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许你的三生情殇

第四十章 优熠初入凌阁

许你的三生情殇 天羽左翼 3433 2013-08-17 14:29:04

  红莲拼借着云绯纯净的水源之力才勉强使用了隐身术,透明的他穿过防卫森严的人群,一点点靠近优熠所在的房屋。幸好这个地方到处是水,不然要像这样毫无声息的潜入简直就是痴人说梦。他足足在白水涧的湖中泡了一天一夜,精力才有所恢复。心下一直咒骂,这凡人的马还真不是人骑的,害的他骨头都快要散架了。

红莲悬浮在空中,便看见一个小小的透明的精灵飞出了优熠的房间。剑灵看见他靠近立马钻进了房间中,好像是极为怕他一样。

“喂,有个强大的妖精在靠近。”

“我知道。”

“你知道?那还不赶紧偷跑?”

“你有能力?”

“我..当然没有,我现在不是和主人你是一体的么,怎么可以丢下你自己跑路了。那我以后还怎么见人啊!”

“放心,反正你也见不到。”

剑灵被他气得在房间里面乱撞,突然猛的飞进了优熠的身子。一想到身体里面有个不明物体,他觉得一整恶寒,不禁皱起了眉头。正所谓虎落平阳遭犬欺,看他以后怎么收拾它。

优熠觉得有股微弱的气势在靠近他,但是这股气势好像并没有恶意,而且他好像在那里见过。思绪几个回转便想起来:是红莲。可是他怎么不在雪儿身边,而且现在怎么变的这么弱?他无法跟他交流这里被人时刻监视,他根本就无法开口。好看的眉头皱的更厉害了,像小山一样的堆积在一起。

优熠在心里默念:

“剑灵,出来。快去问问他,怎么不在雪儿身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雪儿...”

剑灵一听见这个名字,白净的小脸上有了一丝红晕。挥动着透明的小翅膀,晕晕乎乎的就飞了出去,优熠看着它的表情,恨的眼睛直冒火光,这个色妖精,真想拔了它的皮做衣服(虽然很不现实,它实在太小啊!)。

剑灵停留在优熠肩头,凝神静气,接受优熠传给他关于眼前这个妖精的大量信息。要是以前的它自然是不用害怕,想它可是堂堂魔剑,杀的人都可以堆成一座山了,可是现在不一样。它为了救优熠将自己封印在他体内,魔力折损不说,就算是一个普通的妖精,它现在都不能去冒险,更何况眼前这个看似来者不善的家伙。光看那张扬的红发就让人觉得不是什么善类,再看他呈爪形的手,还是不要惹他的好。幸好,他已经臣服与优熠,自己的小命算是没有大碍了,想到这里,他的心情一下子好转了不少。

“喂,红莲。主人问你为什么不在雪儿身边?”

“雪儿现在很安全,她很想你,让我来找。”

“主人说,雪儿还好吗?”

“要是没有他,雪儿好的不得了。”

“主人说,雪儿在那里?”

“陌上的皇宫。”

“主人说你怎么变的这么弱?怎么保护雪儿?”

“要不是你强行将我封在那只破镯子面,我会这样?”

“主人说是不是雪儿拒绝相信你,所以你才得不到力量。”

红莲眼中红光大增,这一句狠狠的扎进了他的心里,是啊!雪儿不相信他,所以自己才得不到力量,还差点沉睡。

很多事实自己明明清楚,但是被别人讲出来就会极度的不爽,红莲现在就是这个情形。他满脸黑线的盯着那个悬浮的身影,觉得格外的碍眼,要不是现在需要它,他才不会委屈自己再听它的废话。优熠看着这幅样子的红莲,脸色终于有了缓和,心里淡淡的有种抵触,他不希望雪儿除了他之外和别的男人太过亲近,当然红莲也不行。

千语进的门来的时候,就看见优熠那绝世无双的脸上有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虽然不知道他发生了什么,但是起码应该不坏吧!

“我们认识这么久,还不知道你叫什么了。”

“冷优熠。”

“冷优熠?名字好特别啊!我们主子想要请你去总舵,等下就起程,你有什么要准备的么?”

“不需要,大概什么时候?”

“一个时辰之后。”

“嗯。”

千语有种错觉,这是一个被困之人应该有的态度吗?他的身上散发着一股贵族的气息,而且看情形应该是位高权重的人才会有的,根本不想是一个隐居深山的人。再次回头看向优熠的时候,他已经敛去了一身的气势,变的若仙人一般安静,可能是自己想多了。

“他们要带你去哪里?”

“不知道,看来头领应该是个厉害的角色。”

“你的灵力什么时候才能恢复。”

“需要有足够强大的灵之源,这样才有希望。”

“人界哪里有这样的地方?”

