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许你的三生情殇

第三十八章 飞雪阁不见雪

许你的三生情殇 天羽左翼 3706 2013-08-17 14:29:04

  初雪站起身来,忍不住双手环抱在胸前。地牢本来就很阴冷,现在看见这个人更是觉得寒气袭遍了全身。陌上坤绕着初雪看了一周,语气轻蔑的道:

“我还以为是什么倾国倾城的美人,竟然让我们一向不近女色的皇上天天往飞雪阁跑,现在看来也不见的吗。千雪可比你美多了,不过你还不错。”

“爵哥哥待我甚好,如同妹妹一般照顾,你不要辱了他的好意。”

“哈哈哈,妹妹?你到是推的赶紧。你见过那个皇帝将妹妹藏在原本是贵妃的寝宫力面的?”

“我前来是客,不便去叨扰太后,自然住在空殿。”

“这么急着撇清,是因为怕我误会么?美人,你就这么急着想要勾·引我啊!”

“你...,我只是将事实说出来,至于信不信那是你的事。”

陌上坤突然一个转身,用他的右手擒住了初雪的下巴。狠狠的捏着,好似恨不捏碎一般。初雪疼的眼泪汪汪,但却始终都没有求饶。

“仔细一看还不赖,怎么?要不要伺候本太子就寝啊!你要是做的好,说不定我会大发慈悲放了你。”

“卑鄙,你的强项就是强迫女人么?”

“哼,强迫你?就你也配?”

他甩开她的下巴,初雪受不住倒在地上轻咳。陌上爵转身背对着她,吩咐下人道:

“给我好生看着,要是死了,你们都去陪葬吧!”

“是,主子。”

说不怕那绝对是骗人的,她害怕这个男人一个激动,就真的做出什么事情来。她虽然觉得这些事情还不至于让自己失去生命,但是就是一点点的试想都让她忍不住的发寒。自己还真的是倒霉到了极点,平白就卷入了这场斗争中来,虽说陌上爵待她是不错,但是也没有到让她相交性命的程度啊!想到这里,初雪苦笑了一下。

不多时来了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姑娘,看装扮应该是普通人家的姑娘。唯唯诺诺的好似在害怕什么,她刚刚进的铁门,就听见有人催促。

“快点进去,磨蹭什么了?”

“我..马上..就...”

小姑娘适应了这里昏暗的环境后,终于看清了初雪的样子。大着胆子走了过来,声音颤抖的像是看见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般。

“小...小...小姐,请..请吃饭。”

“小妹妹,你不要害怕。姐姐不是坏人,不会伤害你的。”

初雪微笑着,她希望这个女孩子不要怕她。看她的样子肯定是受了不少惊吓,大概之前是没有过这样的经历。小女孩颤巍巍的将食盒放在地上,将里面的菜拿了出来放在床上。将筷子递与初雪,示意她用餐。

“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啊?不要怕,姐姐不糊伤害你的,我也是被他们抓来的。”

“我..叫..红儿。”

“红儿?红儿你怎么会来到这里了?”

“我和爹爹上山砍柴走散了,失足摔下了山崖,醒来的时候就在这里了。”

“那你有受伤了吗?”

“嗯,腿摔断了。白哥哥治的,早好了。”

已她的伤势,就算是用最好的药也要三个月才会痊愈,红儿肯定在这里待了不止三个月了。看那陌上坤的态度是绝对不会给她用什么好药,救回她的人应该就是她口中那位白哥哥。

初雪本来想问她关于那个姓白的男子的信息,却被一声呵斥声打断。

“吃完快点安静,哪来那么多的废话。”

红儿被这声音吓得身子一抽,初雪心想:看来这红儿怕极了这群人。陌上坤既然绑架她,势必是想拿她威胁陌上爵,依照绿萝的反应。她并不知道他就是皇帝的亲身哥哥,陌上坤也是刻意隐瞒了这一点。既然都到了这里,他肯定会将自己在她手上的信息‘透露’给陌上爵,初雪四下查看自己的衣物饰品,果然她发间的那根碧玉簪子不翼而飞了,那是熠给自己的,拿什么不好偏偏拿它,初雪气愤的想着。可是眼下自己现在唯一能做的,恐怕就只有等了。

···陌上皇宫···

陌上爵震怒的看着跪了一地的侍女太监,眼中是熊熊燃烧着的怒火。自己才离开一个晚上,雪儿便凭空不见了,留下这一屋子的废物,让他如何不生气。

“昨夜是谁值夜?”

“回皇上是绿萝。”

紫燕平静的说着,似乎和她没有丝毫的关系一般。

“绿萝?是你最后看着雪儿就寝的?”

“回皇上,雪姐姐昨夜睡的早。我见她睡着了就一直守在偏殿中,直到今早叫她起床才发现,她已经不在房中了。”

“雪儿在这里除了你们,一个人都不认识。最近飞雪阁可有其他人来过?”

“皇上,并没有其他人靠近。之前都是我跟莫雨轮流看守,直到昨夜···”

看来雪儿并不是自己走失,而是有人精心设计了这场了失踪。陌上整个皇宫戒备森三,没有腰牌是绝对进不来的。

“莫凌去查一下昨天自昏黄时分所有进出皇宫的人员。”

“是。”

陌上爵的剑眉紧蹙,他是不是漏了哪里?总觉得很是不对劲。寒园!整个皇宫防守最为薄弱的地方,难道?

