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许你的三生情殇

第二十七章 再见百里倾宇

许你的三生情殇 天羽左翼 3852 2013-08-17 14:29:04

  初雪和陌上爵一行人在华林逗留了几日,六天后的晚上,陌上爵突然来找她,说有个灯会想要邀她前去。溪水蜿蜒向远方,曲曲折折的看不见尽头,初雪换了一身素白的衣衫,退下了一身红色。优熠最喜欢自己穿这件,她希望把最美的自己留给他看。

当陌上爵看着一身白衣的她出现在自己的视线中时,虽然早就明白她的美,可是还是忍不住的惊艳。白纱将她衬的如天上的仙子下凡,美的虚无缥缈,有些不且实际的感觉。他见过不少美女,可是初雪是特别的,她就算是穿着粗布麻衣,给人的感觉也不会变。她的美是骨子里的散发出来的,不带一丝一毫的修饰。怔怔的望着她从楼梯上走下,直到到了他的眼前,陌上爵还没有缓过神来。自己这是怎么了,居然因为一个女子迷失心智,真的是太可笑了。

“怎么,我脸上有东西吗?”

“呃···哦,没有。你穿这个很漂亮···”

“呵呵,你不是要带我去看灯会的么?”

“嗯,就在前面的不远处,我带你过去。”

路上行人很多,路边有各式各样的花灯。摆在地上的,挂在绳子上的,树枝上的。五颜六色,目不暇接。让从未感受过热闹的初雪觉得很是开心,他暂时放下优熠,放下一切,深深的呼吸着这片土地的气息。陌上就害怕走散,不禁离的初雪近了些,初雪手上的玉镯轻轻的不停颤抖起来。心下想着,这个红莲也太小心了吧,看着“莫凌”也不像是坏人啊!右上轻轻抚上玉镯,心中安慰到:没什么,不要担心。

六月的天气细雨连绵,下午下过雨的路面还有些湿润,初雪被什么绊了一下,不禁脚下有些不稳,险些摔到。

“小心···”

“啊···”

初雪一声轻呼,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中。陌上爵的心随着这个身子的传来的温度被瞬间填满,好似自己等她等了许久一般。他几乎就要肯定,这个人自己在那里见过,而且好似对自己极其的重要。自己是不是忘记了什么事情,为什有种莫名的心疼袭来。

“莫凌,我没事了,你放我下来吧!”

“初雪,不好意思。我一时情急也就顾不得许多了··”

“没关系,我没有怪你的意思。我们去放花灯吧!只是,我可没有钱,你可要要帮我付了。”

“这是自然了。”

初雪努力的平复了下跳动的心,被一个陌生的男子抱着,说不害羞那是骗人的。要是被优熠看见,恐怕他要发飙了吧!想到他露出原形的可爱摸样,心情不禁好了很多。清澈的水面飘着许多河灯,在夜空中显的格外的安静,美丽。陌上爵从背后拿出两盏来。将其中一个红色莲花造型的递给初雪,自己手上的则是一个粉红的雪花的形状。这个可是独一无二的,是他命莫雨弄来的。莫雨到现在还在为此事抱怨不已了。

“据说,点燃蜡烛的时候许下心愿,天神听见你的祈祷,便会实现···,雪儿可有什么愿望?”

“啊!我?···”

“对不起,突然这样叫你,你肯定很不适应吧。只是觉得这样,会比较亲切,我没有什么兄弟姐妹,看见便不自觉的觉得亲切,你要是有什么不便,我就···”

“没什么的,确实雪儿听来比较亲切。初雪也没有其他的亲人了,看见莫凌就觉得像哥哥一般。”

“既然这样,那我以后就叫你雪儿了。”

“嗯,那我叫你凌哥哥可好?”

“呃,呵呵。好,暂且就这样吧,以后再说···先放河灯吧。”

初雪觉得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每次自己叫他莫凌的时候,他的脸色有些奇怪。难到这个名字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吗?初雪将手中的河灯点燃,轻轻的放在水中推了一下,心中祈祷着:红色的莲花啊,如果你真的能实现愿望,就请你将熠还给我吧!她的眼神悲切,有着深深的哀伤。陌上爵觉得雪儿的心中有块禁地,别人怎么也走不进去,她也不愿意出来。她把自己独自关起来,一遍遍品尝着伤痛。

“在这里陪佳人,怎么连我都忘记了么?”

陌上爵听见这个声音,心下暗道不好。自己光顾着雪儿了,怎么忘记了这位大神了,实在是不应该啊!初雪随着陌上爵的声音看去,一身穿黑色锦袍的男子站在与他们相隔不远的地方。男子打量着眼前这个女子,他到要好好看看,是什么样的人,居然让陌上爵能丢下和自己的约定。当他看见那张精致的脸时,瞬间惊呆了,不禁开口道:

“是你?···初雪···?”

他的声音参杂着诸多的不肯定,似乎在怀疑自己的判断。

“怎么你认识我?”她向前走了两步,看清了百里倾宇的脸。这才恍然大悟的道:

“你是?···白倾宇么?”

这时,却听见陌上爵阴阳怪气的反问了一句。

“白··倾宇?他?···雪儿,你认识?”

百里倾宇见状,立刻那眼神横向旁边的陌上爵。那分明就是在说,你要是敢多嘴,就要你好看的架势。看的陌上爵一阵恶寒,难不成,他和自己做了一样的事情么?现在看来十之八·九了。

“嗯,也不算是认识,只是有一面之缘。怎么莫凌你也认识?”

“咳咳咳咳···”

“‘莫凌’兄,你看我们要不要换个地方聊啊?”

