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许你的三生情殇

第三十三章 修复万物的魂

许你的三生情殇 天羽左翼 3219 2013-08-17 14:29:04

  据说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小宇宙,当你心中有足够的力量填满它的时候,就会爆发出超乎极限的力量。只有拥有这种力量,便有能穿透时空的可能,可是这也只是一个传说,从来没有人实现过,羽族有许多人想要进入别的空间,天界,魔界,冥界,人界。每个时空都有被不同人想念着的灵魂,优熠也是其中一个。

“雪儿···”

他的双手捂着心口,他的心脏好像不停的被人蹂躏着,一遍一遍的被撕碎又一遍遍的拼起。这种痛让他忘记了一切,他的雪儿好像正在承受前所未有的折磨,他明明就感受的到,可是他什么都做不了。一滴晶莹的泪水溢出,落入他的发间消失不见,就算再痛苦,也不能解救雪儿。优熠比谁都清楚,按照整个羽国的布局,裂痕最大的就是雪原,但是相应的那里的结界也是最强的,就算是真的被冲散了神识,也好过这样子无助漫长的等待,唯一让他放心不下的就是冷幻,他现在所有的希望都转移到了失踪不见的玉无风身上,若是他真的能得到星魂,那么这一切也就解决了。

玉无风所要去取的是天界极为珍贵的星魂,就算是玉帝本人也不会轻易使用,整个天界也没有几个。就算是真的抵达了天界想要从层层的保护中夺得星魂,也只有胆大包天的偷天换日之徒才会去想,因为没有人想去送死,更没有人敢去尝试这样的挑战。玉无风看似好像是想要冷幻的命,这次居然肯为他冒这样的危险,或许这其中有自己所不知道的什么事情吧。

金色的宫殿,到处一片富丽堂皇。玉无风原本火红的长发像是被什么扯断一般,乱糟糟的垂落在他冷俊的脸上,后背是一对雪白的翅膀,但是明显受了很重的伤,洁白的羽毛上面布满了血,渗出的血珠还在不停的下落。他所走过的每一处地方都呈现出血红色,身体里面的血好像是永远都流不尽一般,银色战甲的天兵挡住了他的去路。

“什么人,竟敢擅闯天界。”

“告诉你们的天帝,就说无月到访···”

曾经的战神无月,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他与生俱来的恐怖力量。曾经以一人之力平了魔界之乱,可是无月不是已经被时流冲散了么?怎么还会一身狼狈的出现在这里。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天帝看见他时满眼的心疼,这个孩子果真还没有死。

“我要星魂,有人在等着我去救。”

“月儿,你···”

“不要这样叫我。无月早就死了。我是羽族玉无风,和你没有丝毫的关系。”

“月儿···,你还要回去么?你知不知道你再也经受不住时流的冲击。”

“我只知道,我必须回去。”

没有多余的话,天帝看的出他的决绝,无月的每一个决定都没有人可以改变,这个他要是能早点明白,也就不会失去这个孩子了。三个月白的宝盒递到玉无风的手中,这已经是现今天界仅存的三个了,他要救的人肯定会耗费一个,但是他不能让无月死去,便把所有的都给了他,若是真的能过回去,希望玉无风可以用它自救。

当优熠再次见到玉无风的时候,就是眼前的这幅场景,浑身上下都是血,原本的坚韧战甲已经看不出丝毫原来的样子。他以为他再也不会看见这个人,没有想到他真的会回来,而且带着一身的伤依着他的状态肯定是忍受不了时流的,但是现在他就活生生的站在这里,生命迹象微弱。嘴角不断的渗出鲜血,艰难的走到优熠眼前。

“带我去找他。”

“??????”

很多时候,沟通并不是需要语言的,尤其是在面对一个称职的对手时。优熠撤除了结界,将重伤的玉无风放在冷幻面前。

“你到了天界?”

“嗯。”

“通过了时流?”

“嗯,所有灵力加上一个星魂,勉强通过???”

他不再说话,看向冷幻没有血色的脸。红了眼眶,颤抖的手从怀中拿出两个月白的宝盒,打开其中一个,取出一个透明的晶体放在冷幻心口的位置,晶体发出柔柔的光包围了冷幻的身体。慢慢的渗入了他体内,但是躺在那里的人依然没有反应。玉无风喷出了一大口的血,散在冷欢那张绝美的脸上,泪水模糊了他的视线,他迫不及待的那出另一个星魂打入他的体内。终于惨白了脸有了一丝红晕,他一手撑着身子不至于跌到,一手握着冷幻冰冷的手,身体周围被白色的光同时包围了起来,玉无风笑了出来。

“已经没有时间了么????你知不知道,遇到你是我这一生的劫难。被你活生生逼的神识分裂,你知道我有多痛吗?一直不能承认爱上你,也不能靠近你,你知不知道这几百年我是怎么过来的?冷幻,如果这天界的血脉还会轮回,如果可以选,那我希望永生不要再遇见你。???”

