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许你的三生情殇

第三十一章 他是命定的王

许你的三生情殇 天羽左翼 3578 2013-08-17 14:29:04

  ······南隅羽国:

冷幻从来没有想过,那个温柔的哥哥能做出这么残忍的事情来。银色的发丝染上了鲜血,变的艳红起来。就算是这洁白如雪的颜色也掩盖不了他身上的萧萧杀气,细长好看的手指穿透了蓝斯的胸膛,他的瞳孔放大,似乎极其的不确定真一切的真是性。哥哥到底在雪原经历了什么?怎么会变的这个样子。优熠的手指弯曲,将他的心脏狠狠的掏了出来,在他的手心中还在跳动。只听见他说了一句:

“明明就是同样的颜色,为什么却想要幻的命。你这么急着想要去虚无界么?”

“不,不··是··真的···”

蓝斯已经说不全一句完整的话,他的亲眼看着自己的心脏在别人手中跳动,自己的胸腔开了一个巨大的洞,不停的流出鲜血。优熠的眼神冷冽,不带丝毫的感情。将手握起,那颗还有生命的心脏就这样子爆开来,化作一滩的血污从他指尖流过。

“真脏。”

一个小型的灵力法阵在他身上旋开,泛着淡淡的蓝光,血污瞬间便不见了踪迹。冷幻在被优熠抱在怀中的时候还有种不切实际的感觉,这股冰冷是什么他无从知晓,只是觉得,这个哥哥已经不在是他说熟悉的那个人了。他的身子微微颤抖,这是一种弱者接近强者是的自然表现,是他的灵魂发出的信号。现在的优熠极其的危险,就像是一把出鞘的利剑,太过靠近它就会被伤到。他抱起地上的冷幻,吩咐道:

“玉无风,这里有讨厌的低级虫子,若是你不能将他们打扫干净,我一定好好算你和幻的帐。”

一阵狂风袭过地面,优熠和冷幻已经不知去向。玉无风觉得自己这辈子做的罪错的事情就是惹到这个恶魔,他的力量已经不在是自己刚刚见面的柔弱贵公子了,他是真正的强者。在整个羽国,恐怕已经没有人能在与他抗衡了,除非···,他不敢再想,至少现在还没有那个必要,既然冷幻上次阻止了优熠杀自己,就说明他并不是已经恨自己到了不可回转的地步。上次的事情他的记忆完全空白了,好像是做了一场梦一样。他是想要抓住冷幻,可是绝对没有想过要伤害他到连灵魂都残缺的地步,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当时是听见冷幻的声音才清醒过来的。虽然他一直在怀疑自己体内可能有另外一个灵魂的存在,但是不管用什么办法都找不到答案。

玉无风虽然冷酷无情,但是就算是这样冷酷的他在看见优熠浮尸千里,血流成河的时候还是有震撼。这些人并不都是该死的,也有的是被迫无耐才会跟着蓝斯这头恶犬的,可是刚才的情形,优熠已经明显完全将他们都归为一类了,听他的意思,应该是一个不留吧。玉无风指挥者自己的手下清理了所有和蓝斯有关的人,当他看见一个个求生的眼神时,不知道怎么的就想起了冷幻那双清澈却又无情的眼睛,他的眼中慢慢的蒙上一层黑色,侵染了他整个眼眸。

哭喊声,厮杀声,每一种声音都深深的传到了优熠的耳朵,手中的魔剑不停的颤抖着,红色和黑色的雾气相继交替的出现在剑身上,优熠的体内有一个声音在呐喊着,催促着:血,给我更多的血···不够,不够··

冷幻的意识一直在迷离之间徘徊,他亲眼看着优熠自一片血光之中走来。他的身后有隐约的黑色浓雾组成的翅膀,这颜色太过阴沉,让他的灵魂都忍不住的颤抖。冷幻想要阻止黑色的雾气侵染那个纯净明朗的人,可是他却深深的知道自己办不到。那是一种面对亲人遭受痛苦时的无力感,就像是溺水的人,拼命的针扎却越陷越深,他被噩梦侵占了整个神识。当玉无风在次看见冷幻的时候,他就像个尸体一般躺在巨大的水晶石上。

黑色夹杂着金色和蓝色的光晕环绕在冷幻的身上,慢慢的黑色褪尽,只剩下蓝色更金色。他的身体里面不断的有蓝色的光溢出来。没有人比他们跟明白,这个就是羽族的生命力。此时的冷幻,灵魂正在慢慢的散去。优熠的身上蓝光暴增,包裹了冷幻的身体,那溢出来的光晕被生生的逼进了身体,优熠的脸色惨白,后背生出一双翅膀,一边白色,一般黑色,很是诡异。随着翅膀的出现,后背撕开一片血肉,连接着的翅膀的肩胛骨白生生的露了出来,慢慢的骨头上面布满红色的血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着。

优熠握着冷幻冰冷的手,无比心疼。他本来就已经灵魂受损,现在的他就像是被自己强行拼凑起来的花瓶,表面是完整的,但是内心已经永远的不能复原。一个灵魂的强行缝合,不仅施术着要耗费巨大的灵力,被缝合的人也是极度危险,稍有不慎就灰飞烟灭。羽族是进入不了轮回的,每个生命的逝去就代表着永恒,响应的他们的生命若是没有受到外界的侵扰便能活很久。