“这个提议好,‘白’兄请。”

瞬间两人电光火石,大战几百回合。后面跟着的莫雨觉得自己已经快要憋出内伤了。何曾见过主子这样憋屈自己,这位真正的莫凌,脸色已经黑的赛过黑无常了。恐怕主子这次真的是难以收场了,再加上那半途凑进来的百里倾宇,这场戏算是有的看了。初雪在听见这两人的对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有点僵硬,或许是自己多心了吧!起码莫凌让自己觉得不是什么坏人,既然都这样了,那就既来之则安之。总比落在去白水涧的那群人手里的好,现在千万不能暴露自己是从神秘的云绯出来的,不然恐怕就真的要招来杀身之祸了。

回到他们住的客栈,三人落座在窗户边的雅间里面,着百里倾宇相对于陌上爵就要高调的多了,身边的侍卫就没有离开过。其实也不是自己高调,关键是想要自己姓名的人太多了,上次让凌阁的人消失在华林境内,这次来找陌上爵,也是因为这件事情。只是现在有个初雪,反倒有点不好开口了,冒昧的问人家姑娘的底细当然是不好,上次已经派人查过,这个女子的身世也是很模糊,没有半点痕迹,就像是凭空出现一样。初雪觉察到气氛有点压抑,起身便想要回房。

“凌哥哥,既然你和白公子有事要谈,那我就先行回房了。”

“雪儿不是外人,倾宇,你只管说吧。再说,我也有事情有对你说明。”

陌上爵拉住初雪的衣袖,态度诚恳,看不出有任何欺骗之意。他早就察觉了雪儿的异常,与其这样子隐瞒,还不如说明身份的好,他不想雪儿误会。如果连最起码的信任都没有,那还谈什么其他了?他潜意识里面觉得,雪儿绝对不会伤害自己,他深信着自己的判断,就算这一次,让无所顾忌的去相信一个人。他已经厌倦了宫廷的尔虞我诈,姓名身世都不是自己可以选择的,他相信,雪儿会理解的,不会因为他是陌上的王就抛弃他。

“嗯,···那好吧。”

初雪的心里纠结了很久,她并不想和这些人牵扯太多,可是‘莫凌’的眼神充满着期待,她不想打破它。初雪重新坐会椅子上,百里倾宇一脸诧异的看着陌上爵,难道他···,不会的。应该是自己想多了吧,一个连真实身份都没有告知对方的人,怎么会轻易的让他想到爱慕这个词了?可是接下来陌上爵的话,将他的怀疑彻底的击碎了···

“雪儿,首先我姓陌上,单名一个爵字···,我不是故意骗你的。只是这个名字会引起许多不便,所以我才没有说···”

“嗯,那‘莫凌’了,是你身边那个侍卫吧!你是陌上的王。”

初雪的语气不是疑问,而是在陈述一个事实。她早就感觉陌上爵有些古怪,身上穿的衣物看似简单,却是处处透着裁剪之人的巧夺天工,虽然她什么都不懂。但是那把墨绿的宝剑她在白水涧的石室的时候在书籍上有看见过。凤鸣,通体墨绿长三尺,剑柄为凤凰头型,剑身刻着一展翅翱翔的九天之凤。剑出则伴凤鸣声起,故得名。当时三国之乱后流入陌上境内,下落不明。

初雪的眼中没有陌上爵预料的惊讶,她的眼神只是有稍微的闪烁一下,似乎在挣扎着什么。或许自己第一次就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为什么要隐瞒自己的身份了,第一次开始怀疑自己的决定是不是正确。

“雪儿,对不起,我并不是故意骗你。”

“我知道,只是现在人这么多,民女不便向皇上请安,还请皇上谅解。”

初雪垂了垂首,算是给他见礼了。陌上爵的脸色,瞬间黑了不少,旁边的百里倾宇倒是开心不少,浅酌了一口清酒。出声道;

“百年的女儿红,不喝,可惜了。”

陌上爵见他有些幸灾乐祸,不由的有些不爽。端起酒杯一阵猛灌。他不希望皇上的身份碍着他,可是陌上爵这个名字就等于是和皇画上了等号,自己想要分开也是不可能的啊!心下郁闷不已。

“你来信说凌阁出现在华林,是怎么会事?”

“上次追查,也是在华林失去了踪迹。这次有人亲眼看见凌阁的人从云绯出来。”

“你怀疑,他们和传说的灵女有关?”

初雪的身形不禁怔了一下,手中的酒洒出来一些,落在裙子上。

“啊,不好意思,手滑了一下,你们继续。”

她本想离开,怕他们看出端倪,可是那是她唯一的家,她现在也只能通过这里来得知消息了。

“其实也不是因为灵女,我只是觉得,他们三番五次来到云绯,到底是为了什么?上次如果说是要摆脱我们的追踪,那么这次,就是···”

“他们想要得到灵女?”

“陌上,你认为,我相信这样的无稽之谈么?”

“呵呵,确实,没有必要相信。可是你不信,有人信啊!对于那些人来说,这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看来这天真的要变了。”

初雪心中想着原来,那些人就是来自凌阁的。就是凌阁毁了自己的家么?连自己等熠的地方都不放过。她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回到房间的,就算是知道了又能怎么样。现在唯一能相信的就是红莲,可是他已经因为自己做了很多了。泪水不停的滑落下来,她哭的无声无息。心里念了一遍又一遍:熠,你在那里?我好想你。

红莲的身体透明的浮在空中,他本想告诉她,正是因为她心扉紧闭,自己才会这么弱,可是看见她现在这样,到口边的话生生的咽了下去。自己的灵力几乎全部封印在玉镯内了,自己待在玉镯的时间越来越长,可是他身边危机四伏,自己也只能静静的守护了。手抚上她的黑发,轻轻的在心里传音安慰道:他会回来的,你不要担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