“莫雨跟我来。”

“是。”

陌上爵带着莫雨来到封闭寒园的正门前,宫墙高耸大门紧闭,大大的铜锁挂在那看似格外沉重的弧形拉环上,由于年代久远已经变的锈迹斑斑。莫雨退后一步,挡住陌上爵的身子。

“主子,你暂且退后。”

宝剑一挥,偌大的铜锁便掉在石板布满的地面上,发出哐啷的声响。陌上爵进的门来,环顾四周,觉得有双眼睛好似在盯着他一样的感觉。

“谁?出来。”

许久没有人回应,只有风吹动园中满地的落叶,发出稀稀疏疏的声音。难道是他多心了?

“莫雨,派人去查看是不是还有别的入口。”

“是。”

片刻之后,便看见莫雨急匆匆的赶来。

“皇上,围墙东边已经坍塌,好像有人走动过的痕迹。”

“去看看。”

绿植覆盖的断壁残垣下,隐隐约约是一条只容的下一人通过的小道。莫雨弯腰拨开了伏在地上的枯叶,赫然出现在眼前的是两个小巧的脚印。这个尺寸断然不是男子留下的。由于这里常年见不得阳光湿气极重,地质酥松,这才留下了下来。

“这里是冷宫,谁这么大胆?居然敢私闯。”

陌上爵全身散发着一股阴冷之气,骇的身边的侍卫们不禁打了一个寒战。看来他们的皇上这次是真的要发火了!

就在陌上爵要转身离开时时候,落叶间一丝光亮照进了他锐利的眼眸中。他俯下身子,在枯叶之间捡起一只小巧的淡红色朱玉耳环。眼眸微微眯起,口中呢喃道:

“雪儿。”

按理来说雪儿根本就没有必要来这么偏远的地方才对,既然不是她有意要来,那就是有人引她来的。想到这里,陌上爵的气息瞬间冷了何止百倍。莫雨暗自叹气道:完了,自家主子这次可是被人拔了逆鳞了,不知道是谁这么有胆。虽然平常看似无害,但是他和莫凌可是清楚的很,主子的手段绝对不亚于刑房里面的那些劳头门。他不会叫你死,只会叫你生不如死。

“看来这皇宫里面的野猫还真不少,居然偷到朕头上来了。”

“皇上,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

“飞雪阁。”

陌上爵悠悠的走进了飞雪阁,跪在地上的宫女们早就已经苦不堪言了,平日里面初雪不让她们动不动就跪,自从她来了之后,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跪这么久了。人就是这样,凡是能使自己舒服的事就会很快适应,但是从舒服再倒回以前可就没有那么快了。看见陌上爵进来,所有的人将头又垂低了几分,整个人几乎趴在地上。

“说说你们昨夜都在干什么?”

“回皇上。奴婢在工房歇息,这个屋子里面的人都住在一起的,皇上明鉴。”

“回皇上,我们和春儿都是同住在一起的。”

.......

“回皇上,昨夜奴婢从太后哪儿回来就歇下了。”

“哦,紫燕姑姑好像是一个人住吧?”

“是的,”

“那就是说没有人证明你当时真的在休息了?”

“我就睡在绿萝守夜的偏殿中,绿萝可以作证。”

“是啊皇上,姑姑回来时正是酉时左右,我很姑姑伺候雪姐姐用完晚膳她便去歇着了。”

陌上爵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示意莫雨不要再继续。这样一来两个人到是可以互相作证了,陌上爵在心里冷笑。以为他这个皇帝是混饭吃的么?不过既然已经有了破绽,他有何必急着拆穿了,现在她应该是急着想要确定当时有没有留下什么证据吧!

陌上爵细细揣摩着手中的耳坠,好似是什么稀世的珍宝一般。要不是顾及雪儿的安全,真想此时就把那女人给撕了。她看他的眼神他又何尝没有发现,那副单纯的外表之下又隐藏了都少龌龊的事情,这些他都不想去理会。因为母后喜欢也就由着她放肆了,可是没有想到,这次居然打上了雪儿的注意,真的是万分的该死。

他起身大步的走出了飞雪阁,绿萝这才松了一口气,瘫软的坐在地上。面对着他的一瞬间要不是紫燕姑姑有意解围,她真的害怕自己会熬不住说出事实来。感激的目光投向紫燕,微微颔首以示谢意。她扶着自己还在扑通跳个不停的心脏,慢慢的突出一口浊气。

暮色将近,绿萝身穿一件深蓝色衣裙,站在飞雪阁的门口张望着。本来要踏出去的脚步,由于被人猛的用力拉扯而收了回来。绿萝蔓延惊恐的看着来人,低低的叫了声:

“紫燕姑姑?你怎么会在这里?”

“萝儿,别去。你现在去,无疑就是自投罗网啊!”

“姑姑你在说什么啊?萝儿怎么听不懂?”

“萝儿,姑姑都知道的。”

“你知道什么?”

绿萝的脸色微变,眼中满是狠戾,完全看不出前一刻的单纯。

“萝儿,自古无情帝王家,皇上绝对不是你的良人啊!”

“皇上他温柔善良,生性爽直,怎么就不是良人了?你这样诋毁他,就不怕被治个杀头之罪么?”

“萝儿,我亲眼看着你长大。我怎么能看着你跳进火坑了,听姑姑的话,莫要再想这件事情了好吗?”

“说的轻松,我刚出生爹娘就把我抛在路边,是你把我捡回来没错。可是你不要忘了,你不是我的谁,不要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你不是关心我么?好啊,那就替我去看看有没有留下什么痕迹,免得被人搜了去。”

紫燕读懂了她那双原本清澈的眼睛中的信息,她是认真的。那个原本单纯善良的孩子已经不见了,如果这一切都是她的错,那就让她来承担。她心里默默的念了一声:我的孩子,娘亲最后唯一能替你做的,就只有这件事情了。她单薄的身影在冷风中显得更为孤单起来,头也不回的冲进了暮色中。绿萝心里补了一句,奇怪的女人,莫不是脑壳坏了么?做这样的蠢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