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许你的三生情殇

第四十一章 神秘蛊毒情殇

许你的三生情殇 天羽左翼 3102 2013-08-17 14:29:04

  初雪已经在这个不见天日的地方待了一个月了,她只能依靠红儿前来送餐的时辰推断时间。这一个月倒是过的太平,出来时不时冒出来的几只小动物,其余的她倒是不介意。门口的守卫看她安分,警惕性便慢慢的降低了,有时候还会听见呼噜声。初雪通过和红儿的聊天,已经对石室有了大致的了解。

这里完全就是与世隔绝,就连上山的樵夫都是极其少见,就算自己真的逃出,能不能走出这密林还是一个未知数。幸好陌上坤也算没有为难她,隔三差五就来粉刺她一番之外倒是没有其他的举动,如果身上的鞭痕不算在内的话,她可以说是毫发无伤了。有一天他很生气的冲到自己面前,出言相激,本来这也没什么,可是偏偏她当时还没有睡醒,神智不清。陌上坤看见她这副藐视自己的样子,气得狠狠给了她几鞭。

红儿走后,初雪随手拿起地上小石块,在墙上重重的划下一横,今天已经是整整一个月了。就在她出神的时候,一个声音传了进来。

“怎么?数着过日子啊?这里让你不满意了?”

“呵呵,让你住在这里,你会满意?”

“过来今日,你就不用住这里了。”

“你又想做什么?”

“没有啊!我只是特意为你准备了一份礼物而已。”

陌上坤笑的极其阴险,渗的初雪的骨子一阵寒意袭来。这个人倒底又在打什么坏主意,她可不会相信,他会好心到为她准备什么礼物。一个全身裹着黑色的斗篷的人走了进来,浑身散发出一股冷香,瞬间布满了整个石室。

“来人,打干净的山泉水过来,另外要一百根蜡烛。”

“是,主人。”

不多时他要的东西就备齐了,地上密密麻麻的分布着白晃晃的蜡烛,旁边是一大桶的山泉。初雪下意识的觉得这些东西,都是为她准备的。可是这诡异的气氛让她觉得很是压抑,找不到突破口,在心里憋的慌。

黑衣人朝陌上坤点点头,他就示意其他人出去。只留下陌上坤和黑衣人两个人,再加上初雪。黑衣人递给陌上坤一株看似十分奇怪的花,纤弱的枝条上面缀着一大朵的花,好像随时要折断的样子。

“等下万不可靠近蛊阵,情殇威力极强,要是伤了王爷...”

“嗯。”

初雪被黑衣人点了穴道动弹不得,而且她也没有打算要逃。自己这次是在劫难逃了么?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是看陌上爵那阴沉的脸,就应该不是什么好事。黑衣人衣裙一挥,蜡烛便围绕着浴桶为中心,排成了一个巨大的圆。整整三层光墙,瞬间将这原本就不是很大的石室照的恍如白昼。

初雪被扔进了这冰冷刺骨的泉水中,瞬间冷的浑身打颤。她怒瞪着陌上爵,余光扫到了黑衣人低垂的帽檐下。黑色的斗篷下,露出一个光洁无瑕的下巴,伸出的手却显得很是干枯,像是一个垂暮的老人,这个人果真是诡异。

一滴红色的药水滴入干净的泉水中,原本透明的水突然间就变为血红,而且还散发着浓重的血腥味。初雪被这味道呛到几乎晕厥过去,黑衣人从怀中掏出一个透明的瓶子,里面赫然是一条蠕动着的小白虫,有淡淡的蓝色从它身上散发出来。初雪看着这条虫子,眼睛睁的大大的,透着恐惧。

不会吧!这个人他是想...

初雪不敢再想下去,而且她太明白,现在的她就是刀板上的肉,任人宰割。与其做无力的抵抗,不如积攒力气给敌人致命的一击。

透明的瓶盖打开,虫子慢慢的爬了出来,沿着黑衣人的指尖爬行,突然调转了方向,脱离了他的手指掉进了红色的水中。黑衣人拉起初雪的手,在她的右手腕上划破一道血口后扔进了水中。

在这个情况下要是她还不明白他要干什么,那她就绝对是傻瓜加白痴。指尖传来一丝温暖的触感,初雪的心也随着这触感邹然收紧。那温度慢慢的绕着她的手指靠近手腕的地方,这种速度对她来说是一种缓慢的折磨。手腕传来一阵如虫蚁啃食的痛感,一点点咬破她的血管,渗进了她的血液,顺着她的血管游动。初雪痛的浑身冒冷汗,原本封闭的穴道被一股力量冲开。血红色的水颜色渐渐变淡,不多时便转作清澈。

几乎蚂蚁人能承受情殇所带来的痛,黑衣人看着拼命压抑自己的出现,心里有一丝的不忍。这个女子的承受能力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不知道是什么力量在支撑着她,使她的意志力如此强大,这样的人,心中必定是有着一个巨大的愿望,而她也是因为这个愿望而存在。

木桶破裂开来,湮灭了地上一部分的蜡烛。初雪疼的在地上不停的打滚,被湿透的衣服紧贴真她的身体,在这湿寒的地上显得极为狼狈。发丝粘在她的脸颊,额头渗出密密麻麻的汗珠,双手环保着身体,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痛呼。

“啊!...”