他的身体几近透明,最后一滴泪水落在冷欢冰冷的唇上。他睁开了那双深蓝色的眼睛,只是这眼睛里面同样的浸这泪水。他发不出声音。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他一点点的消失。他虽然是恨他,但是从来都没有想过要这个不可一世的人真的就这样子消失不见了。他的手抬起,想要抓住那个不可一世的人的身影,但是伸出去的手突兀的停在空中,那个模糊的影子牵动着好看的唇,依稀说着什么,但是再也发不出声音。冷欢嘴角传来一丝的苦涩,这个是他的眼泪,他明显的感觉到这句话的重量,用尽了玉无风整个的生命。

优熠在那一瞬间觉得,这个冰冷的国度里面,最想保护冷幻的人不是他这个亲哥哥,而是为他不顾一切的那个男子。当初一个美丽的误会造就了这段凄楚的故事,但是似乎他并没有后悔过,或着就算自己没有回来,他也会保冷幻平安,只是自己这个傻弟弟似乎心里已经有个别人,才激怒了这个着了魔的男人。

这一生有太多的事情是不能选择的,出生性别,玉无风本来有机会的,但是间接地被他给毁了。如果当时冷幻不是为讨自己欢心,也不会扮作女孩,玉无风也不会把他错当成女孩,也就不会这么辛苦。

“哥,你说,这一切是不是都是我的错。”

“不是。”

优熠抱着全身抽搐的冷幻,因为抽泣而极度压抑的声音。他拼命的挤进优熠的怀中,好像这里才是唯一温暖的地方一般。

星魂不愧为天界圣物,冷幻的身体很快就恢复了,而且灵力大增,已经超过了之前的水平。他没有立刻走出这个睡了快三十年的地方,静静的在哪里待了很久,后来失踪不见。当蓝雨来找到他的时候,他就呆呆的坐在当初遇到玉无风的院落里面,双眼空洞。

“幻,···”

“蓝···雨···,是我害了他,我该死···”

他明明没有流泪,可是蓝雨总觉得他的心已经流干了所有的血。轻轻的拥住这个高高在上的人,蓝雨觉得他离自己的距离是前所未有的遥远,他好像已经不再属于这个空间一般。

“幻,我还在你身边。永远陪着你,幻,这不是你的错,你这样他也会难过的,他付出一切,就是为了你好好的活着啊。我理解他的所有一切,更能理解他的为什么这样做。之前他来找过我,说要我好好爱你,幻,好好珍惜你来之不易的生命好吗?这是他用自己的命换来的。”

其实那天玉无风来找蓝雨的时候跟她说了很多,都是冷幻的一些生活,他似乎知道他所有喜欢的东西和讨厌的东西。蓝雨有那么一时间觉得,这个男人的心或许比任何人的都要火热,他是因为极度的嫉妒才侵犯了自己,但是这绝对不是他真的想要的结局,他冷漠着的同时也脆弱着,冷幻任何一个细小的举动都会引发他所有的情绪。

或许没有一个人可以理解他的痛苦,但是蓝雨感受到了,她甚至忍不住的想要安慰他,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她和玉无风是相似的,同样被冷幻那深深埋藏的的温柔所吸引着,为他身上所散发的气息迷醉。这不是来自他那张绝世无双的脸,是他那双堪比湖水深蓝的眼眸,清澈,冷冽,却又牵动着他和她的心,他们的一切。

冷幻的身体突然间温度俱增,体内像是有一团火焰在灼烧着一般,尤其是后背,又像是要被什么撕裂一样的疼。他猛地推开蓝雨,害怕体内不受控制的力量伤到她。蓝雨急的乱转,不知该如何是好。

“幻,你怎么样?为什么会这样啊!”

“别过来,星魂的威力太大,我还没有完全吸收。啊···”

冷幻的额头不断冒出冷汗,身上泛着红光。背后生出了一双洁白的翅膀,跟之前玉无风耗尽灵力是展现出来的形态一模一样,蓝雨那一刻才明白,原来那个男人把自己的所有都倾注在冷幻身上了,只是这样的爱太压抑,太强大,太过沉重,伤害了幻也伤害她,更伤到了他自己。

星魂石可以修补时间所有的灵魂,令其起死回生,但是修复不了他伤害的心核。他耗尽了所有的一切,就是为了抹杀冷幻那段痛苦的记忆吗?可是他真的想要忘记么?蓝雨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她只要更幻在一起就够了。这也是对玉无风的承诺,也是对自己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