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许你的三生情殇

第三十四章 划破时空之剑

许你的三生情殇 天羽左翼 3491 2013-08-17 14:29:04

  冷幻已经痊愈,玉无风将自己仅存的神识注入了星魂石中,修复了他不在完整的心核,但是响应的也封闭了他的记忆。冷幻一直觉得自己的身体里面缺少了什么,当听到侍卫们谈论到玉无风这个名字的时候,心不禁的抽动了一下,但是他就是丝毫都没有了关于这个人的记忆。蓝雨如影随形的跟着他,同时也挡住了飞往他耳朵的各种流言。

优熠觉得现在的羽族已经稳定,自己是该想办法回去了。但是想要冲破时流谈何容易,玉无风和自己不同,他的生命本源是属于天界的,而且身体里面流淌的是那高高在上的天地的血。就是因为借助了这些因素他才能勉强通过,但是也落得神识尽散的下场,但是他要回去,而且还必须活着,如果自己就这样子消失了,怎么对的起雪儿。优熠将所有的时间和精神力完全用在了提升灵力上面,他不知疲倦的度过了一个有一个夜晚。

···人界,陌上皇宫···

随着一行宫娥的鱼贯而入,后面走进来的是一身龙袍的陌上爵,他脸上微微带着笑。还没有进到正殿便已经听见一个妇人的声音传来。

“爵儿,你可算是回来了,可叫母后好等。”

“爵儿拜见母后,母后万安。”

“快点起来,就我们娘俩,行的那里的礼么,怎么才回来。”

“爵儿这不是一回来就来看您了吗!母后最近身体可安康,有没有犯头疾?”

“没有,母后好的很。倒是你,听青青她们说带回一个貌美的女子,怎么也不带来让母后瞧瞧。”

“哎呀,母后。你看人家姑娘一路舟车劳顿,好歹休息下不是,再说了我们,只是普通朋友···”

陌上爵说道这里的实惠,眼神有些暗淡,他能感受到雪儿可以的疏远。她似乎并不是想要太过靠近自己,刚开始明显是不愿意跟着自己来的,但是后来又同意了。虽然她掩饰的极好,但是还是从她的眼神中察觉,每次听见凌阁这两个字,眼神中总有些伤痛浮现,莫不是和凌阁有关系。就算自己在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也不会因为自己的不愿意而改变。

“爵儿,你在想什么?怎么这么出神?”

“啊,没什么。我带了好多宫外的点心给母后,还有一个大大的惊喜,母后您猜猜是什么?”

“我那里猜的到啊!爵儿。母后什么都不要。只要你早日···”

“给你个提示,琴。”

“难道是,··”

“就是你想的那样,我意外的找到了月玄。莫雨,那上来。”

“是,皇上。”

莫雨带上来的是一把通体碧透,上面有血色藤蔓图形的六弦琴,琴尾的地方还坠着一红色的流苏。元太后看见这把琴时,情绪失控。抱着琴便哭了起来,想她当初进宫,就是为了这把月玄。着是他们家世代相传的宝物,据说是属于四神兽朱雀所有的神器。元家世代的使命便是保护这把琴,当初她九岁的实惠月玄被盗,父亲被杀。他被父亲的好友收养,做了干女儿。爹爹在朝为官,新选秀女的时候便有了她的名额这才被迫入宫。

“真的是月玄,父亲。我终于找到了,您在酒泉之下可以安息了。”

“母后,小心身子。这找回来就好了不是?”

“嗯,谢谢你爵儿,你那么忙还记得这件事。”

“这是孩儿该做的,母后不必挂怀。”

莫雨听在心里狂吐血,他家主子真会讨太后欢心。明明就是莫凌拼死拼活的从百里国的皇宫里面弄出来,这回到成了他的功劳了,还说的脸不红心不跳的,他家主子这功力,怕是已经修炼成精了。元太后极其淳朴善良,完全没有后宫女人的嚣张跋扈,她身边的每个宫女都是亲自挑选的,因为这个偌大的皇宫,不知道有多少人是被活生生的抹灭的,他只剩母后这一个亲人,自然是倍加珍惜。她是真心疼他,把他当成亲身的孩子看待,对于这样的一份爱,若是自己不给予回报,那还是人么?

“母后,您等了我这么久都累了,快些歇息吧!我改天就带她来见你可好?”

“嗯,人老了就是不中用了。”

“哪里话,母后还年轻的紧,想来我的母后是天下最美丽的女人了。”

“爵儿就知道哄我开心,好了,你也快些回去吧,累了一整天了都。”

“孩儿告退。”

陌上爵在元太后面前从来都不自称是儿臣或者朕,对他来说这这种皇家的礼仪冲淡了好多东西。他不想连唯一的母亲都被这莫名的礼仪束缚着。刚开是元太后还抱怨他,可是见他完全没有改的迹象,便也就作罢了。这个孩子表面上是温柔无害,但是内心极其倔强,要改变他所决定的事情,恐怕是比登天还要难。

初雪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在这个皇宫中好像有一股力量在呼唤她一般。让她想要忍不住的靠近,但是又好像是不得靠近的感觉,她被这股莫名的情绪弄的很是郁闷,自己这是怎么了,应该是最近睡好吧!不然怎么会有这样的幻觉了。

“雪儿,这里可住的习惯。”

“民女给皇上请安。”

“雪儿,你我之间。这套俗礼就不必了吧!”