这声音极度痛苦,在这个狭小的空间回荡,久久不能散去。黑衣人将手指置于初雪颈间,片刻后说了句成功了便退在一边。

红莲的身形一颤,从沉睡中苏醒过来。

“雪儿。”

他不安的叫了一声,身体发出一阵阵痛。这就表示,主人承受着巨大的折磨,到底是谁这么该死,居然打她的注意。与此同时,优熠双手捂着心脏跪倒在地,他的心核突然跳的厉害,像是要蹦出来一样,自心口的位置传来丝丝疼痛。

“雪儿。”

优熠低低的叫了一声。

情殇不是一般的蛊虫,有雌雄两只。现在初雪体内的就是雌体,它喜欢温暖的地方,怕冷,要是外界的温度达不到它的要求,就会吸食寄主本身的血液来转化为能量,这就是陌上坤为什么说自今日起就不必住在这里的原因。承受不住的初雪终于昏了过去,软软的伏在地上一动不动。

“来人,将她带到乐音那边去,好生照顾,万不可受寒。”

“是。”

来人将初雪裹着厚厚的羽被带了出去,此刻的她毫无生机,就像一具尸体一般冰冷。她似乎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见了优熠,还有红莲,还有陌上爵。每个画面都异常的清晰,她差点就分不清这是在梦里还是现在,直到一个诺诺的声音传来。

“雪姐姐,你快醒醒啊!”

“红儿,她没事,你不要着急。”

“白哥哥。雪姐姐已经睡了三天了,会不会...”

“不会的,因为她体内有情殇,之前中蛊时受了太大的伤害,精元损耗的太厉害,所以才迟迟不醒的。”

“可是她的脸色丝毫没有好转啊!”

“嗯,这恐怕不是一时半会能恢复。”

初雪神智清明,完全直到他们的对话,只是觉得眼皮又千斤重一样,想要睁开却又好像被什么拼命压制一样。好不容打开了一丝缝隙,阳光透进了她的眼眸,刺的她的眼睛生生的发疼。

“红...”

她本想叫红儿帮她拿水来喝,自己好渴,可是嗓子沙哑的居然发不出一个完整的音。

“雪姐姐,你醒啦。”

红儿爬在她的床前泪眼朦胧的望着她,她身后站着一个白衣男子,眼神中透着一股疏远的气息。初雪心想,这个应该就是红儿口中的那个白哥哥了。

“快将温水递于她喝。”

“哦,好。”

红儿手忙脚乱的接过一杯温水,扶起初雪单薄的身子喂她。短短几天,她竟然就瘦成了这样,看的红儿又一次湿了眼眶。她虽然是帮不了她,但是她打心里喜欢这个平易近人的女子,现在无缘无故就变成这样,小女孩的心里是有着极尽的委屈却没有地方说。

“是你救了我。”

“不是。是你自己救的自己,与在下并没有关系。”

“不管怎么样还是谢谢你。”

“替姑娘诊脉时发觉,姑娘中了一种叫情殇的蛊毒,你体内的便是雌蛊。以后切记万不可食用冰的东西,更不能受冷,不然蛊虫吸食经血,姑娘恐怕就要受苦了。”

“我叫初雪,敢问阁下尊姓大名?”

“我姓白。”

“多谢白公子提醒。”

蛊毒?这东西她记得,百草汇中有记载。传说是一种人工培育的毒虫,蛊虫的制作方法是将各种毒性强大的毒虫放在一个密闭容器里,让它们在其中互相打斗,最后剩下来的那一只就被称为——蛊。可是蛊虫的培养条件十分繁杂,本来就是西方蛮夷之地才有的,按理来说应该是在百里境内。而且情殇不是一般的蛊虫,培养的过程可以想象有多复杂,千万对情殇里面只有一对是可以培育成功,这么稀有的蛊虫,陌上爵怎么会找到,而且还用在自己身上。

雌雄蛊虫可以相互感应,若是一方一旦死去,剩下的一方也是绝对活不了。会反噬寄主,进入心脏啃食心脉,最后随着寄主慢慢死去。就像是青鸟一样,绝不会独自存在。没有人承受这样的痛苦,一般还没有等蛊虫进入心脏就已经自杀啦。初雪苦笑了一笑,陌上爵真是舍得,自己和他这才认识没有多久,这么贵重的礼物也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