玉无风看着毫无生机的冷幻,有点不可相信。刚才还好好的人,怎么一转眼就成这副模样。

“冷幻,···不,这不是真的。”

“你现知道他伤的有多重了?这下你是不是就满意了。”

“不是的,我只是···只是想。···”

“我看你只是想要他的命吧。”

“幻,不要这样。我知道错了···求求你醒过来。”

玉无风想要靠近冷幻,却被优熠狠狠的踢开。口中喷出鲜血,但是他好像丝毫不觉得疼一样,还是慢慢的爬起来,走向他。

“嘭···”

一声巨响,玉无风的身体被一股强大的灵力振开。撞在在宫殿的墙壁上又重重的落在地面,他并没有在意自己的嘴角不断流下的血迹,只是一步步走向冷幻所在的位置。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自己怎么这么的没用,他明明就是自己的仇人,为什么看见他如此的摸样时居然觉得自己必须要救他。

玉无风的原本黑色的眼眸变为火红,一股强烈的杀气从他身上散开。优熠看着这样的他,心下冷笑:这个才是真正的他,虽然在初次见面的时候就知道他的冷酷无情,但是在此看见的时候还是觉得有些震惊。还是说,这个人根本就不是他,气息明显的比他要强烈很多。如果玉无风是冷酷,那么眼前这个人就是残忍的恶魔,他身上有浓重的血腥味,这是杀戮极重的人才会有的气息。他的眼神就像是从地狱深处爬出来的恶鬼,凶残,阴冷。但是当他看向冷幻的时候,气息明显的有瞬间凝结。

“冷幻,你若是敢死,我定要你所有宝贵的的心陪葬。当然也包括你亲爱的哥哥和蓝雨,···”

原本毫无反应的冷华轻轻的皱起了眉头,好像在抗拒什么一般,优熠觉得或许这个人并不像看起来的那样,但是现在幻已经是一只脚踏进了虚无界,想要救回来谈何容易,除非有天界的圣药星魂,但是别说是得到星魂,就算是进入天界,那也是同笑话一样的存在。南隅和天界完全是两个空间,若是想要去天界就必须要穿越时空之间的断层。就算是上古的神明都不一定会安全通过。就算是通过了,要从守卫森严的老君哪里偷得星魂简直就是无稽之谈。

玉无风不得不承认优熠的强大,这种力量是压倒性的,那个懦弱的灵魂从现在开始就要沉睡了。没有想到他看见冷幻死去的样子时居然这么的难过,自己被他压制了好长时间,几年终于可以来透透气。郁闷的是居然碰上这个神魔级别的怪物。难过他是有的,但是比起难过,他更知道那个人需要什么?自己还没有允许他死去,他怎么就可以先自行决定,这个他绝对不会允许的。

“你的命早就是我的,只有我可以主宰,在我回来之前,绝对不要死···”

“你,是谁?”

“这个与你无关,你只要照顾好他就行了,··吾王···”

玉无风单膝跪在地上,行了一个标准的王室之礼。现在的他格外的清醒,他知道自己体内那个懦弱的自己已经不能掌控这样情绪的身体,这次夺回了主导权。他是想要伤害冷幻,狠狠的领出他的心,看他痛苦,看他像被遗弃的狗一样乞求他的原谅,可是这一切也只有他可以做,他不允许自己的玩具被别人弄坏掉,也不允许他自己先坏掉。玉无风的身后长处了一双白色的翅膀,耀眼夺目,泛着淡淡的光。他的血红的眼睛最后看了一眼冷幻,便飞身不见了踪迹。

优熠封闭了冷幻所在的整个宫殿,宫殿外面有巨大的灵力法阵。他站在王宫的正殿前方,杀气弥漫在他四周,一直延伸到远方。自己明明就是为了守护而生的,可是为什么因为自己,身边的人不断的受到伤害。雪儿现在一定很无助,他只身一人在云绯肯定是危险重重,幸好有红莲,但是没有一个男人是放心把自己的妻子的安全寄托在别的男人身上的。雪儿的好他是知道,相信每个与她相处久的人都会爱上他,他越想越是气愤。冷幻为了自己现在半死不活,父亲已经死去,自己最最亲的人都在遭受痛苦,而他就是这痛苦的根源。

他一定要建立一个前所未有的羽国,还幻一个只有美好记忆的羽国。既然有人想要破坏这份心意,那就由他来铲除,他不需要任何人的肯定,他只需要为了自己在乎的人创造一片天地。他不在乎这个天地是不是别人想要的,但是只要是幻想要的,他都会去做。只要处理了这里的事情,自己才能去找雪儿。

羽国已经分支成好几股势力,以四大公爵为首,好多地方早已残破。最近血族化的人越来越多,原本祥和的地方已经变成了一片修罗场,每天都在上演弱肉强食的戏码。虽然蓝斯已死,但是他的手下势力并未全部消失,而他的手下里面最高级的都是血化的恶魔,这股力量不断壮大,已经成为了很多地方的噩梦。

整装待发的皇室部队,他们的首领只有一个。那个人银发红眸,火红的战甲泛着冷冽的寒光,手中一柄黑色的大剑。这个人明明就什么都没有做,他只是站在哪里就让人觉得心地发寒。他没有任何语言,他没有呐喊,但是所有的守卫都觉得这就是他们命定的王,是他们新的希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