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许你的三生情殇

第三十九章 优熠被困凌阁

许你的三生情殇 天羽左翼 3349 2013-08-17 14:29:04

  莫雨走进栖龙殿,陌上爵还望着那只耳坠出神。心下感叹:主子被这初雪姑娘连魂都勾走了。哎,想他的一世英名就这样子毁了。只是这样子恐怕是要苦了他自己了,只要了解陌上爵的人都知道,他很专情。可是生在皇室,这样的专情无非是一把利刃,会伤害他最爱的人。陌上爵心里一直都未曾有过任何一个女人,唯独这初雪,没有认识多久就接回宫住了。虽然他家主子找了听起来似乎很是合理的理由,但是只有他自己才会相信这样的冠冕堂皇的事情了。

“皇上,和您预料的一样,果然有人故地重游了。”

“是绿萝?”

“不是,是紫燕。”

“是她?”

“要不要...”

“带到密室,我要亲自审问。”

“是。”

“带到密室”这几个字停在莫雨的耳中,竟然会觉得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皇上已经多久没有用过这个地方,他已经记不清了,他只记得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那个时候朝中势力分成好几股,为了控股王权手段是必须的,为了那些老不死的手下的杀手,他建立了这个隐藏在陌上深处的囚牢。

紫燕在回去自己住所的路上被人打晕了,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在这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她感觉四周的空气湿漉漉的,触的她心里的每根弦都紧绷着。她怕的瑟瑟发抖,她怕这样的空间,会让她想起那个不堪的夜晚。一个声音响起,打断了她的思绪。

“主子。”

“人在里面?”

“是。来人,掌火。”

一个火把燃起,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密室里面瞬间灯火通明,进来这里的人,没有一个是活着出去。陌上爵一身黑衣走了进来,环顾四周,发现蜷缩在墙角的紫燕。紫燕被这突如其来的光亮照的睁不开眼,好不容适应后才发现来的原来是九五之尊的皇帝。她爬到陌上爵的脚边,双手抓着他的衣袍边缘,乞求道:

“皇上,一切都是我做的。是我勾结歹人绑架的雪姑娘,你杀了我吧。”

“你这么急着认罪,是想袒护谁么?”

“没有,真的没有。是我,都是我错,我不该贪图富贵害了雪姑娘。”

“哼,雪儿的名字也是你配叫的。那个叫绿萝的是你什么人?”

“不是的,她只是个弃婴,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她的声音突然变得坚定起来,没有了之前的懦弱。直直看向陌上爵,眼中好像真的想要告诉他,她没有说谎一般。陌上爵抬脚踢开了拽着衣角的紫燕,转身走到密室门口,冷冷的开口:

“你的表哥是御林军的四品校尉,你们从小就有婚约在身,可是你家道中落便被他家强行退婚。你十七岁进宫的时候他还是一个普通士兵,没有能力抵抗家庭的压力,还要我继续说下去么?”

“皇上,求求你。不管他的事,这一切都是我的错,和他没有丝毫关系啊!再说我跟他早就恩断义绝了。”

“这件事情确实不管他的事,我只是想提醒你。你和那个绿萝真的丝毫没有关系么?”

紫燕的眼中充满了惊恐,他怎么会知道?难道他已经遭受不测?不会的,这件事情只有自己知道,绝对不可能外扬的。

十六岁的紫燕出落的亭亭玉立,当时和他表哥也可谓是情投意合。可能因为他们太幸福了,遭到上天的妒忌,紫燕的家中遭受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变故。父亲倾尽一生的所有财产都沉默在那片大海中,哥哥也跟着遇难了。上门催债的人每天络绎不绝,几乎踏断了她家的门栏。眼看着母亲一天天消瘦下去,紫燕的心都在流血。

她舍弃女儿家的矜持去找她的未婚夫家求助,他家是世袭的军籍,表哥将来也会入得军营,只等建功立业。以前紫燕家里是大家商户,在当地也算是家世显赫。所谓屋漏偏逢连夜雨,这个时候李家居然说要退婚,说他李家唯一的公子怎么能娶个落魄的小姐做夫人,将她撵了出来。

她在大雨中整整等半天,想要唤醒那李老爷嫌贫爱富的良知,可是一切都只是她的美梦。她等来的只有羞辱,无处可去的她躲进了破庙避雨,还是李公子的李贤找到了她。她已经神志有些不清,李贤将她带到客栈照顾了很久,并且瞒着李老爷给了紫燕的母亲治病的银两。原本以为噩梦就这样要告一段落,可是谁也没有想到,那李贤也只是垂涎她的美色,有天夜晚趁着喂她吃药之际,居然混杂了媚·药,这药使她连自杀的力气都没有,更别说是反抗了。

一夜云雨后的李贤甩给她几张银票之后,便再也没有出现过了。原本她就想这样过一辈,可是不久以后她便发现自己有了身孕。母亲已经是弥留之际,没有过多久便撒手人寰,留下她一个人辛苦度日。一年后产下一女婴,这个孩子就是绿萝,她曾经的心仪之人留给她的礼物。她曾今恨得想要掐死她,可是在她哭着看向她的时候却怎么也下不了手。

