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许你的三生情殇

第三十二章 血色的修罗场

许你的三生情殇 天羽左翼 3573 2013-08-17 14:29:04

  原本纯白的世界被彻底的染红,喊杀声四起,优熠红色的眼眸中看不清的情绪,或者现在的他根本就没有情绪。他的眼神几乎没有焦点,眼前的这黑压压的一片,已经不能在称作是羽族了,羽族是纯净的血统,虽然是有继承上古血族的血,但是绝对不会是这个样子。黑色巨大的身体,更像是各种猛兽的模样,凶狠的獠牙,厚厚的灵片,那原本应该是手的地方已经变为爪。···

各种形态的恶魔,排成一个巨大的包围阵,有的羽族已经被活生生的撕裂,低级的恶魔嘴角还留着死去的鲜血,明明是同族,此刻却是在这里互相残杀,低级的羽族血化后就像是没有意识的野兽,唯一所具有的就是体内狩猎的本能。高阶的羽族血化后响应的会变成高阶的恶魔,他们也具有灵力,而且血化使得力量提升到原来的十倍。他们失去对外界的事物的感知,唯一能引起他们兴趣的便是鲜血,凶猛残暴,甚至为了自己的修为,连自己的亲人都会杀死。吸食纯粹的羽族的血液可以使他们力量提升,越是高阶的羽族,响应的得到的力量就会越是强大。血化后的人就像是一个永远不知道满足的野兽,不断的寻找着下一个目标。

优熠的身子悬浮在空中,冷眼望向着一切,他没有动作,只是一直看着。一个个白色战甲的王宫侍卫到在地上,向他发出的求救声此起彼伏。之见他抬手一个法阵就丢了出去,地面瞬间炸开了一个大大的坑。

“现在投降,乖乖领死的,我会让你们死的好受些。”

“吼,他就只身一人,能做什么。他可是一顿美餐了。杀了他的人就可以得到至高的灵力,你们,不想要么?”

说话的是个一身紧身黑衣的女子,穿着极其暴露,从身上透着的魔气可以看出,这是个高阶的恶魔。应该是兰斯的得力助手。她的话音刚落,大批的人马便涌向优熠所在的地方。她的嘴角扬起,看来这个传说的皇也不怎么样。还没有等她反应过来,身体就被一股力量束缚,从空中狠狠的落下,砸向地面。她的身子好像不受控制一样反反复复的自己撞击着地面,突然好像被什么有力的东西吸引着飞向优熠的身边,他将她的头抓在手中,指尖点点收紧,那女人眼中慢慢的不敢置信,口中爆发出一声凄惨的叫声:

“啊!···”

叫声并没有持续多久就断了,因为她再也发不出声音了。她的头颅被优熠捏碎,脑浆白花花的沾满了他的手指,他只说了一个字:

“脏。”

蓝色的火焰燃起,修长的手指恢复了最初的干净。这个女人并不弱,实力在蓝斯的手下中排名第三。这样一个高手,瞬间就结束在优熠手中,他根本就没有拔剑,也没有用任何的灵力阵,他只是一个抬手,就轻易的结束了她的一切。所有的人都被震惊了,这个看似清秀的男子,体内流着的血恐怕比任何一个人都要冷。就连杀人如麻的恶魔门见了,也觉得他就是从地狱来的罗刹,专为索命而生。

黑色的大剑萦绕的黑色更甚,顺着剑身一点点的爬向优熠白皙的手指,游弋到手臂的,慢慢的好像要窜进他的身体,蓝色的光阻碍了黑色雾气蔓延的形式,逼回了剑身之上。优熠心想,不愧是上古的神器,威力果然不同凡响,若不是自己想到雪儿心神不安,怎么会有它反噬的机会,看来要好好的磨一磨这把沉睡万年的剑,尽然连它主子的主意都敢打,里面的剑灵果真是胆大包天。魔剑轻轻的颤抖着,似乎感应到他此时的想法一般。

一个蓝色的六芒星附在剑身上,黑色的雾气散去,露出原本黝黑的色彩。剑灵和人一样,凭借自身的灵力护体,战斗中才能所向披靡不受伤害,现在优熠将它的灵力封印,却唯独留下神识,难道他就要拿着这样的自己和这群恶魔火拼。事实证明了剑灵的想法,十几个高阶的灵术师包围着优熠,一个个阵法砸向他的身体,他仅仅用手中的剑便辟碎了来势汹汹的人群。优熠的眼神越加的透明起来,眼眸中像是有一把银色铸就的剑,剑灵叫苦不迭,好歹自己活了几万年,今天居然被人如此对待。

它真的没有做什么坏事,它只是想住进这个人的身体,好久没有遇到这么满意的主人了。可是他似乎不太愿意,还把它当成劈柴的刀刃一样的使用,一世英名就这样给毁了。大剑所到之处,留下一个白色的光影,由于那人速度太快,早已超出了他们能力所能捕捉的范围,感觉到的时候他就已经如同鬼魅一般的在你身后,手起刀落,滚落头颅的脸还带着各种表情,优熠冷冷的看着,说了一句话:

“无聊。”