陌上爵快速扶起了初雪的身子,心里想着:她果然还是介意了吧!

“你们都下去吧。”

“是。”

随行的宫女都退了出去,飞雪阁只留下陌上爵和初雪两人相对无言。想他何时有过这样的境遇,一直以善辩著称的人,现在居然沦落到要找话题的地步了。他轻轻的问道:

“雪儿,这里你还住的习惯吗?”

“嗯,很好,很安静。谢皇上关心。”

“雪儿,你想以前那样唤我可好?”

“这个恐怕不妥,你是皇上,论礼数是不可···”

“那只有我们两人的时候,你就像以前一样的唤我可好?”

“···嗯,好吧!”

”雪儿,看你···似乎是累了,早点歇息吧,我明日再来看你。”

“皇···,爵哥哥慢走不送。”

陌上爵本来时想要询问她为何看起来心事重重的一般,但是话到嘴边又收了回去。雪儿很是防备他,虽然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但是自己这般莽撞,定是会让她更不安,还是再过些时日再说吧。

送走了陌上爵,初雪原本悬着的心一下子落回了原地。不知道怎么的,今天的陌上爵给他一种压迫感,不知是不是来自他那身明黄的龙袍,还是这空旷的皇宫。她很是不安,正午时分浅眠,梦见的竟是优熠浑身是血的样子,自己现在回不了云绯,唯一能寄托希望的便是好久没有现身的红莲。可是任凭自己怎么呼唤,他都丝毫没有反应。她不知道给怎么办,好像在四周黑暗的道路上行走,始终找不到方向。

初雪躺在淡粉色帷帐的雕花大床上,久久不能入睡,眼前慢慢的是优熠的影子,她被这份思念折磨的快要崩溃。眼泪迅速的划下,落入黑色的发丝消失不见。哭累了,便沉沉睡去。

梦中时一个红色头发的奇异男子的背影,尖尖的耳朵束起,火红的发丝飞扬在空中。初雪试着叫了一声:

“红莲,是你吗?”

“该死的女人,你到底要不信任我到何时?”

“什么,我怎么会不信任你了?”

“我不是要你表面的信任,是心底深处的,你懂吗?”

“我没有。”

“你有,由于你的不信任,我的灵力被尽数封印在这破镯子中,你到底还想不想找他?”

“我不信任你,吗?”

初雪心里有一个声音,是啊!他是谁都不信。她只是将找到熠的希望寄托在红莲身上,但是自己并不信任他,毕竟他是被迫的,被熠强行的封印的不是吗?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我不需要道歉,我要你的信任,百分之百的信任。不然我怎么有力气去找他。”(因为这样我才可以保护你)

后半句他是怎么也说不出口的,说出来的生生的就成了另外一句。

“嗯,我会努力的,谢谢你红莲。”

红莲没有再说话便消失不见,沉寂许久的玉镯泛着幽幽的绿光,在这漆黑的夜晚显的很是诡异。红莲的心里像是有团火在烧一样的难受,这个女人也只有在想到优熠的时候才会想到自己的存在吗?在她来说,恐怕自己就是一个飘渺的影子吧。不过看来他的话奏效了,总算有一点点成效,不被信任的感觉让他深深的不爽,他不想在体验这种滋味,这个主人还是早日离开的好,是他有史以来遇到最难缠的一个。

···南隅,羽国···

优熠的再次只身前往了雪原,这里的雪下的极大,好似永远不会停下一般。就是这个银装素裹的世界,不知道隐藏着多少危机,他抽出魔剑,细细摩挲。

“灵,我带你去你的女主人可好,只是这次代价有些大,你可能会受伤。你同不同意?”

小小透明的剑灵浮在空中,有两个黑色的触角,如同蝴蝶一般,总的身形还不到巴掌大小。它在心中诋毁:废话,自己有的选么?不过女主人这三个字极其对它的胃口,它在优熠的梦境中见过,好美的人啊!居然有点像当年风靡七界的天界神兽朱雀,这些它是无法讲出来的。

黑色的剑身上浮现一行字:到了人间我要跟着雪儿,你不要妨碍我。

“好。”

优熠心中冷冷的想,到了人界哪里还有你肖想的份,雪儿是他一个人的,就算它只是一把剑都不行。

优熠将他所有的灵力注入到魔剑上,天空传来阵阵轰隆隆的声响,瞬间黑色的密云翻滚向剑的上方,优熠腾空而起。风鼓起他的衣袍,看他银色的头发和绝美的容颜,觉得好似天神降临,看他周身环绕的气势又如魔神临世。他就像一个混合体,美丽而有有着致命的诱惑。一个挥舞,云层瞬间裂空而变,辟开的地方如皓月星空,漆黑一片。优熠闪身进入,这里一片混沌。来自四面八方的力量将他的身体狠狠的撕裂着,像是要被活活的分离。魔剑散发着蓝色的光芒,兰光外围又包裹着一片黑色。光芒照亮的地方显现出一个被色的缺口,优熠凭借最后一丝意识,直直的坠落在那片白光里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