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许你的三生情殇

第四十二章 最贵重的筹码

许你的三生情殇 天羽左翼 3335 2013-08-17 14:29:04

  陌上爵站在龙栖殿的中央,高大的身子遮住了部分的烛光。有时候审问犯人最好的手段不是酷刑,而是她想要什么,你就给她什么,尤其是陷入爱情了面的女人。

陌上爵是帝王,他不是没有过女人,而是不屑在她们身上花费时间。绿萝端着一杯清茶慢慢的走了进来,低眉垂目显得格外的娇媚。绕道陌上爵的眼前,将茶盘缓缓抬高到他眼前。陌上爵结果茶杯,嗅了一下,剑眉微微蹙起说道:

“很香。”

绿萝亲眼看着她将一整杯茶一饮而尽,眼中闪过一丝欣喜。她以为,她的机会来了。却是没有想到,就是这瞬间的放松,将她彻底的送入了地狱。屋子里面弥漫着一股浓重的香味,绿萝的眼神变的迷离起来。陌上爵脸上的笑意瞬间散去,冷冷的叫到:

“还不快点。”

居然叫他出卖色相,而且还是对着一个微不足道的宫女。莫语看着陌上爵黑透的脸,赶紧将一个一身灰色衣袍的中年人带到了绿萝眼前。灰色衣袍的人将绿萝引导至一张椅子前坐下,在她鼻翼间放了一个小巧的瓶子。绿萝呼吸道里的东西后神色更加迷离起来,脸上还带着笑意。

“皇上。麻烦你站在她眼前,...千万不要有杀意。”

陌上爵隐去一身戾气,在绿萝眼前站定,灰色衣袍的人便开始问绿萝问题。

“绿萝姑娘,你现在正在和自己最喜欢的人在一起赏月,月亮好圆,好大。”

“嗯,好大。”

“你的是谁了?你看清了吗?”

“嗯,皇上,呵呵呵。”

“他说绿萝好漂亮。”

“呵呵呵,说我漂亮。”

“他问你将初雪带到哪里去了?”

“初雪?那个贱女人被一个黑衣人带走了,不是我带走的。”

“那你有看清他的样子吗?”

“斗篷太大,看不清。”

“他说明天会来在找你,你记得吗?”

“不会的,明明说是十天后。”

“地点了。”

“老地方啊!除了寒园还能去那?”

灰色衣袍的人看向陌上爵,眼神中的意思是还要不要问。陌上爵摇摇头,快速的出了龙栖殿。绿萝的记忆停留在事发的当天,也就是七天前,她说十天后便会和黑衣人再相聚,那就是说还剩下三天。出于保守起见,这几天他对绿萝的态度可谓是翻天覆地,连母后都以为自己要纳她为妃。要不是因为雪儿,他何苦这么委屈自己。

寒风灌进了他的衣袍,让他觉得这个深秋分外的寒冷。心里默默的念了一声:雪儿你还好吗?

自己快要抑制不住那满腔的怒火,他恨不得就这样捏死绿萝。可是她也清楚,失去这一条线索,自己真的是无路可循了。现在唯一肯定的是,绑架雪儿的是一个庞大的组织,而且这个组织在陌上境内的势力不容小炯。他有想过是陌上坤,可是现在还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就是他,自己的耐心已经快要耗尽了。就在这时,莫凌来到他身边,递给他一支长箭,尾部帮着一封信。

“想要她平安就不要轻举妄动。”

署名的地方画着两把交叉的剑,陌上爵低低的自语着:“陌上坤,果然是你。”

水快要淹到了她脖颈,就算是被点了穴,初雪还是觉得自己打了个冷颤。她好像大声呼喊:熠救救我,可是她做不到。

黑衣人人从怀中拿出一个透明的小瓶子,看不出材质,里面是血红色的液体。黑衣人将那液体倒入水中,原本清澈的水瞬间变的通红起来,像极了鲜血的颜色,更诡异的是这水有了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初雪被这味道呛的快要晕厥过去,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几欲突了出来。

他将初雪的右手提起,在她的手腕上割出一个小口,这本来也没什么。巧的是他刚好割破是血管的地方,血液快色的从她的手腕流出,顺着胳膊形成一道血痕。将她的手搭在浴盆的边缘,手腕刚好没入了水中。黑衣人从宽大的衣袖中拿出一个很是精致的盒子,盒子小巧玲珑,做工精致。打开盖子时还散发着一个冷香。一条细小的白虫从盒子里面爬了出来,绕在他的手指上慢慢往上游弋。黑衣人将他的手也置于水中,白虫好像是得到了什么信号一样,便慢慢的靠近了水面。

初雪看着那缓缓滑入水了里白色物体,心里是说不出的恶心。她自幼便熟读了大量的医书,对蛊毒当然也甚是熟悉。这看似小小的东西,说不定瞬间就会要了她的命。一股细微的温暖自指尖传来,慢慢的绕着她的食指而上,靠近了伤口的地方。突然手腕一阵剧痛传来,慢慢的这痛就传遍了整个右臂,还有像上延伸的迹象。她心下了然,拼命的想要忍耐,这是蛊虫在她血管中爬行所造成的。