他的身体陡然升高,俯视着胶结在一起的大群恶魔。一股巨大的压迫感传来,杀红了眼的恶魔纷纷抬头看向这个压力的来源。那个一头银发的少年藐视这这个天地,似乎很是不屑。两边的人马慢慢的退回各自的阵营,原本黑色的大剑上面的六芒星浮现在空中,慢慢的变的大,知道盖住了整个战场。这是一场深蓝色剑雨,灵力凝结成成千上万把利剑,狠狠的贯穿了每个恶魔的心脏。被刺到的恶魔并没有马上死去,伤口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腐烂,露出白森森的骨头,等到肉身全部化为一滩血水后白骨还在空中舞动,稍后便化作尘埃。

跟在优熠身旁的副将都忍不住的颤抖,这个看似无害的少年太过危险。他拥有的力量是压倒性的,容不得别人质疑,一个个都只有一个想法,幸好这个人是自己的统帅,若是敌人的话该是怎样的不幸。原本人数不多的亲卫团经过这一站便士气大振,因为他们有着一个强大到可怕的皇。

白色清冷的宫殿,一头银发的男子斜着身子依在巨大的镶嵌着各种名贵宝石的金色王座上。他的眼中看不出情绪,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有情绪,手中把玩着一个火红色的玉佩,玉佩的中心赫然刻着一个“熠”字,就是这小小的一个字,困住了他的一切。

地上匍匐着一大片的人,混杂着各种发色,显然是来自不同的阶层,但是从他们发色的深度就知道,每个人都是所属系别的翘楚,能力自然是一等一的。可是现在都想被主人斥责的小狗一样,身体微微的轻轻颤抖。生怕那位王者一个不高兴,自己变成一堆砂砾,飞散消失。如果是明确的知道自己的结局,也不会这样忐忑不安了,最可怕的就是你要拼命去猜,但是猜到的却是出乎你意料的场景。

跪在最前面的棕色头发的便是四大公爵中排名第三的黄烨,紧随其后的是排名第四,拥有紫色头发的紫葵。在这四个人中,紫葵最胆小怕事,也只是黄烨的跟班。也是优熠唯一不想杀的人。因为怕死所以也最肯下工夫修炼,所以他的灵力很强,仅仅次于玉无风。优熠低低的声音传出,响彻了整个大殿。

“你们都嫌自己活得太久是不是,羽国的灵兽饿的太久,刚好满足它···”

“王,我知道错了,我只是被兰斯逼迫的,我绝对对殿下忠诚没有二心的,我愿意自废灵力,贬为贱民,不要让我去喂灵兽,王···”

“烨,你不要这样。他是冷血的,你再求也没用的···”

紫葵弱小的身体挡在黄烨身前,好像是想为他挡住一切危险,这个黄烨平时霸气傲然,怎么这回就像狗一样在乞怜。紫葵虽然不知道,但是也明显的感觉到来自王座上那位的压迫敢。他和黄烨一起长大,弱小的他以前老是欺负,是黄烨保护了他,虽然他也很爱差遣他做一些不好的事情,但是这些都被他忘记。

“哼,兰斯已经死了,你自然把所有的责任推给他。”

“不是的,我真的是被迫的。紫葵你知道的是不是,快点求他,我不要去喂灵兽。”

“烨哥哥,你不要这样。”

“我知道了,是你对不对,是兰斯指示你来陷害我的对不对?”

“烨···,你怎样可以这样,我一直把你当亲人看待。···”

“哼,就知道你没有按好心,就说怎么对我百依百顺,凭我当时救了快要死的你?原来是想害我,紫葵你这个贱人”

狠狠得一巴掌落在紫葵的脸上,他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个一直被自己当做兄长的人。自己本来就孤苦,遇到他才觉得有了亲人,可惜自己原来是一厢情愿,人家根本没有把他当回事。本来想拼尽一切也要保护人,现在正在为了自己的死活不惜诬陷他。他的眼中浸慢了泪水,好像快要流出来一样。

“王,是我。是我逼的黄烨跟随我叛乱,他是迫不得已的,请求王上放了他,我愿意喂食灵兽。”

他的声音很轻,在这个空旷的大殿里面却格外的清晰的回荡着。

“王,你听见了吗?是他,都是他的错,王放过我吧···”

他已经完全没有了尊严,趴在地上祈求优熠的原谅。紫葵一脸悲哀的望着他,自己一直以为唯一可以依靠的亲人,就在前一刻出卖了他。

“真难看,剑灵。”

黑色的大剑飞出,瞬间袭向趴在地上的黄烨,他狼狈的想要躲闪,却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压制,紫葵想要救他,但是被优熠的力量压制,已经来不及了。血雾弥漫在这个空间里面,浓重的血腥味刺激着每个人的神经。

“兰斯一派忤逆叛乱,全部丢给灵兽,黄烨一派暂且收押。紫葵,你代替玉无风暂时处理所有后续事宜,或者你也可以选择这个系别被抹杀。”

优熠是放过了他,因为他和冷欢有着某种程度的相似。刚好羽国还有好多事情要处理,这个人刚好用到,但愿玉无风能带回星魂,不然幻可能再也醒不了了。仔细想来,自从他回来后他就一直在受伤,每一次都是致命的,幻一直在生死之间徘回,而他却无能无力,他的灵力已经混杂的太多,混入了大量的魔力,不再具有治愈的能力,虽然强行平凑了他的灵魂,但是想要真正的救他,现在恐怕只有星魂这一条路。现在在羽国已经过了快一百年了,按照之前的时间流失判断,人间已经过了三年了,不知道雪儿过的怎么样,但愿红莲能好好的保护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