五十米宽约三十米。优熠拿出令牌,令牌就自动飞向大门,嵌入门的正中间,自令牌为中心蔓延出一根根如藤蔓一样的东西,慢慢遍布了整个大门,顿时一阵震耳欲聋的声音响起。大门缓缓打开,一阵冷意扑面而来,夹杂在其中的是纯净的羽族灵力。优熠腰间的玉佩不安的骚动起来,红光一闪一闪的。优熠走进那个几乎透明的大门后,大门自动关闭了,令牌飞回了他的手中。大门关上后雪原中出现了一片深蓝色的花海,迎雪而开,娇艳欲滴,墨绿的枝叶衬的花朵更为鲜艳。

优熠走向花海看见一间石室,越是靠近那间石室,体内的灵力就越显的不安,腰间玉佩轻轻的颤抖着。在自己在白水涧的最后一刻,圣血珠使得身上的玉牌和初雪送他的合二为一了,就此之后优熠明显的感觉到,魔剑就寄住在玉牌中。他做梦都不曾想到,他的这个决定,改变了他的一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