冷汗从她的额头不断的冒出,一声痛呼:“啊···”。

黑衣人的身形不禁颤抖了一下,迅速的在水中加入了一滴蓝色的药剂。原本红色的水渗进了初雪的皮肤,快速的变淡,最后变回了原来的样子。看着这一切,就连旁边目睹着一切的陌上坤也禁不住的皱眉。他默默的在心里自语:谁让你是他的女人,这一切都是他带给你的,休怪我。

原本被封了穴道的初雪突然双手环抱着身体,剧烈的摇晃身体,浴盆突然被一股力量振碎,四分五裂的散在地上。冰冷的水洒了一地,初雪就在这满是水渍的地上不断的打滚,不断的发出痛苦的呜呜声。发丝凌乱的粘在她小巧的脸上,分不清的汗水和泪水。片刻之后她抽搐着,贝齿紧紧的咬着嘴唇,抑制自己在发出声音。慢慢的,她晕死了过去。

黑衣人赶紧将她的身子抱起,裹了事先准备的杯子。手指放在她的脖颈间,回头看向陌上坤。

“还活着。”

“来人,带她到白听雨哪里去,好生照看。”

“是,主子。”

几个人迅速的将初雪抬了出去,此刻是她没有丝毫的生机,就像是一个死去不久的尸体一般。

······

白听雨看着床上这个纤弱的女子,眉头不禁又紧皱了几分。她已经睡了七天了,这七天可真的是颗粒未进,若是其他人早就撑不住了,可是这个看似柔弱的女子却一直都有气息,虽然很弱,但是却也平稳。她的体质比较特殊,自己行医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而且这个女子有着过人的意志力,从她能承受蛊毒就能看出,这样看似年纪轻轻的她,究竟是有怎么的过去。

初雪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好长的梦,梦中一遍遍的重复着优熠离开时的场景,让她一遍又一遍的品尝。直到她再也没有力气,每一次她都用尽全力的靠近他,每一次都被那狂风狠狠撕裂。直到最后一次,她终于抓住了他的手,还是那样的让她安心,,他笑着说:雪儿,等我。

缓缓的睁开似有千斤重的眼皮,慢慢的环顾四周,这是一间普通的房子,构造有点像是客栈。一个白衣的身影飘进了她的视野。有那么一瞬间,她的眼中有着无比的欣喜,可是目光上移到那张陌生的脸上时,希望瞬间崩塌,又坠入了地狱。白听雨目睹了这一切,心下明白,看来自己是被瞬间被当做了某个人了,径自走到桌子旁边,倒了一杯热水。

“我要扶你起来,这样子才可以喝水。”

初雪本来想说自己可以,这才发现嗓子根本就发不出声音来。

“你睡的太久了,嗓子还不适应。医者父母心,姑娘,属在下冒昧了。”

白听雨扶起初雪,喂她喝了一大杯的水后点头向他致谢。自己从小就没有生过什么病,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这么脆弱,这么痛苦。直到眼前这个人扶起她时,她才发现自己现在连动一下的力气都没有。沙哑的声音传来:

“谢谢...公子,是你..救了我?”

“也不是,是你自己救的自己,并不是我。”

“这里是?”

“云山。...当然,你还在陌上坤的地盘上。”

“你就是红儿口中的那位白...公子?”

“在下白听雨。”

“你是医仙谷的人?”

“嗯,陌上坤有恩于我。...红儿等会就会回来,你好生休息,以后切记不能碰任何冷的东西,不管是吃的还是用的。”

“请问,白公子。你可知我中的是那种蛊毒?”

白听雨神色微微的变了一下,转身看着窗外。

“姑娘可听过情殇?”

“不曾听过。”

“蛊是一种以毒虫作祟的巫术,是一种较古老的神秘巫术。传说中制造毒蛊的方法,一般是将多种带有剧毒的毒虫如蛇蝎、蜥蜴等放进同一器物内,使其互相啮食、残杀,最后剩下的唯一存活的毒虫便是蛊。而情殇比这普通的蛊毒更为厉害,据说最先是又巫族的圣女发明的,由于她怕丈夫有别的女人,所以就在他体内中了一种叫情殇的蛊。这种蛊有雌雄两体,雌性属火,所以你以后会变的惧冷。雄性属水,所以不能靠近大量的火源。两之蛊虫互相可以感应对方的存在,若是其中一只死去,剩下的那只的寄主便也会因为蛊虫进入心房而死去。姑娘体内那只,就是雌蛊。”

“这么说陌上坤是要握着我的生死了?”

“现在雄蛊就在她身上,姑娘还是小心为上。我有叫红儿备了汤药,姑娘一定要按时服用。”

“多谢白公子。”

白听雨走后,初雪努力抬起手想要拨开伏在脸上的发丝,却被那双干枯的手吓得怔住了半天。这是自己的手吗?没有丝毫的肉可言,瘦的只剩下皮包骨头了。她在心里自嘲的笑了一下,自己还真的是没用,这幅样子要是被优熠看见,估计他是要气的的翻天了。自己赶紧要好好的养好身体,她不想他一回来就看见自己半死不活的样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