“有,在子桑的镜湖。”

红莲深知优熠需要的是怎样的灵之源,他本身就是羽族,而且还是皇室,更是王。要是真的要恢复,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现在能冲破时流已经是奇迹,要是勉强在去吸食外界的不同属性的灵力,反倒是会成为祸害。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等他体内积蓄一点原本羽族的力量,再慢慢壮大后吞噬别的灵之源,这样才有可能恢复。

“你快点回去,确保雪儿周全,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我也觉得,好像···”

“不会的,她一定好好的,在等着我回去。”

“她确实是在等你。”

一句话没有说完,红莲的身子便飘出了房间。这个话题他不想再继续,不知道为什么,提到初雪在等他,自己的心里就堵的慌。他陪着她走过了所有的路,可是雪儿甚至没有把他当成一个男人看,他在她心里,只是一个飘渺的存在,寄住在她的边,静静的守护着这一切。

红莲将整个没入水中,只有这样他才觉得自己能正常的呼吸。他本来就是一株红莲,只是沾染了灵气得道成型,后来遇到小王子。原本在他记忆中清晰的影子,最近好像想起的次数越来越少了。他双手环抱着自己的腿,蜷缩成一团,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好冷!

优熠跟随着千语,慢慢的走到白玉桥。在桥上看了一眼平静的湖面,一袭还有个红色的莲花的影子,眉头不由得轻皱了一下,但愿自己是想多了。谁要是敢动他的人,他定叫他知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由于优熠“伤势”很重,千语就派了一辆马车给他。这一路上到时也没有赶路,但是这些马脚程极快,不到四天就到达了华林。看着眼前的一切,优熠觉得有些物是人非的感觉,明明在人间看来就短短三年的时间,自己却是真正的度过了一百年的时光。他从来没有觉得时间可以流走的这么慢,等待让他度日如年。

千语一行人换上了较为平常的衣物,就算是这样,在人群之中还是有些许的异样。他们走过的地方,每个女孩子都红了脸,捂着手绢跑开了。就连买菜的大妈都忘记了自己来集市的目的,更夸张的是小摊的老板都忘记了收钱。

“统领,你要不要戴个斗笠啊?”

一个侍卫实在忍受不住这样的场景,好心的提醒千语。

“不用啊!这么冷,干吗要戴斗笠,又没有太阳,戴着岂不是更难受。”

千语的义正言辞惹得旁边的侍卫一口气憋在胸口没有喘上来,脸色像是吃了蟑螂一般的难看。在凌阁敢这么高调的,恐怕也只有他了。千语长的像极了皇上,也就是凌阁主人的哥哥,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到了若是不仔细看,绝对会混淆的程度。千语也曾经顶着这张脸骗了不少人,他家皇帝是温柔型的,可不像眼前这位大神,做事绝对的无底线,除了阁主的话,他谁的都不听。

在华林只停留了一日,第二天便又开始上路。优熠此时觉得,原来读书是这么好的一件事情,依着以前雪儿说的方向,起码他现在知道自己是在慢慢靠近子桑。这样也好,反正镜湖就在子桑,这样反倒是省了很多工序,免得自己再跑来找。

镜湖位于子桑北部,地处雪山中心。当时他看关于各国事迹的书是就有看到过,每个人都将这个地方描写的极其神秘,这次激起了他的好奇心,有天去亲自看了看,果然是个灵气十足的好地方,就是太冷,不适合人类居住,这才打消了让雪儿前来的念头。

他们差不多走了十天,十天之后便来到一个叫幽云山庄的地方,这个山庄他记得,是子桑两大山庄之一。翠峰环绕,人杰地灵,整个山庄位于半山腰,占地极广,目测之下起码有十几亩。建筑极其考究,主人肯定是个懂得享受的人,原本他就推断这些人的主子肯定不是普通人,不然也不会打云绯的注意,却是没有想到居然和幽云山庄有关系。看来这次真的要在这里“作客”了。任谁都想不到,幽云山庄的真身就是凌阁的总舵。

“怎么才回来?”

说话的是一个一身黑衣的英俊少年,只是他的脸色,只能用一个“臭”字来形容。

“怎么想我了?”

千语戏谑的问道,少年的脸色微微一变,心想:这脸皮可真的是越来越厚了。

这个人是玄月,四使中暗杀最厉害的人。代表词:冷酷。

千语转身向优熠说道。

“可能要委屈你一下了,你是愿意自己走了,还是横着走啊!”

优熠绝对自己的火气蹭蹭的往上冒,要不是现在一点力量都没有,他何止与沦落到被一个人类问要不要横着走的地步,这对他来说简直就是莫大的耻辱。一条黑色的锦带递到了他手中,顺着锦带便是千语那张欠揍的脸。他不假思索就蒙住了眼睛,虽然自己是没有力量,可是优熠从来都不怀疑自己的能力,就算是闭着眼睛走,他也能记住所有。

“别怪我没有提醒你,阁主最近心情不好。”

“多谢。”

千语抱拳向血月道谢,一般的人都是横着进去的,哪里还用的着这么麻烦。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千语就是觉得,眼前这个人或许能改变现在的局面,让他不在这样受那些奸逆之人的胁迫。他能改变的是他们都做不到的事情,索然没有根据,但是他就是这样子觉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