不久之后宫里开始新招宫女,没有钱的人家大多将女孩子卖与宫中为婢,紫燕便成了他们中间的一员,进宫后幸的太后垂爱,紫燕到是没有受多少苦就站稳了脚,没有过多久就“捡来”了绿萝。

陌上爵是查到李贤和她有染,但是之后的事情便没有了信息,所以他并不知道绿萝就是紫燕的女儿。紫燕对李贤的恨早就没有了,一个真正爱过的人,怎么会一直记恨着他了,更何况之后他一再想要补偿,虽然被她一直拒绝,但是现在,她只希望他平安。可是现在陌上爵突然提及这个名字,让她心中震惊不少。

“皇上,李将军并不知道绿萝是他的孩子,此事与他无关啊!”

“无关?”

“皇上,这一切都是我干的,求求你不要牵连他。”

陌上爵听到这里,心里已经了然。原来当时她被欺辱后并不是一直恨着他,绿萝是他的孩子,那母亲肯定就是这紫燕了,怪不得一直觉得她对绿萝格外的照顾。以她以往的做事,是不可能有机会勾结外人的。倒是这绿萝,小小年纪就心机极重,而且行踪有时很是诡异,想来想去问题也就明了了。

“莫语,朕累了。”

“是。”

密室的大门发出一阵深沉的响声,打开了一个约六尺宽的门。陌上爵信步走了出去,莫语紧跟在他身后一声不吭。每当陌上爵生气的时候就会是这个样子,不言不语,平静的看不出他在想什么。就是这样一个他,散发的气息让待在他身边的人觉得不寒而栗。他抬头看着茭白的月光,抬起手张开五指,让月光从指间倾泄出来。莫语觉得主子这会,是真的得了相思病了。

当红莲舟车劳累,马不停蹄的赶去云绯的时候,优熠正在接受一次作为人类的洗礼。

睁开眼睛看见的便是一张极其美艳的男人的脸,优熠真的被吓了一跳。自己这是死了吗?

“你醒了?你都睡了七天了,在不醒估计就要被解尸了。”

“你是谁?”

“啊!这个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优熠环顾四周,这是自己的房间,莫非自己已经冲破了时流来到人间了?可是为什么自己的房间有陌生的人存在,对了雪儿,雪儿在哪里?

“雪儿?...啊...”

“你小心点,你受了很重的内伤,要好生治疗的。雪儿是谁啊?是和你一起的吗?”

“难道这里就没有其他的人了吗?”

“啊!有啊,还有好多侍卫了。”

优熠心想,显然他是会错意了。看来雪儿已经离开这里,这群人八成是敌人,自己还是小心为上。他试着想要运起自己的灵力,可是丝毫没有反应。他有些懊恼的狠狠捶了几下身下的床,心里低咒:该死。

“喂,你能不能像个男人一点啊!”

心里响起一个声音,这个声音他再熟悉不过了。是魔剑的声音,难道它在自己的身体里面?优熠试着在心里问道:

“剑灵?”

“怎么啦!你睡傻啦?”

“魔剑在哪里?”

“你体内啊!要不是我,你早就死了八百回了。”

“那我就谢谢了。你能感知雪儿的气息吗?”

“不能,我现在和你是一体的。力量也是一样的,你的灵力被打散,你以为本大爷很好过啊!”

优熠的脸色不禁黑了几分。

“本大爷”要是以前小小剑灵那有它猖狂的时候,可是现在的形势很不利,自己唯一可以信任的好像也就只有它了。

千语看着这个眼前这个男人的脸色一连变了几个,觉得有些好奇,是想到了什么让他这么的不自在了?

“你没事吧?”

“嗯,没事。敢问阁下尊姓大名?”

“我叫千语,外面都是凌阁的兄弟。话说你怎么会在云绯啊!”

“我原本是孤儿,小时候被丢弃在路边,是师傅将我救回。一直隐居在深山里,这次下山本来打算置办些草药就回去,可是没有想到在途中遇到了歹人,这才慌不择路跑进了枫树林,迷失了方向。”

“这么说你一直身居的深山了?”

“正是。”

“那是那座山了?”

“齐云峰。”

“原来如此。你好生歇息,明日恐怕就要前往凌阁本部了,再这样等下去也不是办法。”

“千语兄是在等什么人吗?”

“传说中的灵女,不过估计是不会回来了。”

“这个世间真的有这样的人存在吗?”

“谁知道了。”

千语回答他的时候,眼睛紧紧的盯着优熠那双深灰色的眼睛,似乎是想从中看出什么一样。优熠坦诚的目光看向他,似乎也是想要证明什么一样。当一个人过分的肯定某些事情,本身就在证明他说的话的可信度有所折扣,千语是,优熠更是。看来这趟凌阁他是非去不可了,优熠在心里冷笑,敢动他的人,这些人果然是嫌命太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